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青莲剑说 > 第51节-让功
    确认了李小白正是自家侄女口中那位念念不忘的小郎,林冕的态度立刻发生了变化,再看向这位年轻的术士,就像在看自家子侄一般。

    见过?李小白先是疑惑,脑海中却随即闪过一道亮光,失声道:“难道说?是她!”

    “没错!正是樱儿!”

    林冕颌首微笑,这个年轻人总算不笨。

    “错过了,当真错过了!”

    李小白满心懊悔,如果自己再果断一些,声音再大些,不陷入昏迷,恐怕早就找到白樱儿并且问到武家小娘的下落。

    自行代入为对方长辈身份的林冕十分欣慰地说道:“看来樱儿并没有看错人!”

    李小白再次拱手道:“林大人,请告诉在下,樱儿现在何处?在下要见她!”

    “嗯?不要叫大人,和樱儿一样叫我伯父吧!”

    林冕故意板起了脸,纠正李小白的称谓错误。

    在此之前,他也没有想到,这位身手骁勇的侄女一直挂在嘴边的李家小郎竟然就在自己手下的折冲府边军里,而且还是一位术士。

    两人既然如此登对,若是能够成就好事,岂不快哉!

    “啊?”

    怎么就成了亲戚呢?李小白一脸茫然,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地道:“见过伯父!”

    他当然猜不到这位便宜伯父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

    “哎!这就对了!”

    对李小白的热情完全是出自于爱屋及乌,不仅仅是因为对方的术士身份,更多的是因为白樱儿的父亲白霜是与自己换过贴的过命兄弟,林冕语气一转,有些遗憾地说道:“小郎,你来晚了一步,樱儿进京了!”

    “什么?”

    李小白目瞪口呆,辛辛苦苦赶到坎儿井,从节度使伯父那里听到樱儿的消息,却没想到自己依然还是迟了一步。

    脸色当即黯淡了下来,计划赶不上变化,希望还是落了空。

    “莫担心,樱儿有自己的前程,你们迟早会再碰面的,男儿志在四方,不应急于一时,话说回来,樱儿巾帼不让须眉,你以后可要好好待她。”

    节度使林冕捋着胡须,满意地打量着眼前这个李家小郎,年轻,相貌堂堂,良家子,更重要的是,还是一位术士,与樱儿正是良配。

    即使反应再迟钝的人,这会儿也该听出节度使大人话语中的特殊意味。

    李小白微微一楞,苦笑着说道:“是!”

    只要自己敢从牙缝里迸出半个不字,下一刻绝逼会被吊打三百回合。

    “孺子可教尔!”小白同学的识相让林冕欣慰地点了点头,又说道:“小郎,与你商量个事!”

    “林伯父请讲!”

    李小白将自己真正当作对方的子侄辈,从善如流的进入了角色。

    “击杀戎人主帅的功劳,我希望你能分润一些给樱儿,此次入京,她正好可以用的上。”

    林冕拿出一封信,递到李小白面前。

    杀翻近百骑冲城骑与击杀敌军主帅相比,战功份量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为白樱儿多攒些入京的资历与砝码,他原以为要多费些口舌,毕竟夺人功劳在军中相当犯忌讳,不过现在看来倒是多想了。

    李小白疑惑的接过信件展开一看,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重新原样折好递了回去。

    既然与白樱儿有关系,他并不介意与她分享这场大功,甚至自己仅占次要功劳。

    “长辈所愿,小侄无不奉命!”

    信上写的是林冕的先斩后奏,现如今便成了开诚布公。

    在春秋笔法描述下,白樱儿率领荡寇军两千骑兵,千雉军一千骑兵与异士营术士李小白,甘冒奇险,决死冲击风玄国大军主阵,在付出了惨重的伤亡代价后,在百步开外全力投掷骑枪,成功击杀戎人主帅,银刀大公帕可鲁,同时击倒中军大纛,使得戎人士气大落,最终一败涂地。

    原本是一场意外频出的乱战,在信中却成了有勇有谋,可歌可泣的壮烈之举。

    李小白总不能说,当初擅自带着一千骑兵不知死活的冲到战场中央,结果瞎猫碰死耗子般意外把敌军主帅给干掉了,归根到底的缘由只不过是为了打量妹子一眼,戏文里编的烽火戏诸侯这个段子恐怕也就这样了吧?

    坦白从宽虽然不会把牢底坐穿,却绝对会把小屁股打开花,节度使伯父的这份请功函在无意间替他抹平了一些隐患。

    至于真相,戎人主帅到底是被剑光干掉的,还是被骑枪穿了个透心凉,他这个当事人都不说什么,旁人更没有资格妄言,两方一串供,这份完美无缺的请功函就变得天衣无缝。

    “好,好,好孩子!”

    林冕笑着收好这份请功函,却又拿出第二封信件,笑眯眯的递了过来,说道:“既然贤侄做了这么大的牺牲,有些东西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任何人都拿不去。”

    李小白疑惑的再次展信一看,依旧是一份请功函,只不过这一次却是为他一个人请功,没有人分润。

    飞快的扫了一眼,他将目光收回,惊讶的望向林冕,道:“林伯父,这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何必如此隆重的请功。”

    在他看来,消毒消炎与伤口缝合这种小手段根本不值一提,哪里比得上在万军之中取敌主帅性命更加威风些。

    “休要小瞧这等神乎奇技的医术,它不仅可以活人无数,士卒上阵再无后顾之忧,我大武朝几乎平空获得一大批悍勇之士,嘿嘿,击杀敌军主帅只是一时之功,而这等医术却是延泽无穷,若非樱儿不通医术,我岂会将这等功劳白白便宜于你!”

    林冕仿佛恨铁不成钢般夺回了李小白手中的第二份请功函,这份书函原本是作为夺功的补偿,现在完全成为了理所当然。

    “一切由伯父作主!”

    想到与白樱儿的关系,李小白倒也不用担心对方会害自己,总归是一份好意。

    “好!伯父定不会让你吃亏!”

    林冕完全将李小白当作自己人来看,就差拍着胸脯打包票。

    看到李小白谦恭知礼的模样,他越发喜欢,心中当即有了新的计较。

    “多谢伯父!”

    李小白也没有想到,被叫到军镇坎儿井的节度府问话,竟会是这般离奇的境遇。

    非但没有顶头上司的刁难和质疑,反而白捡了一个节度使的伯父,依照两人之间的关系,整个封狼道岂不成为了他的后花园?!

    “嗯!既然来了,就留下吧!我会在节度府给你安排一个位置,其他的都不用你操心!”

    喊过亲卫,林冕将两封请功函封漆加印,当着李小白的面,用三百里加急寄送了出去。

    与其他各支折冲府边军相比,节度府地位超然,哪怕只是一个寻常亲卫,各军主将见了也依然得客客气气的,可以说这位节度使伯父给李小白安排了一条青云径,再加上两封请功函内的功劳,足以令所有人心服口服。

    “啊!谢过伯父,不过……”

    剧本与自己原来想像的不太一样,李小白没想到这位便宜伯父竟为自己安排好了一切,然而他又很快想到了老丁,有些不舍地继续说道:“小侄还是想留在千雉军。”

    “留在千雉军?小郞,那里有什么好待的,你可不要犯糊涂!”

    林冕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已经不仅仅是把李小白当作白樱儿的心上人,而是真的很欣赏他。

    “因为那里有我的兄弟!”

    李小白语气没有任何变化,浑身散发出一种温润如玉,谦恭正直的翩翩君子气质。

    “苟富贵,无相忘!好!好!好!”

    林冕先是一怔,随即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抚掌连续说了三次好。

    他也是行伍出身,自然知道“兄弟”二字背后代表的份量,李小白不仅没有当场答应,反而直接拒绝,更让他欣赏不已。

    “小侄惭愧!”

    有些捉摸不到对方的想法,李小白以退为进的率先承认错误,不过让他松口是没可能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执念,李小白也不例外,让他丢下原来的兄弟,拍拍屁股兴高彩烈的升官发财。

    抱歉,实在做不到!

    首先就连心里那道名为良知的坎就过不云。

    “无妨,不骄不躁,重情重义,小郎,即使没有樱儿这层关系,我也依然会看好你,既然如此,我也不强求,你回去吧!不过作为伯父,我可以给你一个承诺,只要我能够办得到。”

    对这位第一次见面的年轻人,林冕心中越发的满意了,家里若是有及笲的女儿,一定不会放过他。

    “多谢伯父!”

    李小白真心实意的一揖到地,他十分清楚一位节度使大人的承诺有多么难能可贵,即便是豪门大族,也休想让一位封疆大吏给予一个承诺。

    “回去之前,记得先去节度府的皇库挑两样东西再走,这是封狼道节度府的赏赐,里面有不少好东西,千万不要错过了!”

    林冕冲着李小白眨了眨眼睛。

    大武朝任何一道的节度使皇库内存放着日积月累搜集到的各种奇珍异宝,由于是公产,即使是历任节度使大人也不能随意取用。

    非大功不可启,这是皇库一成不变的惯历。

    林冕的这句话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借花献佛,若非击杀敌军主帅和消毒缝合术,他也找不到借口替李小白开启封狼道的皇库。

    “谢伯父!”

    在李小白看来,所谓的皇库多半是些神兵利器或者铠甲什么的,因此他的反应平平,依旧神色如常,没有半点激动的告退。

    “去吧!”

    林冕一颌首,目送着李小白退出了节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