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青莲剑说 > 第66节-打开方式
    无形的波动在客房内扩散,蛇女清瑶首当其冲。

    每一道淡淡的金色光圈自李小白的身上绽放出来,倾刻间没入客房墙壁飞快远去,她浑身缭绕的妖气立时被冲淡了大半。

    清瑶不得不停止继续炼化蛟鳞,惊诧地望向发生在李小白身上的异状。

    扰人清修历来是大忌,天晓得若是打断了对方的当前状态,究竟会发生些什么事情。

    不过那些古怪的光圈却让清瑶感到十分不舒服,每一次扫过蛇躯,都会使她的妖气就会消散不少,虽然不会生生打落境界,但是妖气贼去楼空的感觉却会让她很没安全感。

    没有妖气的化形境妖族,也就比灵犀境小妖强上一些,若是碰到本体天生强大的妖族,多半会沦为送菜的份儿。

    不过她却惊喜的发现,不仅仅是自己的妖气正在经历莫名“荡涤”,连身下那片蛟鳞所残留的大蛟气息竟然也在飞快消散中,每一次冲击足以抵过她的数月苦功,或许要不了多少次,她就能够轻而易举的得到那一丝驳杂龙气。

    随着时间推移,蛟鳞残留的大蛟气息越来越弱,最终消失不见。

    李小白与致笃大师两人共鸣般的诵经声持续了约一个时辰,因为前者停止吟诵,这才渐渐消失,只剩下隔壁客房内的后者诵经声依旧未停,致笃大师仿佛对方才的异相完全毫无所觉。

    “呃!妖女,你看着我干什么?”

    李小白仿佛大梦初醒,瞳孔渐渐聚焦,发现青蛇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这妖女要干嘛?

    李小白被盯得心头直发毛。

    “公子再念念经呗!”

    碎金色蛇瞳几乎快要漾出水来。

    “……”

    李小白哑然无语。

    “奴家觉得甚是好听,多给念几遍呗!”

    若是能够将蛟鳞蕴含的那一丝驳杂龙气提纯了,岂不美哉?

    大蛟气息消散后,从李小白身上散发出来的光圈依旧不停的冲击着泛着金属光泽的蛟鳞,驳杂稀薄的龙气隐隐有凝聚精纯的趋向。

    准确的说,龙族并不算是妖族,它们是上苍的宠儿,天生神秘而强大,栖息于山川水泽,极少有暴虐为祸的存在,也从不吃人,憎恶妖族的人族并不排斥龙族的存在,因此偶尔可以看到化为人形的龙族在人间行走,不会像妖族那样被喊打喊杀。

    虽然不知道这妖女究竟打得什么鬼主意,李小白总觉得没什么好事,他没好气地说道:“胡闹,你是妖,不是佛门中人,难道想当尼姑,妖怪尼姑,倒也奇怪的很!”

    “奴家才不想当尼姑,只是觉得公子念得很好听,总想多听几遍!”狡猾的妖女才不想让李小白知道缘由,接着反问了一句:“公子也不是佛门中人,为何还要念这本经书呢?”

    李白耸了耸肩膀,学着妖女的口气说道:“念着好玩呗!”

    他已经察觉到自己心中那朵莲花的变化,略一沉入心神,便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第一片花瓣上的经文,赫然与手中的《摩诃钵兰经》内容一模一样。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自己在无意中找到了《摩诃钵兰经》的正确打开方式?

    李小白自然想不到,突然出现在心中那朵莲苞花瓣上的经文与隔壁致笃大师的诵经声存在某种关联。

    “……”

    这回轮到青蛇瞠目结舌。

    她气急败坏的吐着蛇信,说道:“公子若是肯为奴家念诵,奴家可以,可以……”

    “可以什么?”

    李小白好奇的反问。

    “可以轻轻的咬公子。”

    清瑶又偷笑,她是横竖不肯吃亏。

    “哼,等明日吧!”

    李小白脸黑如锅底,收起手中的《摩诃钵兰经》顾自躺到床上,再也不肯念了。

    心中琢磨着《摩诃钵兰经》,却没有多少心思理会作怪的妖女,在某种程度上,或许这也算是无欲则刚。

    “坏人!欺负奴家!”

    清瑶想要幻化人形扮作楚楚可怜的模样,然而无奈妖气耗尽,徒剩蛇形呜呼奈何,只好长身而起,跃上房梁后再穿过层层瓦片,来到月光如霜的屋顶,面向天空中那一轮皎月,吞吐凝聚清冷的月华,炼化恢复妖气。

    枕着《摩诃钵兰经》,放空心灵的李小白渐渐沉入梦乡,心中那朵莲花的花瓣上,经文字符依旧光华流转不休。

    周围空气中似有什么东西缓缓汇聚过来,一丝若有若无的淡淡灵气出现在他的身上。

    尽管此前曾服下过一颗堕仙丹,可是此物仅对术士有效,原本就是凡人之躯的李小白自身根本就是一个大漏勺,不曾有过任何灵脉,因此灵气也漏,药力也漏,过了几天便点滴不剩。

    然而这一丝稀薄的灵气却聚而不散,就像有生命一般不时钻入他的身体,转瞬又从哪个部位冒出头来,如此反反复复,乐此不疲。

    聚引灵气却只是副带的,李小白的心神则在潜移默化中逐渐壮大起来。

    在屋顶格外明亮的月华笼罩下,妖气逐渐升腾,由弱及强,附近若是有术道修士,一定会惊讶于这座客栈里竟然盘踞着实力如此强大的妖族。

    -

    天边刚刚泛出一抹鱼肚白,随着此起彼伏的鸡鸣声,家家户户屋门大开,烟囱里很快升起袅袅炊烟,百姓们彼此打着招呼,纷纷出门讨生活。

    凡间世俗独有的烟火气,使这座从梦乡里醒过来的小镇如同有生命般活了过来,变得越来越热闹。

    半大少年的店小二脚步很是轻快,在走廊里一路飞奔,不断敲着客房紧闭的门扉,这是商队独享的特殊服务,叫早。

    房门即将被敲响的前一刹,沉睡的李小白忽然睁开眼睛,这时客房的木门上恰好响起拍击声。

    “客人起床啦!”

    少年的声音随即远去。

    李小白从床上坐了起来,摇了摇头,总觉得似乎哪里有不对劲儿。

    貌似周围的世界莫名异常清晰,房间里的摆设,远去的脚步声,略有些寒意的清晨微风穿过窗子的缝隙钻进客房,无数细碎尘埃在空气中荡漾,就像雨点般缓缓落下,客房门外店小二远去的脚步声,衣服摩擦声,附近其他客房内的客人呼吸声与说话声等各种声音莫名出现在他的感知中,仿佛周围方圆十数丈内的现实世界在他脑海中投影出一个一模一样的小世界。

    等等,好像还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虽然听不到任何声音,但是他却知道。

    来了!

    坐在床边发楞的李小白条件反射般瞬间往后一仰,一道青光闪电一样掠过他的胸前,有惊无险的躲过了突然袭击。

    “清瑶!”

    李小白看到突然挂在床头钱袋上的青蛇,感到莫名其妙。

    这妖女正咬在钱袋上,真是不知道一大早在发什么疯。

    扑了个空的青蛇一松口,直接掉在了床边,委屈的几乎快要哭出声来。

    “公子欺负奴家!”

    欺负?李小白终于反应过来,幸灾乐祸的笑道:“谁让你不声不响的偷袭我,哈哈哈!”

    妖女的早安咬还是头一次落空。

    一片清光涌现,撷取了一夜月华的青蛇眨眼间幻化作人形,毫不迟疑的纵身扑来,将猝不及防的李小白扑倒在床上。

    惊心动白色的36D与十头身毫无花假的压在李小白身上。

    姑娘,你这是要拼命啊!

    压死本公子了!

    幽香袭来,脖颈处传来一阵刺痛,李小白倒吸了一口冷气,终究还是没有躲过例行公事的早安咬毒手,只是与往日相比,显得格外香艳一些。

    然而恁的冰冰凉,瘆得几乎快要灵魂出窍,这妖女肯定在屋顶上晒了整整一夜的月亮,蛇可是冷血动物。

    被生生占了便宜的李小白怒道:“妖女,请自重!”

    出门在外,小心野蛇投怀送抱。

    “不要,公子身上很暖和呢!”

    清瑶仿佛十分享受似的眯起眼睛,蜷在李小白身上舒服的扭了扭,俨然将他当成了一个温暖的人形大肉垫子。

    “……”

    李小白一大早的好心情完全被这妖女给搅没了。

    心中那朵莲花瓣上,莫名烙印上去的《摩诃钵兰经》经文依旧光华流转不休,仅仅一夜的功夫,就让他的精神力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老瞎子所言这上半册经文具有淬炼心神,壮大精神力的效果似乎所言非虚。

    《摩诃钵兰经》原本就是佛道秘典,李小白并不信佛,以一个外行人想要强行入手,自然是不得其门而入。

    当初给他这册专修精神力之术的老瞎子恐怕也没有想到李小白并没有将太多心思花在如何找到修炼之术上,仅仅只是用来寻求清静宁神,反而符合了经义精髓的空明之意,恰好隔壁客房内致笃大师开始晚课,至虔至诚的诵经,引发了这册《摩诃钵兰经》暗藏的修炼之术,并且烙印入李小白心中那第一片绽放的花瓣内。

    虽然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歪打正着,即使没有致笃大师无意中的相助,李小白也会迟早有一天勘破这册经文的奥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