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青莲剑说 > 第44节-疯魔
    “小郎!你没事吧?”

    带着满身不知是自己还是敌人的鲜血,丁智策马靠拢过来。

    脚下荒凉土地因为被鲜血浸透而变得有些泥泞,几乎是在一片不成形状的尸体中间踉跄站起身,李小白却摇了摇头,回道:“没事!”

    骑兵队与戎人的精骑激战,被围在正中间的他毫发无伤,即便如此,一身白衣依旧沾上了不少鲜血,除了大武人的,更多的是戎人的。

    这些杀才一旦冲进战场,便完全忘了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战,眼中只有两种人,活人,死人。

    丁智终于松了一口气,抹了抹脸上的血,喘着粗气说道:“前面就是冲城骑!还要继续吗?”

    虽然距离拼死阻击银甲女将的冲城骑还有数丈之遥,大武朝骑兵们却遭遇了莫大的阻力,即使还没有接触到戎人引以为傲的冲城骑,那些普通骑兵也依然不好对付。

    一旦与戎人最强的冲城骑刚正面,天晓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自从踏入战场到现在,丁智这一支骑兵队就已经减员了三分之一,战争的残酷性考验着每一个人。

    经过这么狼狈一摔,李小白倒是冷静了下来,他似乎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冲冠一怒为红颜,而老丁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拔刀相助的舍命陪君子,兄弟做到这份上,恐怕没谁了。

    他向四周环顾,只剩下约六七百骑的大武朝骑兵完全成为了陷入重围的孤军,处境与那个疑似白樱儿的银甲女将一般无二,无论是中军,还是千雉军都不可能再派兵来支援他们。

    这意味着他和丁智等人已经没有退路。

    撤退已成了奢望,而且绝无可能,想要活命便只有奋勇向前,李小白咬牙切齿地大声道:“前进!”

    丁智重重点了点头,挥刀向着骑兵队的前方,声嘶力竭的大吼:“千雉军!前进!”

    人这一辈子,若是不疯魔一回,便是不完整的,此时此刻的丁智丝毫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因为他是杀才,既然是杀才,只要管杀得满地人头乱滚就好了,根本不需要考虑其他的。

    浑身浴血的骑兵们跟着一声大吼:“千雉军!前进!”

    千雉军,仿佛城墙一般的军队,不动如山,动如倾城,大武朝每一支军队的取名都赋予了极深的喻义。

    在这一刻,丁智等大武朝军士吼出了千雉军的军魂!

    千雉军!前进!

    数百人的吼声甚至一度压倒了战场上的厮杀声,传到了战场外的风玄国与大武朝军阵中,引起一片微微骚动,尤其是千雉军本阵反应极大,军士与战马险些条件反射般冲了出去。

    “好男儿!真是好男儿!”

    尽管千雉军主将,折冲都尉俞鸿极为认同丁智等人的勇气,却并不会选择支持他们的胆大妄为,反而随后勒令全军不得轻举妄动。

    站在人群里,苏尚卓满脸怨毒,却暗自窃喜,夺了本公子的贱民恐怕命不久矣。

    大武朝中军,荡寇军本阵,封狼道节度命林冕热血沸腾,却强自冷静,依然忍不住击节。

    “真勇士也!”

    敌众我寡,身陷重围,有死无生,依然勇往直前,哪怕是戎人也不得不暗生敬佩,当然,报以更加猛烈的攻击方能作为对这些大武勇士的敬意。

    一时间,风玄国与大武朝敌我双方都将这支孤军与那位奋战不休的银甲女将放在同等的地位。

    瞎老叹了一口气,望了一眼夜泣,久久的陷入了沉默。

    “哼哼!真是找死!”

    李小白来到异士营第一天就不对付的鸣山道长冷哼了一声。

    “南无阿弥陀佛,归命无量光,如来即说咒曰甘露主……”

    专修野狐禅的大觉禅师直接念起了往生咒文,为李小白超度起来。

    面无表情的阴举人收回目光,重新将注意力放在自己手中的七十二彩春宫图上。

    夜泣依旧摆着算筹,口中念念有词,仿佛战场上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这支以卵击石的骑兵队。

    -

    银甲女将左右两侧的人与战马尸骸堆积如山,此时此刻,内气消耗了大半的她已经没有办法再往前踏出一步,周围的尸体反而极大限制了她的辗转腾挪空间。

    哪怕万般不愿,银甲女将也只能不得不往后退。

    就在这个时候,一匹格外雄壮的披甲战马载着一位浑身竖满刃刺的重甲骑士出现在银甲女将的正前方。

    在他身后,十二骑全副武装的冲城骑一起结成三角形冲锋阵形,蓄势待发。

    能够负载冲城骑重甲的战马无一不是万里挑一的宝马,作为千夫长坐骑的更是神骏异常,以耗费巨大代价为其开智的灵犀境妖骑,一旦发动,妖骑不仅冲击力极其恐怖,还能够释放出一些天赋法术,几乎可以拥有真正摧城拔寨的效果。

    在付出了超过百骑的巨大伤亡后,这支千人队冲城骑的千夫长决定亲自给这个战力大降的南人女将最后致命一击。

    这些冲城骑自始至终都没有将附近的那支大武朝骑兵放在眼里,此前的两支千骑倾刻间全军覆没,这一支折损近半的大武朝骑兵队在风玄国引以为傲的冲城骑面前同样不堪一击。

    糟糕了!

    李小白第一时间发现了银甲女将前方的异状,连忙丢下随手捡来护身的骑盾,朝着在前方艰难开路的丁智大喊道:“老丁!就在这里,你们守住!”

    发狠以伤换伤的全力一刀将一名戎人骑士狠狠砍下坐骑战马,有些摇摇欲坠的丁智抽空回应道:“什么?”

    “防守!”

    李小白原地站定,神色肃然。

    他知道该动用杀手锏的时刻到了,尽管代价巨大,尤其是在现下这个节骨眼儿上,至于后果如何,却完全顾不得。

    “结阵!防守!”

    丁智这一回听懂了。

    骑兵不再继续冲锋,而是结成一个防御圈,将李小白紧紧护在当中,飞过来的流矢尽可能的挡开,也同样将那些可恶的戎人死死挡在防御圈外。

    深深吸了一口气,李小白抬起右手,握拳后伸出食指与中指,大拇指压在无名指与小指上,一个标准的剑指成形。

    “就是这样!来吧!来吧!”

    右手臂伸的笔直,李小白瞄准了开始加速的冲城骑千夫长。

    “小郎!你在干什么?”

    丁智忙中偷闲,回头望了一眼,完全看不懂李小白的动作,既不是捏法诀,也不是什么武功招式的起手式。

    像这样指着敌人,就能够把人指死吗?

    “守住!三!二!一!”李小白仿佛在吟颂咒语般口中念念有词,当念到一时,猛然睁大了眼睛,一声大喝:“曦和!”

    心中的混沌青莲猛然一亮,浑身的力气瞬间被抽空,迅速汇聚往指尖,倾刻间化作一道至纯至净的淡白色剑光乍闪即逝。

    正欲作势前扑的妖骑被这道“曦和”剑光连人带坐骑瞬间贯穿,猝不及防的一人一骑连半点反抗能力都没有,当场神魂俱灭。

    发力不及的妖骑就像被狠狠震了一下,随即颓然倒地,再无任何声息。

    然而在战场上,这一道“曦和”剑光造成的杀伤远远不止是如此,连带着这位千夫长身后更多的冲城骑同样未能幸免,数十骑就像多米诺骨牌一般,倒成了一条直线。

    戎人军阵中央的大纛下,额伦(万夫长)塔木里在第一时间察觉到战场上的异状,大声示警道:“小心!”

    但是却为时已晚。

    三万精骑主帅,银刀大公帕可鲁喉咙里发出几声嗬嗬怪声,仿佛有些难以置信的低下头,看到自己胸前莫名出现了一道指头般大小的血洞,鲜血疯狂向外涌出,很快染红了衣襟,重金购得的护身灵物不知何时变成了齑粉,只剩下一条空无一物的金丝,眼前随即陷入一片黑暗。

    前方的甲士盾阵出现了一道缺口,与战场上倒下的那一串包括千夫长在内的冲城骑恰好形成了一条直线。

    厚重的盾牌与铠甲都无法抵挡住突如其来的诡异攻击,甚至连南格大师释放的法术黄沙幛都来不及反应,直接被那道淡白色光束贯穿。

    “帕可鲁叔叔!帕可鲁叔叔!”

    眼睁睁看前胸后背往外喷血的银月大公直挺挺向后倒去,厄不勒花王子惊恐的大叫。

    “他是术士!”

    塔木里心头一片彻骨寒意,狡猾的南人术士竟然假扮凡人迷惑他们,趁机发动法术,一举击杀了他们这支三万精骑的主帅,银刀大公帕可鲁。

    “怎么,怎么会这样?”

    被请来的两位术士,南格大师与暹离尊者彼此面面相觑,两人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难以置信的神情,南人骑兵队里的那个年轻白衣公子身上丝毫没有任何灵气,分明是一个凡人,怎么可能会有术士才拥有的手段。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的身后突然发出一声清脆的爆响。

    塔木里与厄不勒花王子对视一眼,缓缓转过头循着声音望去,却见高耸的大纛木杆上莫名出现了一个小洞,被破坏整体强度的杆体不堪大纛的重量和被气流引动的拉扯力,开始出现倾斜并且越来越摇摇欲坠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