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青莲剑说 > 第14节-曦和
    “他身上有帝流浆!”

    灰毛巨熊再次大吼,仍然无法控制住发现帝流浆的激动心情。

    像它这样的化形境妖物,十年得到一滴足额的帝流浆都值得谢天谢地,但是在眼前这个人族身上散发出来的帝流浆气息,似乎远远不止一滴。

    “有又怎么样?他是奴家的!”

    蛇女却毫不示弱的往前一拦,此时此刻她已经十分清楚再没可能瞒住这头熊妖,干脆向它宣示自己的所有权,一滴帝流浆也好,万滴帝流浆也罢,跟对方没有半个铜子的关系。

    说简单点儿,这叫作护食。

    由于存在私心,三眼邪狮穆渎下达的命令不尽不全,这才给了她一丝可趁之机。

    “我……”

    熊妖张大了嘴,瞪大眼睛,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它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赤红着双眼死死瞪着李小白,恨不得将他一口吞下去,若不是忌惮蛇妖同样是化形境实力的妖物,恐怕它早就动手了,现下只能干瞪眼。

    蛇女同样如临大敌的提防着这头灰熊。

    熊力可不是一个能够讲道理的家伙!

    两妖之间的气氛越发紧张,大有一触即发的征兆。

    又是一个要吃掉他的妖物,自己难道就这么悲催,李小白一步步后退,脚下冷不防踏断一声树枝。

    咔嚓!

    树枝断裂的声音若是放在平时,恐怕换作在场的任何一方都不会在意,但是在这一刻,却仿佛代表了某种信号。

    “去死!”

    灰熊发出一声暴吼,桌面般大小的熊掌重重拍了下来,对帝流浆的贪婪与渴望使它作出了选择。

    轰隆!~

    无数土石呼啸着飞溅向四周,地面上硬生生被拍出一个直径近丈的大坑。

    原本站在那里的蛇女清瑶却不见了踪影。

    “咝!”

    一条水桶般粗细的大蛇在不远处人立而起,冲着灰熊妖张开蛇吻,喷出一团黑烟,朝其笼罩过去。

    借着白昼,退出数十步开外,及时躲到一棵大树后面李小白这才看清楚,蛇女清瑶的真身,竟然是一条青蛇,淡绿色的细鳞层层叠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就像一条翡翠雕琢的妖蛇。

    “吼!”

    小山一般的灰熊面对袭来的毒雾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暴吼。

    浓浊到几乎散不开的黑烟当即被暴吼带起的气浪冲散,丝丝缕缕的黑烟席卷过处,草木皆枯,随即片片崩裂,山林间立刻空出了一大片,连泥土石块都未能幸免,滋滋啦啦的轻响,被毒烟腐蚀出千疮百孔。

    不过依然有一两丝淡到几乎难以察觉的黑烟缠上了巨熊的庞大身躯,满脑子只剩下帝流浆的灰熊妖却不管不顾的挥动四爪,像一座移动的小山一样向青蛇妖撞来。

    轰!~

    挥拍的熊掌与抽击的蛇尾狠狠撞在一起,爆发出平地惊雷般的巨响,灰白色妖气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两头妖物在第一时间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最本能最暴力的战斗方式。

    紧接着厉风呼啸与冲天而起的岩柱交织在一起,青蛇妖与灰熊妖凭借着自己的本能和掌握的法术,炽烈的战斗在瞬间进入了白热化。

    “我勒个去的,这就是妖精打架吗?太夸张了!”

    心知自己在这样的战斗中就像蝼蚁一样脆弱的李小白一边回头望着惊天动地的战斗,一边往更远的地方跑去。

    生怕迟上一步,就被这两只妖物的战斗卷进去,白白搭上一条小命,如果可以的话,借机逃出蛇妖的魔掌,摆脱沦为妖物口粮的倒霉命运。

    然而无论是青蛇妖,还是灰熊妖,双方都十分在意李小白身上的帝流浆,两者之间的厮杀,总是在某种默契下,跟在他的后面,渐渐的在山林间破坏出一条醒目的痕迹。

    由于彼此都是化形境的妖物,谁也没有办法强势碾压对方,只能全力以赴,触目惊心的伤痕在彼此身上一点点增加,更多的是以伤换伤,没有任何留手,双方战的相当惨烈,直到某一方再也坚持不下去为止。

    轰隆隆!

    一阵天摇地动,肉山一般的灰熊妖不顾自己被蛇尾连连抽中数下,粗壮的熊躯伤痕累累,一身钢针般的棕灰色熊毛被风刃剃掉大半,十数条血肉外翻的伤口深处,甚至隐约可见鲜活的内脏,它瞅准时机硬是攒足了力气一巴掌狠狠抽中了青蛇。

    鳞片崩解,妖血喷射而出,精致媲美于艺术品的青蛇身上立刻出现了一条两尺多长的丑陋伤痕,这样的伤势若是放在人族身上,恐怕逃不脱腰斩的命运,即便如此,蛇鳞之下依稀可以看到根根白骨。

    遭到熊掌毫无保留的全力重击,余势未减的青蛇扭曲着身体划过半空,重重砸在埋头跑路中的李小白眼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只感觉到天空莫名一暗,李小白便看到身上伤痕触目惊心的青蛇妖坠落在自己面前,当即吓得他连忙刹住脚步。

    或许是因为受到重创的关系,一双碎金色蛇瞳仿佛黯淡了许多,蛇头想要努力抬起,却最终无力的落下。

    蛇信吞吐了一下,发出有气无力的声音。

    “跑!”

    然而李小白却浑身僵硬,无法动弹分毫。

    “呼!呼!呼!呼……”

    灰熊妖喘着粗气,步伐沉重的走过来,满身狼狈,一些伤口甚至流出了乌黑腥臭的血,显然中了青蛇的剧毒,若不是方才瞅准机会暴起一击,恐怕再拖上片刻,倒地上动弹不得的就是它。

    “帝流浆,是我的了!吼!”

    赤红色的熊眼盯着脸色苍白的李小白,发出胜利的宣言,巨大的咆哮传出十余里,鸟兽皆惊。

    眼前这个身上带有帝流浆气息的人族很快就会变成它肚中的食物,待消化了那些帝流浆,说不定能够晋阶成为真丹境的大妖,再也不用在意三眼邪狮穆渎那个蠢货的命令,或许还可以与它分庭抗礼。

    李小白看了看灰熊妖,又看了看青蛇妖,心底莫名涌出一股不甘之意,突然自言自语道:“不应该是这样的。”

    人乃万物之灵,怎能沦为妖魔鬼怪肆意撕扯吞噬的食粮。

    没有锋利的爪牙,没有坚韧的皮毛鳞甲,没有雄壮巨大的身躯,几乎一无是处的弱小人族却能够在这片天地间占据一席之地,正是因为他们向苍生说:不!

    这股不甘的情绪越发涌动高涨,迅速占据了心中每一个角落,似乎要从他的身体里面迸发出来,冲上云霄,将这份不甘让整个天地都知道。

    不!不!绝不!

    李小白的身体微微颤栗起来。

    灰熊妖仅仅只是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只当作这个弱小生灵在害怕恐惧,因此许多被它吃掉的****在临死前都是这般模样,至于他的想法,他的心情,还是他的行动,都毫无意义,一切将终结于它的獠牙合拢那一刻。

    不过此时此刻,还有一个小麻烦需要解决,灰熊妖随即人立而起,高高举起粗壮的熊掌,对准青蛇正欲狠狠拍下,给予最后致命一击。

    和狮峰附近的许多妖物一样,它同样看不惯这青蛇喜欢人族的各种事物,既然身为妖,就应该自由自在,随心所欲,而不是去学弱小人族的那些繁文缛节,平白将自己束缚起来。

    当这股不甘之意凝聚到极致的那一刹,似乎触动了某种禁忌的存在。

    噌!

    一声对于李小白来说如同响彻天际的剑吟在他内心深处毫无征兆地迸发出来。

    莫名出现在心中的那枚花苞无声无息地绽放出第一片花瓣。

    李小白不由自主的抬起手,拇指压在收拢的无名指和小指上,食指与中指并拢伸指为剑指,对准黑熊妖,大喝一声:“曦和!”

    噌!

    这一声清厉的剑吟不再只有他才能够听到,而是真真切切的回荡在十数丈距离内。

    仿佛是诞生于开天辟地时的第一缕闪光,一抹淡白色光束一道仿佛来自于开天劈地的闪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从剑指前方暴射而出,倏忽间消失在灰熊妖硕大头颅的后方。

    乍闪即逝的淡白色光芒同样映入了青蛇的碎金色竖瞳,疲惫的目光深处闪过一丝惊诧。

    正欲重重拍杀青蛇的巨熊动作莫名一僵,一双粗壮有力的熊掌并没有落下,反而一点点向后,随着小山一般的熊躯仰天而倒,最终不再有一丝声息。

    神魂俱灭!

    四周一片寂静,只剩下习习微风扫过片片树叶发出的沙沙声。

    遍体鳞伤的青蛇瘫软在地上一动不动,若非蛇躯表面光泽黯淡的碧鳞微微起伏,猩红的蛇信也偶尔缓慢的吞吐,仿佛就像同样死去了一般。

    那一抹奇异的剑芒仿佛瞬间抽空了身体里面所有的力气,李小白心神一松,当即一屁股坐倒在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汗如雨下,心中那枚花苞上绽放的第一片花瓣原本充盈的光泽一下子黯淡了许多。

    也不知过了多久,青蛇微微一动,身上血肉模糊的伤口不知何时止住了血,并且渐渐有合拢的迹象。

    妖物的恢复力惊人,只要不是致命伤,就能够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顽强恢复过来。

    但是这个时候,李小白是真的跑不动了,虚脱到甚至连手指都抬不起来。

    硕大蛇头重新不断吞吐着猩红蛇信,碎金色的竖瞳静静的看着动弹不得的李小白。

    格老子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