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青莲剑说 > 第13节-遇熊
    不闻一丝虫鸟声的山林幽深处,一堆火光跳跃不停,散发出光和热,不仅照亮了方圆数丈范围,还将简陋烤架上的山猪肉炙烤出嗞嗞啦啦的轻响,脂香四溢。

    虽然没有盐,只找到一些勉强识别的天然香草,捧着有些烫手的烤肉,李小白依然啃得有滋有味。

    就眼下这条件,有的吃就不错了。

    一块拳头般大小的后腿肉下肚,再加上篝火源源不断释放出来的热量,冰冷僵硬的身体很快恢复了温暖和活力,连满身疼痛都消减了一些。

    扔下啃得不剩一点肉丝的树枝,正准备伸手去抓插着另一块烤肉的树枝时,李小白突然停下了动作,歪着头望向那个化作人形的蛇妖,说道:“那,那个谁?清瑶是吧?你也不来一块吗?虽然寡淡了些,但是火候正好。”

    他这么说并非是出于什么翩翩绅士风度,而是试图将对方哄饱了山猪肉,一时半会儿就不会再拿他当点心。

    这是一点点狡黠的生存智慧。

    坐在不远处,正楞楞望着火堆的蛇女闻声望过来,忽然展颜一笑,说道:“多谢公子还记得奴家的名字,公子尽管慢用,若是不够,奴家再去帮公子打来。”

    在她看来,李小白能够记住自己的名字,才是最值得在意的事情。

    “呃!够吃了!这些已经足够了!”

    小花招失败的李小白干笑了几声,被大卸八块架在火堆旁烧烤的这只山猪是怎么死的,他仍然记忆犹新。

    蛇女只是往茂密的山林间淡淡的看了一眼,很快便有一只肥壮的山猪浑身颤栗的走了出来,连吭都没有吭一声,当场倒地而亡。

    瞪谁谁死这一招,李小白可不想被对方用在自己身上,虽然早已经看淡了生死,他可不想死的这般莫名其妙。

    更何况他已经找到了新的人生目标,把武家小娘子找回来给自己当媳妇,再把那个可恶的臭婆娘豆腐西施扒光了看个够,让阿爷得以瞑目。

    一人一妖之间重新归于安静,篝火不时发出噼噼卟卟的爆裂声,李小白一小口一小口扯着肉丝,不时偷眼打量继续望着火光出神的蛇女。

    他一点儿也不想再回到那个阴冷昏暗的蛇窟,为了拖延时间,与方才的狼吞虎咽相比,此时撕扯与吞咽烤肉的动作刻意放得极慢。

    蛇女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他的这点儿小心思,依旧楞楞出神。

    太阳早已西落,茂盛枝叶间隐约见的夜空漫天星斗,夜已渐渐至深,不知不觉得啃完了第二块烤肉的李小白心满意足的伸了个懒腰,一阵倦意如潮水般袭来,靠在身后的树干上,眼皮开始变得越来越沉重,不知不觉间鼾声渐起。

    -

    “吱啾儿!吱啾儿!”

    飞快掠过天空的鸟鸣,与洒入林间的细碎光斑,使李小白渐渐苏醒。

    天亮了?!起床?别逗了,当然是再补个回笼觉!

    他重新闭上眼睛。

    等等!

    为什么自己的左边和右边感觉不一样。

    像是有什么东西靠在自己身侧,还压在自己的左肩。

    李小白再次睁开眼,一点点转头望去,却见一个素颜佳人正靠在自己的左肩。

    三千青丝,如瀑布般整齐垂下,白晰的肌肤,琼鼻挺翘,细长睫毛随着缓慢的呼吸微微颤动,薄薄的衣衫下面,可以感受到36D的部分宏伟一隅,柔软的身子却有些微凉。

    他突然望向早已经熄灭的篝火堆,那里只剩下余烟袅袅和灰白色的灰烬。

    这是神马情况?

    昨日的记忆犹如电光石火般复苏,大蛇,妖,妖女……

    李小白哭丧着脸再次慢慢转回头,看着倚靠自己的那个蛇妖,无论长得再怎么清秀可人,毕竟是吃人不眨眼的妖怪啊!

    最惨的是,双方之间并不是郎有情,妾有意,而是食物与食客的关系。

    他立刻想起了《农夫与蛇》的故事,这妖女醒来后该不会给自己一口吧?小生实在消受不起这个香艳的早安咬。

    或许是察觉到李小白已经醒来,片刻之后,一双美目渐渐睁开,目光凝聚,微微抬起下巴,静静的看着他,并没有起身离开的意思,反而是一副心安理得的模样。

    三千青丝触及他的皮肤,除了一阵***外,还激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这眼神!

    今冬麦盖三床被,来年枕着馒头睡。

    大概,或许,就是这样了吧。

    小白同学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自己在对方眼中究竟是灌汤小笼呢?还是狗不理大包?

    仿佛没有看到李小白面无人色的模样,蛇女清瑶主动开口说道:“公子早安!”

    “早,早安!不过别咬!”

    李小白硬生生挤出来的笑容恐怕比哭还难看,小生还想把香君那小娘子找回来当媳妇,顺便把豆腐西施给扒光了,这些伟大的目标不实现,怎么能甘心去死。

    身子柔若无骨的妖女按着年轻男子心脏狂跳不已的胸膛,缓缓站了起来,环顾四周,若有所思片刻,再次开口说道:“公子,我们该走了!”

    李小白条件反射般问道:“去,去哪儿?”

    蛇女清瑶用手指绕着垂下的发丝,俏皮地看着他,说道:“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离开?不是回蛇窟么?

    李小白听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

    还没等他想明白,蛇女抬起藕段似的粉臂指了一个方向。

    “往那里去!”

    尽管一头雾水,但是李小白却不得不听从,他立刻追着对方的背影,深一脚浅一脚的快入走入密林深处。

    他手无寸铁,与一个大妖作斗争,多半会刺激对方早点把自己吞到肚子里,最后变成一坨没有出息的便便。

    虽然是人形,蛇女的体力依旧远远超过李小白,连续翻过三座山头,她仍然气定神闲,连发丝衣衫半分未乱,反倒是追在后面的李小白,上气不接下气的吐着舌头,就像一条快要活活累死的土狗,头发也散了,衣服也被勾破了,整个人狼狈不堪。

    前者虽然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头,却仿佛知道他的体力状态,总是恰到好处的让他既追不上,又不会被甩掉。

    “喂,喂,妖女!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完全确定自己不是返回蛇窟的李小白气急败坏的在后面大喊,他又开始怀疑对方是不是在设计一种十分残忍的吃法在等着自己,就像浇驴肉、烫鹅掌诸如此类的残忍吃法。

    骡子是怎么来的,当然是字面意思,马累了,让驴给上了。

    就在这时,在前方领路的蛇女突然停了下来,回过头,仿佛突然换了个妖一般,脸上不再是带有一丝狡黠的盈盈笑意,反而冷若冰霜,美目一眨不眨地望着李小白,看得他心底直起毛,连迎面吹来的习习凉风中都莫名出现了一丝寒意。

    “呃!清瑶姑娘,我的意思是,我们的目的地是哪里?”

    李小白莫名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意味,忐忑不安的想到该不是自己一声“妖女”而惹毛了她吧?

    “公子累了吗?”

    蛇女的语气里没有任何波动,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生寒意。

    “还,还好,我还能再走一会儿!”

    李小白干笑了两声。

    “那就请公子休息一会儿吧!”

    果然!小白同学心底咯噔了一下,对方这是要原形毕露的预兆,休息一词到了他耳中,就和永世长眠没什么分别。

    这世上哪有妖怪不吃人的道理,若是不吃人,那还叫作妖吗?

    然而在这个时候,蛇女的视线却掠过了李小白,投向他的身后,目光变得诡异起来。

    “熊哥哥,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熊哥哥?

    李小白一惊,回过头望去,很快看到几棵生长了不知多少年的大树后面隆起一个毛茸茸的大家伙。

    真是一头好大的熊罴,远远看上去就像一座肉山,还满身灰毛。

    “小蛇,黄蜂让我盯着你,我就盯着你,嗯,什么味道?”

    闯入李小白视线的灰毛巨熊丝毫没有任何心机的直接道出自己的意图,它忽然左右轻嗅起来,最终目光锁定在两妖中间的唯一一个人族身上,直勾勾地望着他,语气莫名激动起来。

    “帝流浆?他身上有帝流浆的味道!”

    “吼!”巨熊突然人立而起,高高的举起硕大熊掌,作势欲拍,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人族,快把帝流浆交出来,不然我老熊一巴掌把你拍成肉饼!”

    这头熊妖的行事风格相当简单粗暴和霸道。

    任何一只妖,无论它是大妖,还是小妖,都十分清楚帝流浆意味着什么。

    有时候受限于根骨血脉被卡在境界顶峰而无法寸进,一滴或数滴帝流浆就能够打破桎梏,自此实力大进,可以往更高的境界前进。

    腥风伴随着巨吼扑面而来,震得李小白眼冒金星,甚至还有几滴令人作呕的混浊口水滴在了他的脸上和身上,吓得他大脑一阵空白,连连倒退数步。

    “熊哥哥,您这是当奴家不存在呢!”

    随着一股柔和气息包裹住了面无人色的李小白,蛇女轻轻将他拉到了自己的身后,直接面对近前这头狰狞巨熊,盈盈笑容底下却暗藏着森然的刺骨寒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