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青莲剑说 > 第42节-冲阵
    瞎老没能阻止李小白一步步往战场前进,因为法术落在对方身上根本无效,剩下的老胳膊老腿连自己都顾不上,更遑论能够拉住这个突然犯了失心疯的年轻人。

    看到异士营所在有人擅自闯入战场,附近军阵之中的丁智当即带人赶了过来,却发现那位不遵军令的术士竟然是自己的熟人李小白,连忙叫喊起来。

    “小郎,小郎!不能再往前了!”

    “让开,我要找樱儿!”

    李小白此时此刻就像一头倔牛,完全无视战场上的危险,固执往前走。

    把武家小娘寻回来当老婆,然后再找机会扒光了焦寡妇,这两个念头几乎快成为了他的执念。

    “樱儿是谁?你找她作什么?不能等打完仗再找吗?快跟我回去!”

    丁智才不管白樱儿究竟是何方神圣,他有些急了眼,前方的战场鏖战正酣,任何一个术士在这个时候冒冒然凑上去,都免不了给敌方送人头的命运。

    “我要找樱儿!”

    李小白不想白白错过这个机会,他不想眼睁睁看着那个银甲女将的身影在下一秒被戎人淹没,武家小娘的线索再次在眼前断掉。

    人海茫茫,再加上连刘县尉都忌惮到光听名字就躲避不及的皇家秘情司,若是没有线索,想要达成这两个执念,恐怕就会像大海捞针一样困难。

    “你疯了,前面是战场,还有戎人的冲城骑,你会没命的!”

    丁智气急败坏的大叫。

    “不要!”

    李小白依旧固执的很。

    “校尉!就让他去吧!让这些高高在上的仙长尝尝战场的厉害,哎哟!”

    一个骑兵不满地抱怨,可是还没说两句,就被突如其来的鞭子狠狠抽了一下,险些被抽下马去,惊诧的他随即看到丁智那张怒不可扼的脸。

    “你给我闭嘴!小郎是我兄弟!明白吗?是兄弟!”

    丁智就像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暴怒的咆哮。

    要不是这位李家小郎,自己不仅连现在的校尉都得不到,恐怕早就人头落了地,这份情谊几乎比兄弟还要亲,凡是针对李小白,便是针对他丁智,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看。

    “是,是,校尉!”

    那名骑兵嗫嚅地不敢与自己的长官对视。

    周围其他跟随丁智已久的老人幸灾乐祸的看着这个刚刚归入头儿麾下的新人。

    不打勤,不打懒,专打不长眼,这个马屁精真是活该。

    “小郎,你就听兄弟一句劝吧!”

    丁智心急火燎的想要说服李小白,这个时候已经有戎人精骑盯上了他们,脱离千雉军阵列的这支骑兵开始与戎人展开交战。

    “老丁,帮我一个忙!”

    李小白仿佛冷静了下来。

    “什么忙?只要你不发疯,兄弟我什么都肯干。”

    丁智大喜。

    “掩护我!全力向那里冲击!”

    李小白抬手一指,直指银甲女将所在的方向。

    “啥?”

    丁智瞠目结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额滴个娘哎!

    这不是要恢复理智,而是要疯上加疯啊!

    “干不干?”

    李小白盯着丁智大喝。

    “他娘的,干!”

    话说出口,丁智也开始怀疑,刚刚说话的真的是他自己吗?

    难道跟小郞一样犯了疯病,竟然应了,应了!

    “校尉,你可不能发疯啊!啊!”

    “滚!”

    之前被抽了一鞭子的骑兵当即傻了眼,这疯病咋还带传染的,那个姓李的年轻人一句话就让丁校尉也跟着疯了呢?

    于是他又挨了一鞭子,其他的同僚一脸幸灾乐祸,老大的决定从来都不容置疑。

    新人总是在各种虐中得以学会融入整个群体的规矩。

    “兄弟们!咱们今天就陪小郎好好疯上一把!”

    男儿一诺重千金,丁智不再犹豫,拔出横刀大喝,他也是豁出去了。

    本来是欠李小白的,现如今就还了他吧!

    “杀!杀!杀!”

    周围的骑兵们当即嗷嗷直叫起来,他们是一群杀才,一群只知道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杀才。

    丁智安排手下给李小白牵来一匹战马,战场上无主的战马有很多。

    “杀!”

    做好冲击准备后,丁智刀指正前方一声大喝,整支骑兵队紧紧围着李小白开始不知死活的加速。

    什么叫祸害?

    就是一百头健牛都拖不回来,埋头往作死的道路上飞奔。

    李小白带着一队骑兵,开始超速闯红灯,还准备要撞交警,至于地狱终生游的罚单姑且也顾不得了。

    有些事情终究还是有遗传的,老李若是能够看到这一幕,多半会欣慰的感叹自己后继有人。

    -

    荡寇军的两支千人骑兵在风玄国戎人引以为傲的冲城骑面前,就像三岁小儿与一个孔武有力的壮汉对决。

    没有任何悬念,后者仅仅一个冲锋,就在大武朝骑兵队形中硬生生碾压出一个触目惊心的巨大缺口。

    大武朝的骑兵们拼尽全力,也没有办法用自己手中的兵器破开戎人冲城骑身上的铠甲,大开刀枪不入无敌外挂的冲城骑根本不需要太多的动作,完完全全的一力降十会,碾压,碾压,再碾压,暴力无匹。

    仅仅七八个回合,戎人就从大武人身上重新找回了自信,像银甲女将那样的怪物,也只有一人而已。

    一把大肉锯在一块鲜美的肥肉上来回狠狠划拉了几下,大抵就是这两支生力军投入战场上与风玄国冲城骑刚正面的下场。

    “报!倪乐校尉战死,麾下全军覆没!”

    “报!张成校尉战死,麾下全军覆没!”

    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不幸总是成双结对,祸不单行。

    两千大武骑兵就这么打了水漂,如此损兵折将,但是戎人的冲城骑似乎并没有损失多少,大多仅仅只是战马折了腿,骑士却毫发无伤。

    一股子寒意自封狼道节度使林冕的尾骨顺着脊椎骨直冲天灵盖,刹那间遍体生寒,风玄国的冲城骑果然名不虚传,如果不能破开对方身上的铠甲,大武朝的军士根本无所作为,甚至只能毫无反抗能力的被碾压成满地血肉。

    全力厮杀到现在,银甲女将的身形已经越发摇摇欲坠,却依旧不依不挠的杀向戎人主帅与大纛所在位置,由于少了坐骑,再加上冲城骑的牵制,她每前进一步都变得无比艰难。

    林冕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时间没了主意。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消息传入中军大帐。

    “千雉军动了!有一支千人队骑兵开进了战场!”

    封狼道节度使林冕先是一楞,随即失声问道:“什么?难道是俞鸿下的命令?”

    千雉军是这次决战的预备队,自从风玄国出动了冲城骑,战事就开始变得糜烂,林冕便不再想着将这张底牌投入战场平白牺牲。

    千雉军折冲都尉俞鸿也感到莫名其妙,他分明没有下达出战的命令,己方军阵中怎么会有一支骑兵擅自出击。

    “去查!到底是哪一个无法无天的家伙!”

    左果毅都尉卫思航大叫。

    “查!”俞鸿脸色十分难看,无论是谁,一经查实,军法从事。

    不过他看到那支骑兵的前进方向,便知道他们多半是再也回不来了,荡寇军的两支千人队都全军覆没,一支千人队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消息很快传来,竟然是刚刚提拔上来的丁智校尉亲自带着整队人马冲了上去,不仅如此,其中还有一位新入异士营的术士。

    “俞大人,属下曾经说过,那姓李的是戎人的奸细,丁智与奸细勾结,公然叛逃,请大人诛杀此二獠!”

    就在这个时候,杖伤初愈的苏尚卓趁机跳了出来,他不放过任何打击报复李小白与丁智的机会。

    未经受命,私自出战,在军队里面已经是足以杀头的大罪。

    只要坐实罪名,肯定从重从严从快,根本没有翻案的机会,人都死了,还翻什么案。

    苏尚卓正暗自窃喜的等待着折冲都尉大人的回应,却没想到,满心恼火的俞鸿暴怒的喝斥道:“你算什么东西,滚出去!”

    小小队正也敢在军主面前指手划脚,挑拨是非,没再赏他二十军棍,算是看在对方世族背景的面上。

    “大人,那丁智与李小白行迹诡异,突然在这个时候发作,确实有奸细与反叛的嫌疑,苏队正说的并不无道理。”

    左果毅都尉卫思航见状,连忙替苏尚卓说项。

    “报,诸位大人,丁校尉已与戎人精骑交战,他似乎打算去解救荡寇军女将!”

    前方打探消息的斥候恰好在这个时候回报。

    奸细?

    质疑丁智与李小白的左果毅都尉卫思航与队正苏尚卓就像被人狠狠抽了一巴掌。

    如果真是奸细,那么应该反过头来与大武朝的军队开打才是,怎么跟戎人干上了?

    “毫无证据的事情,以后不要无缘无故的捕风捉影,小心本官以动摇军心来处置你们。”

    俞鸿心底那一丝疑虑尽去,向苏尚卓发出了警告,莫以为恃仗着世家身份,本官就会有所忌惮,军中的规矩还容不得那些世家大族肆意妄为。

    同样的,一句“你们”也把他的副手左果毅都尉卫思航包含了进去。

    丁智的骑兵队开始不断出现伤亡,不过他们距离银甲女将的位置却越来越近,几乎是用鲜血和生命硬生生杀出一条道路。

    无论是封狼道节度使林冕,还是千雉军主将,折冲都尉俞鸿都没有心思追究这个不遵军令,擅自出击的家伙,反而在心中暗暗祈祷,希望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能够成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