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青莲剑说 > 第12节-群妖
    一缕缕细碎的光线射入白骨遍地的邪狮殿,浮尘涌动,隐约可见,然而殿内的空气却像凝固起来了一般。

    两只满身血肉模糊的妖物完全没有了声息,一只是三彩锦鸡,另一只是獠牙怪犬,仅仅是因为反应迟钝了一些,便被性情残暴的三眼邪狮当场杀死立威。

    满殿小妖无不噤若寒蝉。

    位于殿内上首的石座上,一个狮头人身,满头焦黄鬃发的大妖凝聚妖力,幻化出一朵晶莹剔透的莲花,冷冷的扫视了众妖一眼,喷着腥臭的唾沫星子说道:“从今日起,遍寻方圆八百里每一寸山川水泽,无论是谁,只要替本座找到此物,一定重重有赏!”那朵莲花赫然是李小白记忆深处的那朵奇异莲花,或许也是蛇妖口中的那朵混沌青莲。

    狰狞狮脸上丑陋的伤痕纵横交错,有来自于人族,也有来自于妖族,其中几道犹为醒目,隐约组成一个字母“S”。

    若是再往它脸上拍一个“B”,这头大妖简直就是SB的代名词。

    “是,穆渎大人!”

    胆战心惊的小妖们齐齐应声,慑于三眼邪狮淫威,它们敢怒不敢言。

    谁都知道,这头三眼邪狮完全是一个言而无信的吝啬鬼,抠门到家,即便它们真的找到了东西,恐怕也不会落下多少好处,甚至有可能会葬身狮口。

    妖域无法无天,以实力为尊,两百多小妖大多是灵智初启的灵犀境,堪堪算得上是妖,勉强会用一些小法术,少数稍微上得了台面的也不过是刚刚能够凝聚日月精华的吐纳境妖物,哪怕全部加起来,都不是已经踏入真丹境的三眼邪狮对手,因此不得不忍气吞声,听从对方呼来喝去,当牛作马都是便宜的,稍有不慎便有性命之忧。

    殿内还有几只实力仅次于真丹境的化形境妖物,它们是三眼邪狮穆渎重点拉拢的骨干,是它维持统治的保障,因此一向待遇优厚,不像那些小妖一样随意呼喝打杀。

    妖物的化形境相当于人族术道的炼神境,那日与马匪们混在一起的邪道术士只不过是一个最低级的引灵境野修,直接被后来的两个初识境正道修士完虐。

    即便这样,初识境依然比炼神境低了一境,若是遇上化形境的妖物,恐怕难逃一劫。

    位于石座下首的不远处,一匹浑身乌黑的妖马习惯性的刨了刨蹄子,转过长马脸,对身侧盘身立首的妖蛇压低了嗓音说道:“小蛇!猜猜看,穆渎大人会给我们什么样的赏赐。”

    “奴家叫清瑶,不叫小蛇,马黑,你就不能学会尊重一些。”

    满身青鳞的妖蛇却将头偏向另一侧,表示自己的不屑一顾。

    “好好好,清瑶姑娘,请你回答我的问题。”

    妖马打了个响鼻,直甩脑袋。

    学什么不好,偏偏去学人族那一套无用的东西。

    “哼!从妖域深处的昆仑妖宫传来消息,月华爆发千年一遇,凝聚出来的万滴帝流浆却不知去向,连引聚月华的混沌青莲也被盗走,老祖有令,谁若能找回那盏帝流浆,恩赏帝流浆百滴,老祖亲自助其凝聚真丹,成就大妖,破劫境指日可待,若是能够寻回混沌青莲,可随意在妖宫宝库内任选一件重宝或是至尊功法,穆渎说的重赏,你会相信么?”

    青蛇看了黑马一眼,就差直接说无论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会信的。

    作为一个有理想有野心的妖,之所以给这头狂妄自大的三眼邪狮当打手,只不过是权益之计罢了。

    像这种仗着从人族国度叛主得来的几件法器作威作福的傻|逼,也就只能在这里耍耍威风,若是胆敢往昆仑妖域再深入一些,恐怕连骨头都不会剩下。

    “呵呵!”

    马妖心照不宣的干笑了两声。

    无论是谁,一旦得到帝流浆和混沌青莲,肯定是立刻远走高飞,暗中独自享用,哪怕上交给昆仑妖宫,也比白白便宜了三眼邪狮穆渎那个傻|逼强,这蠢货真以为全世界都欠它的,所谓的重赏更是可笑至极。

    只有那些蠢笨的小妖才会受它的蛊惑。

    众生化妖需要帝流浆的恩泽,月华中往往带有些许帝流浆,经年累月,一些幸运的野兽,草木甚至奇石受沐泽而化妖,得以开启灵智,自此走上修炼之道。

    一滴帝流浆足以让任何一个平凡生灵一点灵犀,成为最低级的灵犀境小妖,甚至有可能直接晋入撷取日月精华的吐纳境,百滴可至化形境,千滴则可以硬生生堆出一只真丹境大妖。

    对于整个妖族而言,如此浪费帝流浆就为造出一只大妖,显然远远不及点化生灵成妖的作用更大。

    月华化妖往往带有随机性,血脉纯净,天赋强大的生灵化妖概率更大些,血脉驳杂,甚至毫无任何特点的弱小生灵也并非毫无可能。

    但是现成的帝流浆却可以有目的、有计划的点化那些资质出色或血脉优秀的生灵,使妖族整体实力得以更加增强几分,在这大争之世得到更多的生存空间。

    “你们俩在说什么?”

    一个尖嘴猴腮,背生两对透明膜翅的干瘦猥琐男子飞了过来,方才它看到青蛇与黑马在窃窃私语。

    “呦!是黄蜂哥哥,奴家正和马黑哥哥聊几句晚餐吃些什么,究竟是多放盐好呢,还是多放糖好呢?不久前我吃过一个人族,他说甜党即是正义,咸党是异端,要不哥哥也尝尝奴家的手艺?”

    青蛇扭着分外妖娆的蛇躯,发出甜得发腻的女子声音。

    黄蜂妖微微一失神,忽然觉得甜党即是正义,咸党是异端,真是好有道理!

    不过它随即反应过来,喝斥道:“什么晚餐,没听到大人的命令吗?找不到东西,小心你们的皮!”

    哼!不是脑袋就是尾巴的东西,还谈什么手艺?蛇妖有手吗?真是可笑!

    装模作样的冷哼了一声,它刚飞出十几步,又回过头来,一脸认真严肃地说道:“当然是多放糖好!”

    对于蜂妖来说,甜党就是正义!

    黑马与青蛇面面相觑,真是一个口是心非的家伙。

    黄蜂妖棠飞是三眼邪狮穆渎的铁杆狗腿之一,典型的两面派。

    原本猪妖还在的时候,它就热衷于*****拍马屁,没想到猪妖一死,这个有奶便是娘的家伙立刻识时务者为俊杰,牢牢的抱上了穆渎的大腿,别看表面上一副古板严肃的派头,实则贱得不行。

    群妖聚的快,散得更快,邪狮殿内转眼就只剩下了三眼邪狮穆渎和黄蜂妖棠飞。

    “穆渎大人,我看那青蛇与黑马好像神情不对,它们或许心怀不轨。”

    表面上假正经,暗地里喜欢打小报告的黄蜂妖与平时判若两蜂般大肆编排勾陷,除了同样是化形境的水牛妖与灰熊妖外,它巴不得借助三眼邪狮穆渎之手,趁机除掉狡猾的青蛇妖和喜欢打小算盘的黑马妖。

    这样一来,三眼邪狮手下就只剩下它一个忠心耿耿的狗腿子,至于老实迟钝的水牛妖和蠢笨暴躁的灰熊妖,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

    “嗯,你的忠心,本座是知道的!”

    明知道这只黄蜂打的是狐假虎威的主意,穆渎却听之任之,它需要这样的狗腿来帮助自己真正收服狮峰附近的众妖。

    为了肯定黄蜂妖的忠心,它接着说道:“从现在起,你负责盯住它俩,如果有任何异常举动,立刻通报,我会亲手宰了它们!”

    说完,三眼邪狮冷哼了一声,它并不介意用化形境的妖物立威,想必那些小妖一定会变得更加听话。

    “主子英明!主子无敌!啊!”

    换上一副谄媚腔调的黄蜂妖棠飞就像一个令人作呕的娘炮,欲要跪舔三眼邪狮的脚尖。

    “滚!”

    即使是三眼邪狮穆渎也被恶心的受不了,直接一脚踹飞了出去。

    -

    被独自一人撇在幽暗蛇窟内的李小白此时此刻已经不再与自己脚边那两条眼镜王蛇玩谁先眨眼的游戏。

    蛇没有眼睑也没有瞬膜,玩这种游戏纯属自讨苦吃,他怎么可能赢得了。

    要不是实在没力气说话,他一定会碎碎念,想办法让这两个妖是妖它妈生的毒蛇自杀,然后趁机开溜。

    李小白发现了一件更令人惊讶的怪事,心中那颗莲子竟然在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苞,花座底部探出几缕细细的根须,与心神紧密的联结在一起。

    作为被动接受莲子变化的当事人,根本没有人能够告诉他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他疑惑不解的时候,守在他身旁的两条眼镜王蛇突然吐着蛇信悄然退去。

    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传来,李小白一楞,随即看到一个婷婷袅袅的女子来到自己的视张中。

    他不得不承认,蛇步比猫步更好看,更媚惑。

    蛇女的目光从头到脚,将他审视了一遍,嫣然笑道:“公子看来是好好的呢!”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般“深情款款”的目光是痴恋至深,哪想到却是要吃了这个人族年轻公子。

    此时此刻的李小白浑身上下又冷又饿又痛,一条小命十成去掉了八成。

    看到蛇女,他也不在乎对方是不是什么可怕的大妖,当即怒从心头起,横下心来说道:“妖女,要吃,要杀!给个痛快吧!”

    哪怕就算是死囚,上法场前还能有顿饱饭吃,然而自从莫名其妙的被掳来,就这么黑灯瞎火的撂在这儿不理不睬,还不管饭,换作谁都会憋一肚子怨气加火气。

    咕咕咕……

    李小白的肚子不争气的发出一阵怪声,打断了义正辞严的气氛。

    洞窟内的气氛一僵,随即陷入沉默。

    一阵银铃般笑声响起,蛇女眼波流转,抿着嘴儿笑着说道:“原来是公子饿了呢,还真是奴家照顾不周!”

    这妖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