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青莲剑说 > 第184节-劫杀
    “后面有人!”

    坐在马车上闭目养神的李小白忽然睁开眼睛。

    “什么?”

    刘掌柜一惊,连忙转过头望向马车后方,就见几个携带兵器的汉子与一辆马车正鬼鬼祟祟的跟在后面,意图不言而喻。

    刘掌柜怒道:“他们,他们竟敢!”

    他没想到那些同行竟然如此卑鄙,想要赶尽杀绝,在路上劫杀自己。

    “莫慌!只是一些小人物,容易打发!”

    琉璃心隐隐察觉到后面那辆马车里的灵气波动,李小白暗地里撇了撇嘴,引灵境高阶的散修,对他根本构不成威胁,甚至还不够妖女塞牙缝的。

    “快些,不想死就再快些,得尽快赶到鬼谷崖,那里有一位术士坐镇!”

    刘掌柜催促车夫加快速度。

    “草庐”的丹师就住在鬼谷崖,涯下有天然迷阵,本来那里驻有两位术士,然而在药鼎损坏后,其中一位术士不知所踪,药鼎被破坏多半与其有关。

    将“草庐”挤出栖霞里,恐怕背后还有术道宗门的身影,盯上的不仅仅是“草庐”,还有丹师。

    “驾!驾!快!”

    车夫连忙甩动响鞭,驱使挽马加快速度。

    然而马车一加速,后面的那几骑与另一辆马车紧跟着加速,他们的意图已经再也无法掩饰。

    “站住!别跑!”

    “不准跑!”

    “站住!”

    那些骑在马上的武者迫不及待的凶相毕露,拔出兵器恶狠狠的追上来,其中一个会使暗器的,直接将飞镖掷了过来。

    尖锐的镖刃泛着幽幽绿光,俨然已经淬过剧毒。

    “小心!”

    刘掌柜吓得魂飞魄散,想要提醒李小白和清瑶,却见两人根本连躲闪的意思都没有,根本纹丝未动,就听到笃一声轻响,那支毒镖正插在李小白的脚边。

    躲?有必要吗?

    十数丈范围内,琉璃心倒映世间万物,毒镖刚脱手,它的预判飞行轨迹就已经被李小白了然于胸,既然如此,又何必浪费力气。

    又一支毒镖飞了过来,李小白看也不看,手中带鞘飞剑轻轻一挑,就听到当一声脆响,即将射中他肩头的那支毒镖被轻轻巧巧的挑进了路旁草丛中,消失不见。

    “嘻嘻!”

    妖女忽然一笑,轻启檀口往马车后面一吹,一轮风刃平空出现,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扫过穷追不舍的那几个武道中人。

    刘掌柜猛然瞪大了眼睛,他亲眼目睹了一阵人吼马嘶,正在加速猛冲的武道人士在猝不及防下,连人带马变成了血肉横飞的肉块,只有一个人眼疾手快,舍了身下的马儿,狼狈不堪的滚到路旁,侥幸逃过一劫。

    在化形境妖族面前,区区几个武人,还是远远不够看。

    最后面的马车里忽然平空出现一股剧烈的灵气波动,一道灵气盾出现在拉车的挽马前方,恰好与余势未尽的风刃狠狠撞在一起。

    嘭!

    妖气所化的风刃与灵气构建的灵气盾几乎同时消散。

    马车内的术士发出一声闷哼,灵气盾的溃散使他的心神受到不轻的震撼,一支飞剑登时从车厢内射出,直冲向清瑶。

    “我来!”

    李小白拦住准备再次出手的妖女,剑指一点,鞘内的飞剑轻盈飞出,迎向直射而来的飞剑。

    “咦!”

    车厢内的那人显然没有预料到刘管事的马车上不仅有妖族,竟然还有术道同行。

    就在这时,两支飞剑狠狠交击在一起。

    李小白的飞剑剑刃上立时出现了一粒芝麻般大小的缺口,在毫无花假的硬撼中受到了轻微的损伤。

    作为一支勉强达到一品的飞剑,而且还没有经过长期心神与灵气淬炼,虽然吃了一点小亏,却也在意料之中。

    彼此间荡开数丈的飞剑再次相撞,李小白的心神紧紧锁定住双方的飞剑。

    在灵气的加持下,由稀有材料炼制并且刻印了法阵的飞剑重量变得极轻,能够轻而易举的被心神引动,动辄快如电闪,在不大的空间内彼此纠缠不休,使得攻守切换的极快,对于心神消耗极大。

    在短短数息之间,两支飞剑交击了上百次,每一次交击都会火星四溅,清脆悠长的剑吟不绝于耳。

    通过驾御自己的飞剑与真正的术士交手,李小白很快熟悉了这种特殊的战斗技巧,虽然自己的飞剑品质略输于对手,但是他却渐渐占据了上风。

    遥距十余丈的另一辆马车内,那名术士却渐渐不支,引灵境高阶只是堪堪够资格驾御飞剑而已,时间一久便开始难以为继。

    李小白虽然初窥术道门径,刚刚达到引灵境初阶,却胜在心神强大,足以与初识境高阶的术士相媲美,能够引动的灵气不多却能够发挥出每一丝的作用。

    “咄!戊土雷!”

    意识到前方马车上的李小白,后面那辆马车上的术士倾其全力,又引发了一张灵符,一道耀眼的土黄色电光冲着李小白扑面而来。

    轰隆!

    吓得魂飞魄散的刘掌柜惊呼声被平地而起的惊雷声淹没。

    李小白却是轻描淡写的一挥手,土黄色的戊土雷电光狠狠撞在他的手上,一片电弧雨在马车后面迸发开来,路上出现一个个指头般大小的焦坑,附近的草木无不遭殃,或被瞬间烧焦,或者干脆燃烧起来。

    正与对手交缠的一品飞剑毫不迟疑,带着伤痕累累的剑体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射入后方的车厢内。

    一声闷哼从马车内传了出来,然而得手的飞剑却没有放过他,顷刻间来回对穿数遍,直接让惨叫声戛然而止。

    因为孤注一掷的催动戊土雷灵符,导致分心而使自己飞剑茫然无措了一息,便会被李小白抓住机会一击必杀,彻底失去控制的飞剑斜斜坠落在路旁的草丛中。

    “我的妈呀!”

    方才侥幸逃得一条性命的最后一名武者再也不敢藏匿身形,从一棵大树后面不顾一切的往远处逃窜。

    “追!”

    李小白一指,将方才那个术士刺成了蜂窝的飞剑转过方向,直射了出去。

    两条腿跑路怎能比得上飞剑,还没等逃出李小白等人的视线,那名武者发出一声惨叫,飞剑从背后将他刺了个对穿,踉跄几步,扑倒在地,再也没了声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