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青莲剑说 > 第54节-归营
    黑袍老者的话算是一种善意的提醒,被鱼龙混杂之辈白白糟踏或浪费的珍贵材料并不在少数。

    “炼器士?”第一次听到这个新名词的李小白摇了摇头,说道:“在下认识一位能够打造飞剑的剑匠,正好可以用的上。”

    原来这东西叫作落霞石,还可以打造飞剑?

    没想到自己随随便便抱起的一块石头,竟然是可以用于打造飞剑的材料,倒真是巧了。

    “剑匠?可惜,可惜!”

    黑袍老者却摇了摇头,不再言语。

    剑匠专为凡人打造兵器,个别技艺精湛的甚至可以打造最为粗浅的法器,但是与真正专精于炼制法器的炼器士相比,终究还是落了下乘。

    不过炼器士一向稀少,有如凤毛鳞角,大多由势力强大的术道宗门供奉和保护,外人难得一见,许多没有宗门的野修散修术士寻找剑匠将就着打造一些粗浅法器,也是实属无奈。

    尽管一些修为强大的术士也能够勉强炼器,但是融入法器的法阵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远远不及真正的炼器士。

    “多谢老人家指点!”

    李小白并不清楚炼器士与剑匠的分别,对他而言,只不过是在石室内挑了一样东西而已,正如此前他所说的那样。

    天予弗取,反受其咎;时而不行,反受其殃。

    理所当然的拿到了属于他自己那一份应得的奖励。

    直通上方地面小阁的石柱再次无声无息的降了下来,李小白与黑袍老者重新站在狭小石室的中央,脚下微微一颤,石柱托着两人缓缓上升。

    片刻之后,两人周围的环境已经重新变成了皇库小阁的一楼。

    “既然已经拿到东西,请公子速速离去。”

    黑袍老者一挥衣袖,紧闭的阁门再次打开,他这是在下逐客令。

    “多谢老人家!”

    李小白捧着东西无法作揖,便躬了一鞠。

    他前脚刚踏出门,阁门就紧跟着后脚飞快合拢,仿佛迫不及待的将他赶出来一般。

    回头望了一眼紧闭的阁门,李小白一脸茫然,方才还挺客气的,怎么东西到手后这态度说变就变了呢?

    他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的蛟鳞与落霞石,也许,大概,一经出手,概不退货吧?

    一想到这里,大武朝皇库的态度变化使他立刻忐忑不安起来,若是被坑,恐怕连点差评的地方都没有。

    等待在台阶下的节度府亲卫对这一幕似乎早有预料,他略有些羡慕的看了一眼李小白手中所捧之物,恭恭敬敬的在前方领路,引着李小白离开了这片方竹林。

    -

    老丁满身刀创,虽然经过紧急处理,已经明显有了好转,但是他的状态依然让人牵肠挂肚,坎儿井这边事情一结束,李小白便草草拜别刚认下的便宜伯父,封狼道的封疆大吏,节度使林冕大人,带着从封狼道皇库内得到的蛟鳞与落霞石乘上马车匆匆往回赶。

    照例是长途奔波,期间还遭遇了一次马匪,护卫李小白的骑兵们也不是吃素的,仅仅一个冲锋便将那三十来个正在路过的村子里肆虐的马匪杀得落花流水。

    不论是作战意志,还是军械铠甲,马匪们都不可能是大武朝正规边军的对手,连续冲杀不到五个回合,那些马匪尽数人头落地,抢来的财物全数还给了落难的村民,坐骑马匹倒是成为了战利品,被兴高彩烈的骑兵们一路牵回大营。

    不论是来时还是返程,坐在车厢内的李小白倒并不寂寞,有妖女可以斗斗嘴,还能读一读瞎老送给他的《摩诃钵兰经》。

    然而自从入手之后,他反复翻阅了不下数十遍,却因为这册经文实在是晦涩难懂,始终不得要领,更不用说领悟其中的修炼方法,让李小白第一次体验到术道艰难,同时理解了大兄李墨寻仙十二载无果,终不得其门而入,最后黯然返家的无奈。

    -

    “小郎!大营好像不对!”

    护送的伙长靠近了马车,用刀鞘敲了敲车厢,使昏昏欲睡的李小白一个激灵,被惊醒过来。

    当日一句“我也是凡人”,瞬间拉近了李小白与千雉军上下的心,大部分军士都喜欢将这位没有任何架子的仙长亲切的称作为小郎,就像自家兄弟一般。

    “怎么了?”

    李小白推开车厢前方的布帘,还没得到伙长的回答,他却猛然瞪大了眼睛,望着马车前方,仿佛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一片浓烟滚滚而起,再看周围,似乎距离千雉军大营已经不远。

    若只是炊烟,不可能这般声势浩大。

    “小郎!大营恐遭敌袭!”

    伙长满脸忧色。

    与风玄国三万精骑一场大战刚刚结束,封狼道诸军撤离,返回驻地舔|舐|伤口休整,留下来就地扎营的千雉军负责断后与安置无法移动的伤员,由于紧挨着作为天然边境线的戈壁荒漠,遭遇风玄国或其他不明武力的突袭可能性极大。

    “镇定!全队加速前进!准备战斗!”

    李小白没有半点犹豫,朝着前方用力一挥手,当机立断。

    一伙精锐骑兵在身侧,还有一条化形境大妖,战场就像后花园一般任由他闲庭信步,那么还有什么可怕的。

    不过,伤患营里的老丁可别再出什么事才好,不然他这番心血就白费了。

    “明白,小郎!”

    伙长神色一变,拔出直刀朝着大营方向一指,大声道:“全队加速!备战!”

    其余数十名骑兵齐齐拔刀,齐声暴喝:“千雉军,前进!”

    千人也罢,百人也好,十人,一人都可当得千雉之名,这便是千雉军独有的骄傲。

    马车骤然加速,李小白并没有缩回车厢内,而是倚着车厢前门,面色凝重的往前方大营所在望去。

    距离越来越近,看得自然也越来越清楚。

    大营内浓烟更加炽烈,营门外的栅栏和拒马破碎不堪,随着风声传来各种各样的叫喊,混杂在一起,令人心慌意乱。

    果然是遭袭了!

    李小白心头一紧。

    营门大开,并没有多少千雉军军士驻守,骑兵伙长率队护送着马车很快冲进了营内,就见火光四起,刺鼻的黑烟翻滚,随处可见一些尸体。

    地上的尸体不仅有千雉军军士的,也有戎人骑兵的,战斗似乎刚刚结束没多久,大营依然没有完全恢复平静,时不时可以听到兵器交击和惨叫声传来。

    “来者何人!咦?”

    就看到一个满身缠着白布条的汉子跨着战马,率领数百骑兵冲了过来,气势汹汹的截住这支刚刚入营的队伍,为首者刚喝问了一句,表情一变,却露出了惊喜的神色,“小郞!你回来了!”

    “老丁,你没事啦!”

    看到丁智生龙活虎的模样,李小白原本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哈哈,我老丁命大,死不了!多亏了小郎,又救了我一条命回来!”

    想到自己伤毒爆发,原本必死无疑,却被小郎施展仙人手段硬生生从阎王爷手里抢了回来,丁智便忍不住一阵激动,认下这么一个兄弟,此生无憾。

    若能求活,谁愿意去死。

    “我以为老丁你还得多躺几天,没想到恢复的这么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与老丁的目光对视,两人相视而笑。

    “借兄弟吉言!”丁智喜笑颜开,却随即神色一变,说道:“你过来的路上,有没有遇到伏兵?”

    “伏兵?”李小白一怔,缓缓的摇了摇头,说道:“一路安好,并未遇到任何伏兵?”

    老丁怎么好端端的提起这个,难道大营外面还有敌人?可是自己却从未看到。

    当然那几个不知死活的马匪不算。

    “还好,还好!”

    丁智却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接下来的话却让李小白大惊失色。

    “就在半个时辰前,八名戎人术士与三百戎人精骑突袭大营,折冲都尉大人重伤昏迷不醒,右果毅都尉曹亦当场战死,异士营也损失不小,现在看来应当是戎人的最后一击,而不是卷土重来。”

    如果李小白等人在回营途中遭到截击,那么意味着戎人还犹有余力,对千雉军展开包围,营内的人恐怕凶多吉少。

    李小白倒吸了一口冷气,仓惶逃窜的戎人竟然还有这样的胆量敢杀大武朝一个回马枪,真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在猝不及防之下,千雉军这个闷亏吃得是结结实实,若不是几名校尉联手镇压,恐怕就要溃散了。

    “老丁,你先去忙,我去异士营看看!”

    李小白虽然不待见那些目中无人的术士,却还记得有一个受人之托的老实孩子。

    至少夜泣这家伙不会把凡人当作蝼蚁草芥来看待,虽然心理上有点问题,但总归不是一个恶人。

    “小郎,你要小心!你们几个护好小郎!”

    老丁反握着直刀,向李小白一抱拳,率领着部下冲了出去,他还要继续收拢那些失去指挥的乱兵,剿杀漏网之鱼的戎人,将大营的秩序重新稳定下来。

    “校尉大人放心,我等必豁出性命保护李公子周全!”

    护送李小白往返军镇坎儿井的数十骑齐声回应。

    李小白催促道:“走!去异士营!”

    忠人之事,受人之托,夜泣的生死不能不管,若是言而无信,恐怕将会成为他的心魔。

    五十骑将马车护在中央,飞快往异士营所在奔去。

    异士营早已一片狼藉,显然这里是戎人术士突袭的重要目标之一。

    “停车,停车!”

    李小白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形正在慢慢蠕动,连忙叫停驾车的军士。

    车还未停稳,他便迫不及待的跳下了车,快步走过去扶起那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