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青莲剑说 > 第63节-离去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此时此刻的丁智心情十分激动,甚至比亲自拿棍子抽世族少爷苏尚卓的屁股蛋子还要兴奋,只是没想到幸福竟然来的这么快,小郎再一次证明了自己没有食言。

    至于是左果毅都尉,还是右果毅都尉,对他而言并无任何区别,他已经踏入了军中高级将领的圈子,前途不可限量。

    更重要的是,因为苏尚卓与左果毅都尉卫思航的陷害,被囚于木笼内那几日,已然在千雉军上下心中形成了刚正不阿的良好形象。

    以退为进之后一旦晋升,自然是人心所向,更为将来的前程打下了基础。

    “恭喜丁大人!”

    “恭喜大人高升。”

    帐内的校尉们知机的送上恭贺,欲与这位新任果毅都尉大人打好关系。

    眼睁睁看着果毅都尉一位被他人轻而易举的占据,他们却没有办法怨天犹人,要怪就怪自己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前几日坐看苏尚卓在千雉军里胡作非为,却没有为李小白和丁智说上一句好话。

    既然如此,就莫怪李小白将这个机会送给与他关系最好的丁智。

    不过还剩下一个果毅都尉却让他们重新生出信心,暗中较着劲儿决一雌雄。

    “好好干!不要辜负了小郎的期望。”

    林冕捋着下巴上的胡须,满意的点了点头,只要有小郎这份人情在,就不用担心这个新晋果毅都尉的为封狼道和节度府效死命。

    “大人,下官一定不会辜负大人和小郎的期望。”

    丁智也算是个聪明人,只是以前一直没有机会,这会儿哪里还不知道李小白与这位节度使大人的关系莫逆,心中越发踌躇满志,欲好好大干一番。

    中军大帐外,世族子弟苏尚卓的四十军杖业已超额保质的执行完毕,两片白生生的屁股蛋子完全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原本挺有节奏感的嚎丧现如今只剩下了奄奄一息的呻吟,一条性命十成也去了六七成,也难怪,木棍上面沾了盐水,伤害有加成。

    这还是丁智麾下那些杀才们手下留情的结果,否则毫不留手的四十棍子若是抽不死人,他们这些杀才还不如解甲归田,回家啃老米饭算了,当个鸟兵,打个鸟战,滚犊子算球。

    伤患营的医士赶了过来,这是惯例。

    “来,给本少爷用最好的伤药。”

    真心被抽狠了的苏尚卓勉强抬起头,有气无力的嚷嚷。

    “呵呵,苏少爷,小的手上哪里有什么好伤药,您还不知道咱们伤患营里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小东西,嗨,我要开始了,先忍一忍,过去就好。”

    医士笑眯眯的抬起手中木桶,一大桶浓盐水直接浇到了苏尚卓开了花的屁股蛋子上。

    盐水虽然杀菌消炎,却对伤口有极大的刺激,这一桶下去不啻于暴击。

    “啊……”

    这货叫的真个儿销魂!

    察觉到医士脸上笑容是那么的阴森,苏尚卓便知道自己又落到了姓李的算计里面,两眼一翻,当场晕了过去。

    “呸!抢人功劳的玩意儿,还想要最好的伤药,作梦去吧!”

    医士扔下倒空盐水的木桶,啐了一口。

    医者父母心,却不是给白眼狼的,全体医士都成了李小白的铁杆拥趸,得罪了李小白就等于得罪了整个伤患营。

    从设计请君入瓮,事发被啪啪啪屁股,再到落入医士的魔掌,世族少爷苏尚卓浑然不知自己从头到尾都在享受小白同学的一条龙服务,最后再被赶出封狼道,黯然回返家族,果然是服务到家。

    -

    次日清晨,天刚放亮,李小白骑着一匹战马,背着包袱,单人匹马的离开了千雉军大营,一路向东,再也没有回头。

    从军刷资历的目的已经达到,再无继续留下去的必要。

    身后有封狼道节度使和在千雉军前程不可限量的老丁撑腰,再挟以两件大功,李小白已不是皇家秘情司可以随便拿捏的白身。

    待抵达帝都天京,若是能够寻到白樱儿,面对连刘县尉都避之不及的大老虎,未必没有较量的机会。

    老丁没有挽留小白,因为他知道千雉军这汪水潭子太小,容不下小白这对迟早会腾飞的龙,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往上爬,迟早有一天成为小白的靠山,哪个不长眼的犊子敢斜眼看他们兄弟俩,就怼死他!

    身为封狼道节度使的林冕与刚刚成为千雉军左果毅都尉的丁智并不知道,他俩已经被李小白拖进了对抗皇家秘情司的阵营里,注定会有一场难以预料的争斗。

    骑在马上悠然而行,李小白忽然心有所觉的往道路左侧望去,就见一里地外的小坡顶部,一个人影正远远的目送着自己。

    左手拿着厚厚的奥数集,右手握着一只木质算盘,赫然正是性情冷漠孤僻的夜泣。

    风玄国的反扑行动使千雉军的异士营遭到重创,老瞎子、鸣山道长与大觉禅师在战斗中身陨,阴举人丢了一条胳膊,只剩下夜泣一人完好无损。

    闯了一次生死玄关,夜泣冰封已久的心灵终于打开了一条缝隙,即便没有老瞎子和李小白的制约,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动辄惊惧发狂,变得理智了许多,倒也算是因祸得福。

    看到夜泣的身影,李小白脸上浮起了笑容,远远的冲着他挥了挥手。

    夜泣在迟疑了片刻之后,犹豫的抬起手,机械僵硬的挥动几下,用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保重,兄弟!”

    以这么一位自走人形冰块和杀戮机器而言,会有这样人性化的举动已是难能可贵。

    这世上,一旦过了命,那就是兄弟!

    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比用性命验证出来的交情更加牢固更加可靠。

    “保重,兄弟!”

    随着拂过小丘的习习凉风,李小白的声音远远传来。

    夜泣的嘴角不由自主地微微提起,尽管他此时的表情在旁人看来比哭还可怕,但是……或许这就是一个真正属于夜泣的笑容。

    李小白的突然离开,出乎了许多人的意料,明明可以在千雉军混得风生水起,却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玩什么“功成身退”,实在让人无法理解。

    不过倒是有一个人十分明白李小白的心思,并且给予了鼓励。

    这人便是封狼道节度使,便宜伯父林冕林大人。

    在他看来,安置好千雉军的兄弟,再去帝都天京寻找白樱儿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最感到冤枉的是屁股被揍开花的世族子弟苏尚卓,姓李的前脚刚收拾完自己,后脚就拍拍屁股走人,仿佛对方来到千雉军就是专门来整他的一般。

    不过趴在床榻上动弹不得的苏尚卓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小白就像没事人一样施施然离开,而自己却拿对方完全无可奈何。

    刚刚经历了兵灾的封狼道显得格外冷清,一路上看不到行人,只有李小白一人一马,不,还有一妖,孤零零的赶路。

    即便是沿途经过的村庄,也是十室九空,只剩下一些无法远行的孤寡老人留守。

    这一路上,李小白倒也不寂寞,青蛇时不时从钱袋里窜出来,盘在他的肩头,一人一妖斗斗嘴,不过妖女总是把小郞气得七窍生烟,然后洋洋得意的钻回钱袋,继续消化富含帝流浆的血液。

    直到三日后的黄昏时分,在抵达一处官驿时,李小白才看到一支商队正尽快着卸货准备歇脚。

    官驿的食宿虽然比民栈稍稍贵上一些,但是有兵丁驻守,寻常肖小之辈不敢轻易骚扰,因此更加安全一些,行商之人为求方便,往往不在意多靡费一些,就当作花钱免灾。

    一人一骑的身影在官驿内显得十分格外突兀。

    “这位公子!你是一个人吗?”

    商队内一管事模样的人看到李小白牵着马走入驿站,当即吆喝起来。

    虽然不知道对方的意图,李小白还是十分有礼貌的拱了拱手道:“在下正是一人!”

    “在下鄙姓春,忝为义善祥商号的庚字商队管事,不知公子往哪里去,若是方便的话,可与我们同行,路上互相也好有个照应!”

    管事模样的人当即揖手回礼,直接开门见山的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却见李小白依然没有什么反应,便继续说道:“公子切莫误会,我义善祥向来做和气生财的生意,与人结善,出门在外,助人一分便是助己一分,这是老东家一直以来的教诲,现下兵荒马乱,公子孤身一人恐有不便,可随我等一起上路,总归能够安全些。”

    李小白当即明白了自己竟然遇上“活雷锋”,再次一拱手道:“原来如此,多谢春管事,在下打算前去京城,贵商号若是不嫌麻烦的话,请多多照顾一二。”

    果然是义字当头的商号,这份古道热肠也算是难得。

    义善祥是大武朝北境数一数二的大商号,曾经就是靠着这般热情助人,逐渐广积人脉,这才将生意一点一滴的不断做大,有名号的山匪盗贼更是从不轻易劫掠。

    数支商队南来北往做的不仅仅是生意,还有人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