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青莲剑说 > 第5节-术士
    “放箭!放箭!射死他们!”

    见久攻不下,马匪中间有人大喊了起来,弓弦声大作,一支支利箭如雨幕般射来。

    悍匪们几乎疯狂了,他们没有想到在这认小镇里竟然遇到这样的狠角色,居然还不止一个。

    “走!走!快走!”

    李大虎臃肿的身体灵活的不像话,将射向李家三兄弟的箭矢徒手捉住,随即狠狠掷了回去,惨叫声接二连三的传来。

    大管家李富贵更是左挑又挡,不断将飞过来的箭矢拨开。

    但是那些杀红了眼的悍匪们仿佛杀之不尽,不断前仆后继的冲上来。

    “唔!”

    随着一声闷哼,一个抡动长柄陌刀的魁梧家丁肩头中了一箭,狂舞的刀轮立时一滞,随即数支箭矢瞅着空狠狠钉在了他空门大开的胸口,最狠的一箭竟从前胸贯穿到后背。

    “小五!”

    二管家的双刀挥得更急,暴吼一声,剁下一条马腿,从失去平衡的马背上斜斜摔下来的马匪还没来得及落地,就觉得自己的脖颈一凉,两轮刀光从颈间左右交替划过,一颗斗大的人头就像发射升空的火箭被双刀绞飞,断口部位喷涌出刺眼的猩红鲜血,推动着丑陋的头颅直冲向天空。

    抡着长柄陌刀的这十几个家丁都都是李府从小养大的孤儿,与两位管家情同父子,折损任何一人,都会让李富贵与李满仓心疼不止。

    “老爷,爹!走!不要管我!杀!啊啊啊……”

    中箭的家丁喷出一口鲜血,顶着不住射来的箭矢冲出了队伍,一阵断臂残肢的腥风血雨漫天飞舞,转眼间他就被射成了刺猬,轰然倒下,临死前甚至将管家叫作爹。

    哪怕是死,也要多拖几个悍匪为自己垫背。

    老爷给了吃饱穿暖的衣食,管家更是给了难能可贵的亲情,在这个时候,这些家丁们更是状若疯虎,将自己的生死完全置之度外。

    狭路相逢勇者胜,悍不畏死对悍不畏死,一行人顶着马匪们的疯狂围攻,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胡同。

    眼见着还有十几步就能够杀出包围圈,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两名家丁相继倒下,转眼间就被蜂拥而上的马匪们乱刃分尸。

    临死前,他俩的喊声与最先倒下的兄弟如出一辙,听得两位管家心如刀割。

    “老爷,爹!走……”

    没有人敢回头望上一眼,更不敢停下脚步,家丁们在用自己的性命为其他人铺路。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马匪们越发不敢放过这伙人。

    这次要不是仗着人多,又占了有备算无备的先机,若是换作平常的时候,眼前这些人光是零敲碎打的偷袭或突袭,都能够一点点磨掉他们所有人。

    趁着眼下人多势众占着上风,现在不灭掉这些硬茬子,将来遭受报复的时候,一定会死的很难看。

    武香君紧紧跟在未来夫君的身旁,被所有人护在中间,她咬紧了嘴唇,死死握着金步摇的指节肌肤直发白,握紧的指尖甚至刺破了掌心都犹未察觉。

    察觉到手中柔夷传递过来的颤栗,李小白回过头望向自己的小媳妇。

    “莫怕!”

    这个词与温和的微笑就像一道暖流注入了小娘惊惶不安的内心深处,心底没来由的突然安静了下来,不再害怕,手不再抖,力气仿佛也回来了。

    她用力点了点头,似乎只要李小白在自己身边,哪怕天塌下来都没什么好怕的。

    作为算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李小白淡然的面对死亡,近若咫尺的惨烈厮杀就像一幕电影,无法在他心中掀起任何波动。

    正当李大虎和两个管家带着所有人即将杀出层层阻截的包围圈时,一只火鸟从天而降。

    “大哥!替我保护少爷!”

    二管家李满仓反应极快,高举着双刀径自迎向以迅雷不及掩耳速度扑近的火鸟。

    “啊!~”

    轰!~

    钢刀刚一触及火鸟,后者骤然化作一团炽烈的火焰,将二管家李满仓整个人吞噬了进去,连带着附近十几个躲闪不及的马匪在眨眼间烧成了飞灰。

    “满仓!”

    大管家李富贵连续枪挑数匪,大声悲吼,他没想到马匪里面居然还暗藏着一位术士。

    就像一只绝望的苍狼,失去了自己最亲的兄弟。

    “可恶!我李大虎对天发誓,来日一定将你们这些混蛋的三代血亲斩尽杀绝!鸡犬不留!”

    李富贵与李满仓二人表面上是李府的大管家与二管家,实则是李老虎曾经金盆洗手前的心腹兄弟。

    发出这段誓言的他仿佛又重新恢复了昔日黑道巨擎的霸气。

    老虎不发威,真当他是病猫么?

    “没想到,在这西延镇竟然还有这样的英雄豪杰!”

    随着一个如同锈铁片互相磨擦的嘶哑声音传来,数十骑再次挡住了前方的路口,为首一人脸上从左眼到右嘴角留下一条触目惊心刀痕,因为新血与陈血反复浸染,已经看不出身上所披挂铠甲的甲叶原本颜色。

    “老刀把子!”

    李大虎眼中瞳孔微微一缩,没有想到堵住自己一行人的竟然是马匪们的首领,那条十分明显的斜刀疤并不难分辨。

    老刀把子的目光在李大虎身上转了一圈,随即移到他身后的其他人身上,嘿嘿冷笑了一声,说道:“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

    “老大!别放他们走!”

    “他们杀了我们好多弟兄!”

    附近的马匪们纷纷叫了起来,同仇敌忾的怒视着李大虎一行人,为了截住这伙人,至少有六十多个弟兄命送黄泉,这个仇结大发了。

    面无表情的老刀把子突然抬起手,周围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再次开口道:“只要这位好汉肯为我效力,我老刀把子说话算话,不仅给保证你们的安全,还厚礼相待。”

    他已经看出来,这个看似胖员外的家伙曾经绝对是一个心狠手辣,杀人如麻的绝世凶人,否则决不会像方才那样轻描淡写地杀死他的那么多手下,而且还面不改色。

    想要杀死这种身手令人胆寒的家伙,少不得还要再付出几十条性命,倒不如趁机挟持对方的家人将其收归麾下,也算是用了几十个手下换回一员虎将作为补偿。

    至于已经死掉的马匪,绝大多数无亲无故,每天干的都是提着脑袋的活计,死了就是一堆烂肉,没人会为他们多掉一滴眼泪。

    “呵呵!老刀把子,你应该庆幸,要不是老爷我金盆洗手,这方圆八百里,哪里还有你老刀把子撒野的地方?让我归降?我呸!凭你也配!”

    一股冲天霸气从李大虎大腹便便的身上迸发出来。

    杀了他的兄弟就想善了?做梦!

    李家三兄弟个个瞠目结舌,仿佛第一次重新认识他们的父亲大人。

    这还是成天乐呵呵或者欺行霸市的李员外吗?怎么也掩饰不住的睥睨之意甚至比老刀霸子还要强上数分,不知道阿爷想当初是何等的风云人物,现如今却收敛起爪牙,心甘情愿的归隐于这座边关小镇,做一个终日混吃等死,没有什么伟大人生目标的富家翁。

    “大哥!”

    大管家李富贵情不自禁的改变了称呼,莫名激动起来。

    仿佛当年叱咤江湖,人人闻之色变的李老虎又回来了。

    这回轮到老刀把子脸色微变,西延镇卧虎藏龙,竟然还有这等人物,恐怕这次难以善了,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既然如此!就莫怪我老刀把子没给你机会!”

    他再次打了个手势,勒马往后退去,身旁的众马匪一齐跟着后撤。

    “准备跟我冲!哪怕就是死,也要狠狠咬下他们的一块肉!我老李家从来就不是好欺负的。”

    李大虎豪气顿生,准备率领所有人杀出西延镇。

    就在这个时候,老刀把子等人非但没有冲锋,反而一个骑着马,两手空空的披头散发男子挡在了李大虎等人前方。

    附近的马匪们如畏蛇蝎般立刻躲得远远。

    男子随意撩了一下挡在眼前的长发,露出苍白的脸庞,微微眯起的眼睛里面闪烁着慑人的诡异绿光,开口慢条斯理的说道:“就这么急着离开吗?还是留下吧!”

    “大哥!这人有古怪!”

    大管家李富贵提着红缨枪一个箭步挡在了李大虎身前。

    “术士!”

    李大虎嘴里迸出一个词。

    李富贵脸色当即就变了,咬牙切齿地说道:“是你!”

    他还记得自己的弟弟李满仓正是死在突如其来的法术火焰里面,眼前这个男子或许就是凶手。

    红缨无风自舞,枪尖的厉芒吞吐不定,大管家李富贵暴吼一声,人枪合一的杀向那名术士。

    以符咒与法器催动各种法术的术士自身并没有多强的战斗力,只要抢在对方发动法术前近身搏杀,将有很大的机会将术士干掉,大管家李富贵二话不说,先下手为强,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杀!~”

    挑出一团枪花的红缨枪疾速向术士逼近,锋利的枪尖仿佛能够轻而易举的贯穿一切。

    面对越来越近的红缨枪,术士嘴角莫名浮起一丝诡异的冷笑,轻轻念出一个字。

    “定!”

    带着刺骨寒意的枪尖在距离他的鼻尖不到一尺时,毫无征兆的戛然而止,难以再寸进一分一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