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青莲剑说 > 第183节-闹事
    “草庐”的老掌柜费尽唇舌,做尽了揖,才将那些吵闹的客人全部打发走。

    整个铺子里便只剩下李小白与清瑶这对一人一妖,而伙计却一个都不见。

    世态炎凉,当“草庐”遇到了困难,那些伙计便一个个大难临头各自飞,没有一个肯同舟共济。

    老掌柜深深叹了一口气,收起满脸苦色,勉强挤出几分笑容,迎向已经在店铺里自行转了大半圈的两位客人。

    “真是不好意思,小店存货已经不多,请多多包涵!”

    “听说贵店可以定制炼丹?”

    从巷口的壮汉口中,李小白就打听到这家“草庐”背手有一位高明的丹师。

    老掌柜苦笑着说道:“实在抱歉!本店发生了一些意外,已经无法再定制丹药。”

    他也不想将上门的生意往外推,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光是此前签下的契纸,就足以让“草庐”赔得底儿空。

    “在下听说贵店有一位丹师,难道有事外出,或者发生了什么意外?”

    想要将清瑶的修为推到破劫境,绝不是一颗两颗丹药就能办到的,李小白觉得结识一位丹师定下长期丹药关系更稳妥一些。

    “不不,丹师还在,只是……”老掌柜咬了咬牙,只好如实说道:“丹师的药鼎被人恶意损坏,眼下已经无法再炼制丹药,实在是抱歉了。”

    若非药鼎出了问题,“草庐”也不会突然陷入如此境地。

    今日找上门来的这些客人恐怕是早有预谋,或许能够猜测到,多半是栖霞里另外几家丹药铺子搞的鬼,想要整垮“草庐”,将丹药价钱强拉上去,以攫取更多的利润。

    眼下一时半会儿寻不到炼器士,药鼎无法修复,整条栖霞里更是连一尊药鼎都没的卖,“草庐”也面临着被逐出栖霞里的危险。

    事已至此,不仅仅是老掌柜隐约猜到了前因后果,李小白也同样推断出了大致的情况,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

    “公子不是有多余的炉子吗?给那丹师一个呗!奴家好想要月华丹和暗引丹!”

    清瑶显然将丹师的药鼎当成剑匠的火炉与坩埚一样的东西,大概就是炖啊煮啊,除了不放酱醋油盐以外,其他的没什么分别。

    在昆仑妖域,遇到灵草通常是直接吞掉,却没有人族炼制成丹药更为有效,即便看到“草庐”摆放出来的丹药名称,也依然让这妖女眼馋的很。

    “那是不一样的!笨蛋!”

    李小白将手伸进帷帽内,在妖女的额头轻轻一敲。

    妖族要是会炼丹炼器,这世上恐怕早就没有人族的活路。

    不过妖族有一样丹却是独一无二,那就是真丹境的内丹,撷取日月精华凝聚成丹,几乎是一身妖气的存在,可供修炼也可供战斗,威能十分强大。

    “奴家要被公子敲笨了!”

    妖女连忙捂住自己的脑袋,不满的抗议。

    李小白对一脸疑惑的老掌柜说道:“掌柜见笑,在下会一些炼器手段,不知能否帮上一些忙。”

    老掌柜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半信半疑的问道:“公子会炼器?”

    炼器士难寻,大多深藏于术道宗门内供奉,平时根本难得一见,怎会突然眼前冒出一位会炼器的公子。

    “自己琢磨的!”

    李小白微微一笑,拿出自己的飞剑递了过去,继续说道:“这是在下亲手炼制的。”

    这支飞剑或许可以作为搭上“草庐”背后那位丹师的敲门砖。

    无论是炼器士,还是丹师,都是难得一见的人才,若能结识,无论是得到法器还是丹药,都会相对容易一些。

    心神一引,飞剑脱鞘而出,缓缓定在老掌柜面前。

    “飞剑!”

    出入栖霞里的客人不少都是术士,老掌柜自然认得这支短剑一样的利器是什么。

    他按捺着心底的激动,说道:“公子请稍等!”

    老掌柜动作飞快的关上店门,显然是暂时不打算做生意了。

    察觉到“草庐”的动静,附近的铺子里便有人哂笑起来。

    “看哪!‘草庐’关门了!这是开不下去了!”

    “这一关,恐怕再也开不了了!”

    “有丹师又怎么样,还不是照样要关门!我看那丹师也要待不下去。”

    “没有宗门供奉,丹师也要被排挤,他们只会炼丹,可不会做生意!”

    冷嘲热讽最起劲的当属那些丹药铺子,在他们看来,“草庐”突然关上铺面停业,多半是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听到巷子里传来的那些不怀好意的声音,老掌柜又气又怒,直摇着头,说道:“这良心都让狗吃了,怎能如此无耻。”

    同行们的态度完全证实了这是一个阴谋,药鼎损坏是早有预谋,等着“草庐”在不知不觉间踏入陷阱。

    “什么,‘草庐’要关门!那可不行,赔我们的订钱,赔钱!”

    “喊几个人,把这里封起来,一样东西也不许带走!”

    “告诉朴老,‘草庐’要赖帐!”

    “赔钱!别想赖帐!”

    前脚离开的客人们又返了回来,不断大力拍着铺门,想要冲进来。

    “吵什么?老夫只是有事外出,‘草庐’还会开张,你们想要冲进来打砸抢掠吗?”

    “草庐”的老掌柜终于按捺不住自己愤怒,在门后大吼了起来。

    刹那间,门外一片鸦雀无声。

    冲击栖霞里的铺面,那可是与找死没什么分别,这条小巷有高人坐镇,有人就算想要心怀不轨,也要好好掂量一下自己有几颗脑袋。

    “刘德寿,‘草庐’这是要干什么?”

    巷口朴老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朴长老,老夫需要暂时离开一会儿,并非真的关掉‘草庐’,外面这些人用心险恶,请长老多多体谅。”

    刘掌柜当即拉开一道原已经关上的门,使围在门外的人群一阵骚动,却忌惮于朴长老在场,没有人敢轻举妄动,栖霞里可没有法不责众的说法,若是有人敢破坏规矩,城外乱葬岗里绝对会多一具尸体。

    “把门都敞开,这里老夫帮你看着,且宽心去!”

    朴老大大方方的走了进来,却看到李小白和清瑶,虽然有些疑惑,只不过他的注意力并不在这一人一妖身上。

    他替刘掌柜看顾“草庐”的铺面,一方面是保护铺面,另一方面也是监视,毕竟铺子里还存着一些珍贵的异草和丹药。

    “多谢朴长老!”

    有朴长老坐镇,刘掌柜终于松了一口气,转过身对李小白与清瑶说道:“两位请随老朽来。”

    “请带路!”

    李小白与清瑶跟在刘掌柜,从“草庐”铺子后门,转到了另一条巷子里,搭上一辆马车往城外而去。

    门外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彼此面面相觑,一个个慑于朴老的威望和修为,再也不敢吱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刘掌柜离开了“草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