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青莲剑说 > 第57节-战利品
    一定是……李小白像是猜到了什么,表情变得难看了起来。

    “你又吃人!”

    恐怕除此以外,再无其他解释。

    这句话一出口,现场的骑兵们齐齐一颤,脸色无不煞白。

    吃,吃人!这种恐惧有如感同身受。

    妖怪不吃人,那还叫妖怪吗?

    “哼!今天的份额没有了!”

    李小白一甩袖子,本公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以后若是这么没规矩,将来还不把他自己当点心吞了?

    此风不可涨!

    青蛇若无其事的游过来,飞快来到战马身侧,这匹久经战阵的良驹立时吓得不敢动弹分毫,虽然懵懂灵智未开,却还是晓得危险,生怕踏中这只妖物,哪怕小小咬上一口,恐性命难保。

    青蛇这才施施然弹起,缠上了李小白的胳膊,将脑袋凑到他的脸旁,故作亲热的蹭了两下,还俏皮的吐了吐蛇信,虽然没有开口说话,讨好之意显露无疑。

    如此人性化的动作只有妖族才能做得出来。

    血嘛还是要的!人呢,照样得吃!

    清瑶才舍不得现如今的安逸日子,比在昆仑妖域苦熬要快活不知多少倍,反正她是赖定小郎了。

    骑兵们眼睛瞪得溜圆,看得直提心吊胆,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这妖怪该不会咬小郎一口吧?

    驯养妖奴,没有一定的实力和勇气,恐怕与找死没什么分别。

    这个没节操的玩意儿!

    李小白依旧板着脸,他才不会吃这一套,抓起青蛇,毫不客气的塞进腰间钱袋里面,先关上一天小黑屋再说。

    手还没来得及抽回,没想到指尖传来一阵刺痛,竟被青蛇偷咬了一口。

    小白同学当场气得七窍生烟。

    妖女诚可恶,咱们走着瞧!

    一想到打不过对方,立刻又怂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大丈夫能屈能伸,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李小白气呼呼的转过目光,望向被横放在马背上的夜泣,向把他抓上来的骑兵打了个手势,说道:“把他放地上,看看死了没有?”

    生死有命,这个年轻人若是死了,他倒是省事不少,毋须再担心失信他人。

    “是!”

    那骑兵先跳下马背,扛着夜泣,将他慢慢放在地上,同时伸出手指在鼻间一探,回报道:“小郎,他还活着!”

    妈蛋!

    李小白嘴角撇了撇,这家伙真命大。

    他翻身下马,走了过去,探手压在对方的脖颈处,心跳有些快,身体依然在微微颤栗,明显电击后的痉挛反应仍未完全消失,看样子被电的够呛。

    “好吧!忠人之事,受人之托,唉,正好剩下一颗,勉强算是物归原主!”

    说着掏出存放百草蕴养丸的玉瓶,里面原本有三颗百草蕴养丸,一颗被清瑶抢了先,一颗化了水被老丁和伤患营内的军士们润了喉咙,眼下就剩下最后一颗。

    李小白倒是一点儿也没小气,直接将那颗丹药塞进了夜泣的嘴里,用骑兵伙长递过来的水袋给他灌了一口,这才重新放躺在地上。

    术道丹药效果立竿见影,数息后,双眼紧闭的夜泣不再浑身颤栗,脸上多了一丝血色,用力咳嗽了几声,缓缓睁开眼睛。

    “恭喜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李小白就在他旁边席地而坐,一道剑光让他体力透支,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缓过劲儿来。

    “敌,敌人!”

    夜泣脸色微变,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不过依然没有完全恢复,手脚一软又摔倒在地。

    身下的影子诡异地伸缩不定,似在第一时间进入了战斗状态。

    “放心放心!都死了!”

    李小白摆了摆手,却没打算说有一个风玄国术士葬身妖口。

    “死,好可怕!”

    术道丹药效果立竿见影,夜泣心有余悸。

    幼时被绑架留下的心理创伤给他的成长带来了极大的影响。

    “等等,先回答我一个问题!这是什么?”

    李小白郑重其事的伸出一根食指。

    一怔之后,夜泣试探着回答道:“一?”

    “错!”

    李小白出乎意料的摇了摇头。

    “啊?”

    不止是夜泣,连看到这一幕的骑兵们无不目瞪口呆,难道还有其他的答案?

    李小白郑重其事地说道:“是食指!”

    “……”

    夜泣的脸上写满了“你耍我”!

    “哈哈哈!”

    费那么大力气把对方救回来,又搭上了一颗百草蕴养丸,不收些利息回来怎么甘心,李小白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只有在这一刻,满脸郁闷的夜泣才真真正正的像一个正常人,而不是一只逮谁咬谁的算术狗。

    “多谢!”

    夜泣没有生气,语气重新恢复为以往的冷漠孤僻,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哦?”李小白却听出了些许异样,上下打量着他,说道:“你开始有人味儿了,这是个好兆头!”

    在他看来,一个有人味儿的夜泣要比一个冷漠像机械的夜泣更让人放心的多。

    “……”

    夜泣彻底无语,自己完全跟不上对方的思维。

    “伙长,有好东西!”

    正在清理战场的一名骑兵在远处大喊,他刚刚对被夜泣干掉的那个风玄国术士搜了身,找到了一些令人惊喜的收获。

    骑兵伙长这才意识到,他们刚刚解决掉了两个术士,当即吆喝起来:“快拿来,给小郎瞧瞧!”

    活着的风玄国术士对他们来说是噩梦,死的风玄国术士却是意味着无尽财富的宝藏。

    两个风玄国术士,即使其中一个已经被小郎的青蛇“妖奴”当了点心,已经没有办法搜刮,另外一个倒是还在,小郎与另外一位仙长若是随便从手指缝里漏上些许,也足以让他们沾光赚上一笔横财。

    在凡人眼中,仙长们拿出来的任何一样东西都算得上是宝贝,法器,灵符和丹药等几乎是抢手货,哪怕自己用不了,也能够换来超乎想像的好处。

    提着从风玄国术士身上剥下来充当包袱皮的衣衫,那名骑兵飞奔过来,将自己的收获就地摊开。

    一支尺许长的宽刃无柄飞剑,三只小玉瓶,一枚巴掌般大小的古朴青铜镜,几面小旗,四块拇指般大小的六棱晶体,内部似有淡淡乳白色烟霞氤氲缓缓流转,再有就是几十片金叶子和十几枚银锭。

    这些东西的原本拥有者身死道消,一生积蓄尽数便宜了旁人。

    “发财了!”

    也不知是谁情不自禁的咕哝了一声。

    李小白便听到好几声吞咽口水的声音,包括骑兵伙长在内,在场的骑兵们纷纷向他望来,希望由他来作主决定这些战利品的归属。

    对于能够坐地分赃的权力,李小白却漫不在乎的耸了耸肩膀,无所谓地说道:“你们看着办,我无所谓!”

    他一不差钱,二不需要用法器,三则也没觉得丹药对自己有什么用处,更何况瞎老送给他的三颗百草蕴养丸尽数便宜了别人,就算得了这些战利品也是送人或换钱,留着也没什么用。

    说完,他看向夜泣,又说道:“夜泣,你觉得呢?”

    毕竟这些东西是从对方干掉的术士身上扒拉下来的。

    或许是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夜泣的反应依然机械死板,却不像往常那么冷漠,他看了看那些激动并且充满期待的骑兵们,张口说道:“你定!”

    在平日里,往往孤僻低调的他就是这般与世无争,比其他人更加无欲无求,这样的反应倒在意料之中。

    “好吧!”李小白也不再去看那些东西,便对那些骑兵们说道:“你们随便拿,想拿多少就拿多少!”

    他的话让骑兵们面面相觑,两位仙长什么都不要,反而让他们这群凡人随便挑?自己没听错吧?难道太阳打西边升起来了?

    许多人都是一脸难以置信。

    骑兵队长迟疑地说道:“小郎你……”

    “赶紧的!”

    李小白大度的摆了摆手,他是真的不在意,而不是假装客气。

    骑兵们一阵欢呼,感激的望向小郎,同时更加热切的望向地上那些东西,虽然东西不多,但是变现后的价值却足够让所有人赚得盆满钵满。

    “别得意忘形了!”

    骑兵伙长一声喝斥,其他人这才讪讪然安静了下来,眼中却依然掩饰不住激动之意。

    他只拿走了金叶子和银锭,其他东西尽数推向李小白,尽管很想发财,却始终保持着冷静和理智。

    虽然金银的价值与其他东西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骑兵们并没有任何不满,毕竟那个术士是夜泣仙长干掉的,没有出半点力的他们能够分润一些银钱就已经十分心满意足。

    看着被推到自己面前的法器,玉瓶和不知名晶体,李小白摇头笑了笑,将那几面小旗,玉瓶和不知名晶体全部推了回去,说道:“这些你们分了吧!”面前只留下了飞剑和青铜镜,回头问问清瑶,这两样东西有什么特别的。

    往返坎儿井军镇一路尽心尽责,又随他冒险追击风玄国术士,还想办法把动弹不得的夜泣拖了回来,总该得些好处。

    有些惊讶的骑兵伙长想了想,最终又将四枚内含氤氲白烟的晶体恭恭敬敬的再次推回,说道:“小郎!您太客气了,这四枚灵晶,您多半还是用得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