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青莲剑说 > 第45节-乱局
    “大纛,大纛倒了!”

    附近的戎人发出惊惶失措的声音。

    戎人军队一向重视大纛,大纛在他们眼中犹如主心骨一般的存在,代表了军心和凝聚力。

    大纛在,军队在,大纛失,军队亡。

    一旦发生意外,无论是军心还是士气立刻就会受到无可挽回的打击。

    紧接着令所有戎人更加恐惧的叫喊声响了起来。

    “大公死了!大公死了!”

    战场内外一片哗然。

    风玄国与大武朝双方军阵之间的战场上,厮杀声诡异的渐渐平息,越来越多的人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那杆挂有白熊皮毛织物的大纛倾斜速度越来越快,直至轰然倒下。

    十几个戎人甚至连反应都没有,被压在了下面,当场死于非命。

    紧接着三万精骑主帅,银刀大公帕可鲁身殒的消息就像瘟疫一般迅速在戎人军阵中传播开来,甚至连敌对的大武朝军队也听到了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

    怎么方才还好端端的,戎人军阵中央那杆大纛说倒就倒了,甚至连主帅都死得莫名其妙,随即越来越多的目光汇聚向战场上那支已经抵近至戎人军阵前方的那支大武朝孤军。

    此时此刻,这支千人骑兵只剩下了最初的一半。

    “什么?他竟然真的是术士?可是明明一点灵气都没有!”

    原本还留有一丝怀疑,鸣山道长却瞪大了眼睛,事实胜于雄辩,此时此刻,仅剩的那点儿疑心不得不消散的干干净净。

    凡人怎么可能拥有这样的手段。

    冒充术士可以骗得一人两人,甚至三人四人,却没有办法在数万人的众目睽睽之下作伪,更何况那条贯穿了整个戎人军阵的笔直死亡线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弄虚作假,拿自家主帅和冲城骑作配合,简直是拿风玄国的国运开玩笑。

    难道这家伙的修为真的比自己高,鸣山道长情不自禁的打了哆嗦,术士视凡人为蝼蚁,修为较低的术士在实力强横的术士面前,何尝不也是被生死予夺的蝼蚁。

    “南无阿弥陀佛!”

    大觉禅师颂了一声佛号,依旧不看好身陷于千军万马中的李小白。

    戎人大军的疯狂报复,恐怕不是一个寻常小术士能够抵挡的。

    保持着冷静与理智的不仅仅是他,在大武朝诸军的术士们眼中,李小白的举动就像一个抱着有去无回决心的刺客。

    驻足于战场边缘,与军阵并列的异士营真正说一不二的首领,瞎老忽然说道:“该我们上了!”

    “什么?”

    除了依旧埋头演算公式的夜泣,鸣山道长等人面露惊诧的望来,不是坐看那个李小郎自陷绝境吗?

    猜到了另外三位术士心中念头,瞎老说道:“一个活的小郎功劳大?还是一个死的小郎功劳大?”

    “呃?当然是活的功劳大!”

    鸣山道长刚想要说自寻死路的李小郎死活关他们鸟事,可是转念一想,当即明白过来。

    李小郎若是活着,击杀戎人主帅,放倒风玄国大纛的这份首功应当算到千雉军,准确的说,应该是千雉军异士营的头上,他若是死了,恐怕整个封狼道的各支折冲府边军都能够分润到这笔大功,落到千雉军头上的功劳即使占了首功,恐怕也被分摊的相当有限。

    -

    主帅身陨,大纛倾覆,群龙无首的戎人大军陷入了混乱,有人往战场上冲来,有人往身后的戈壁荒漠逃去,相当数量的戎人军士将厄不勒花王子围在正当中,将他视作新的主心骨。

    然而这位明显被吓呆了的年轻王子殿下根本没有应对这种事情的经验,楞楞的站在那里,任由气急败坏的塔木里额伦(万夫长)催促,失魂落魄的始终不发一声,完全慌了神。

    -

    被瞬间抽空了浑身力气的李小白顾不得身周的遍地尸骸,一屁股坐倒在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他只知道自己成功干掉了那骑对银甲女将最具威胁的冲城骑,至于其他的,完全毫不知情,甚至浑然不知自己竟意外干掉了戎人的主帅,至于象征军心的大纛,那完全是添头。

    附近的戎人先是一怔,在看到大纛轰然倒下后,无论是冲城骑,还是寻常精骑,都像疯了一样冲过来,将李小白护在中间的大武朝骑兵们登时压力陡增。

    “小郎!你干什么?这些家伙全疯了!老天爷啊!戎人的大纛倒了!大纛倒了!”

    丁智并没有看到李小白释放“曦和”剑光的那一幕,他只看到银甲女将前方的冲城骑莫名其妙的倒下了一条线,这条死亡线一直划过了戎人的本阵中央,直到那支高耸醒目的大纛倒下,他这才意识到了异样。

    这个时候,前方的冲城骑与其他戎人精骑状若疯狂的朝着他们冲来,眨眼间数十骑被这些如潮水般的戎人淹没。

    “发生了什么事?那个杆子怎么倒了。”

    小白同学一脸茫然。

    稀里糊涂的他此时此刻满脑子只想找到樱儿,问她武家小娘到底被皇家秘情司的那个臭寡妇弄到哪儿去了。

    银刀大公帕可鲁若是泉下有知自己被干掉竟然只是一个意外,恐怕非得气得从地上跳起来诈尸不可。

    “接下来该怎么办?那些戎人都疯了!”

    丁智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李小白身上,他与剩下的骑兵犹如深陷泥潭,完全进退不得,即便拼死一战,恐怕也坚持不了太久。

    他甚至还不知道不止是敌军主阵的大纛倒了,连带着敌军主帅也变成了串糖葫芦。

    “疯了?那就让他们去死!”

    李小白从自己腰间的云蛇纹蜀锦钱袋内拎出一条小青蛇,随手甩了出去。

    妖女原本好端端的盘在小半袋银钱上面睡得正香,突然间莫名其妙的被拽着尾巴拎出了钱袋,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身子就已经在半空中。

    咝!咝!

    奴家不发怒,就当奴家是黄鳝么?

    不可饶恕!

    妖女也是有起床气的,在半空中摇头晃尾,身形迎风变长,眨眼间变得有四五丈长。

    满身青鳞在阳光上熠熠生辉,狠狠砸翻了三四骑戎人精骑,连人带马都被砸得血肉模糊。

    扭动了几下,吞吐着蛇信人立而起,十分随意的一甩蛇尾,一个全副武装的冲城骑当即带着人与战马的齐声惨叫声被抽飞出百余米,重重砸在地上,余势未减的连续翻了十几个滚,最终变成一滩难分彼此的肉泥和扭曲变形的重甲,再无任何声息,鲜血汩汩流出,浇灌着这片荒凉干燥的地面。

    青蛇昂首环顾,妖气逼人,吓得周围一片人喊马嘶,齐齐倒退,登时硬生生空出一大片区域。

    “妖!妖!”

    “大妖!”

    戎人骑兵们纷纷发出凄厉的怪叫。

    丁智等大武朝骑兵稍稍镇定一些,不过也没能好到哪里去,一个个面无人色。

    妖族凶残,世人皆知,他们这些凡人给对方塞牙缝都不够。

    大妖?青蛇歪了歪脑袋,这些人族真是没有见识,见到妖族就叫大妖,见到术士就喊仙长,真是可笑的很。

    不过她随即狠狠望向被丁智等大武朝骑兵围在正中央的李小白,公子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一言不合就把她给甩了出来,此风不可长。

    “我没力气了!接下来就看你了!三滴血!”

    李小白向正冲着自己怒目而视的青蛇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最后伸出三根手指头,与这妖女达成协议。

    一滴血便是一天的份额,三滴便是三天,这笔买卖倒也做得。

    青蛇吐着蛇信,将目光投向那些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的戎人,突然张口喷出一团黑雾,眨眼间将数十名戎人精骑包裹了进去。

    “逃啊!”

    猛然发出一声呐喊,方才还将生死置之度外,欲与大武朝骑兵拼个你死我活的戎人突然毫不犹豫的四散奔逃。

    与大武朝骑兵厮杀尚有一线生机,但是与大妖开战,多少人都不够填入妖腹。

    一阵狂风大作,风卷黑雾迅速弥漫开来。

    紧接着一片惨叫声大作,最先陷入黑雾的戎人和战马浑身血肉迸裂,并且飞快脱离了下来,眨眼间变成了血淋淋的骷髅。

    越来越多的戎人拼命打马往远处奔逃,可是他们的疏散速度哪里比得上毒雾弥漫,转眼间一个个浑身血肉模糊的战马载着同样血肉模糊的骑兵一边亡命狂奔,一边自身上不断跌落越来越多的血肉碎片,还没等冲出百多米,便只剩下一团七零八落的骷髅白骨往前翻滚着撒落在地,完全没有了方才的活物形状,场面无比恐怖。

    青蛇的毒简直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当战场上的戎人陷入大乱的时候,李小白看到方才逃过一劫的银甲女将突然扯下一个像没头苍蝇般从身侧冲过的骑兵,顺势鹊巢鸠占,翻身上马。

    附近仅剩下小猫两三只的荡寇军亲卫恰好及时赶到,将她拱卫在中央,向战场外冲杀。

    “樱儿!”

    李小白鼓足最后力气放声大喊。

    然而他的声音实在有限,被战场上的马蹄声,惨叫声和厮杀声等各种各样的声音淹没。

    银甲女将若有所觉地回头望来,只看一条巨大的青蛇在横冲直撞,戎人连人带骑就像破布娃娃一样四处乱飞,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狂舞的蛇躯恰好掩住了李小白的身影,自然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在这千军万马中间,又气又急的李小白眼前一黑,软软的瘫倒在地。

    尽管拥有释放剑光一击必杀的能力,他忘记了自己依然只是一介凡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