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青莲剑说 > 第186节-怀疑
    经过热气腾腾的汤泉,很快便看到一座用石块与粘土堆砌出来的屋子建立在山坡上,附近还开垦了几块药田,约有四五亩的样子,并且用近一人高的篱笆围住,周围还见缝插针的种着一些时蔬鲜菜。

    几只鸡正在屋前低头啄食,不时发出怡然自得的声音。

    乍一眼看上去,与寻常农家几乎没有任何分别。

    只不过距离十数丈开外,浓浓的药草芬芳就扑面而来,与天京城内栖霞里的“草庐”内闻到的独特药香一般无二,甚至更加浓郁几分。

    一个小丫头端着一只木盆从屋内走出来,随手将盆内的水倒入门前的浅沟时,恰好看到刘掌柜等人,当即头也不回的跑回屋子。

    “小姐!小姐!舅爷来了!还带着人呢!”

    “这二丫,总是这么毛毛糙糙的!”刘掌柜苦笑着摇了摇头,转回头对李小白和清瑶歉然说道:“抱歉,这是家生的小丫头,没怎么见过生人。”

    自家仆婢生养的儿女,比旁人更加可靠,放在鬼谷崖这处隐秘所在,也更让人放心。

    “无妨!”

    听到那个小丫头一叫,李小白便知道了“草庐”能够立足于栖霞里的原因,丹师与掌柜竟然是亲戚,这家丹药铺子原来是家族是作坊,难怪没人能挖得了墙角。

    这时,一个满脸倦容的年轻女子从屋内走了出来,向来到屋前的刘掌柜行了一礼。

    “舅爷万福!这两位是?”

    那个女子将目光放在李小白与妖女身上。

    “在下……”

    李小白忽然脸色一变,脸指一挥,身上的飞剑脱鞘而出,就听到一丈开外,有两支飞剑狠狠撞在一起,发出一声大响。

    “哪里来的妖孽?竟敢踏入鬼谷崖!”

    一声轻喝远远传来,就见一头青牛载着一个女子沿着羊肠小径缓缓而来。

    “这人是谁?”

    李小白心分二用,一边问道,一边剑指一转,飞剑再次迎击,将来袭的飞剑远远荡开两丈开外。

    与来时路上干掉的那个术士相比,眼前这位女术士放出的飞剑冲击力明显要高上一大截,似乎有初识境的修为。

    他完全凭借着不输于对方的心神与对灵气的完美掌控,堪堪抵挡住了对方的攻击。

    刘掌柜的外甥女,鬼谷崖的丹师连忙劝阻道:“住手,何仙长,两位是舅爷带来的客人。”

    “公子身边带来的这位身上好大的妖气,莫不是化作人形的妖族?竟然都跑到这里来,多半是别有用心!”

    侧骑在青牛上的女子虽然招回了自己的飞剑,却依然没有归鞘,仍旧警惕地打量着李小白和他身旁的妖女。

    能够变成人形的妖族,已是化形境,以她的初识境修为想要应付多半会凶多吉少,更何况在对方身旁还有一位难缠的对手。

    “我若是不怀好意,还用得着等到现在吗?”

    李小白倒是主动表现示出诚意,先收收回了飞剑归鞘。

    “世间人心险恶,谁知道呢!”

    中年女术士已经来到近前,仍然保持着警惕。

    “都怪老朽没有及时说清楚,笑儿,这位是我请来的炼器士,他或许能够帮你修好药鼎,现在我们‘草庐’已经陷入了大麻烦……”

    刘掌柜三言两句便将李小白的来历交待清楚,同时也说出了“草庐”即将被赶出栖霞里的困境。

    “这位公子,您是炼器士?”

    方才看到李小白轻描淡写的驭使飞剑,何蕊已经信了一半。

    凡是炼器士,无一例外都是术士。

    女术士突然插进来说道:“多半是骗子!此前坏了你药鼎的汪硕安那老东西不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吗?”

    鬼谷崖原本有两位术士守护,“草庐”丹师严笑的药鼎正是其中一位男性老术士破坏,幸亏被眼前这位女术士及时发现,才没有造成更大的破坏。

    那位名叫汪硕安的术士仓惶而逃,不知去向,只剩下这位名叫何蕊的女术士依旧守护在这里。

    “这支飞剑便是在下炼制!”

    李小白托着手中的带鞘飞剑,经历过一次激烈的战斗后,这支品质平庸的飞剑已经伤痕累累,幸好他已经掌握了飞剑炼制技艺,想要重新修复并不困难。

    “你说是你自己炼制的,便就是你炼制的吗?”

    女术士依旧不相信李小白的话,怀疑丝毫未减。

    “那么这个呢?”

    李小白在指尖凝聚灵气,在身前的空气中绘制出一枚枚灵气法阵,淡淡的光芒聚而不散,维持了片刻这才消失。

    “真的是炼器士!”

    丹师严笑一脸惊喜,聚灵布阵,不正是炼器士的手段之一吗?

    有些下不了台的女术士何蕊酸溜溜地说道:“也许只是半调子!”

    “清瑶!把你的炉子拿出来!”

    李小白知道妖女的储物蛇鳞里存放着一只法器瓷炉。

    天气越来越冷,蛇性原本就喜暖。

    正巧李小白做出了一批取暖的法器瓷炉,一颗妖火球便能够源源不断的释放热量并且维持一天一夜,这妖女便留了一只在身边,再也不用偷偷溜进李小白的被窝贪图温暖。

    清瑶双手一托,平空出现了一只色彩斑澜的瓷炉,往里面放了一小颗碧绿色的妖火,热量便向四周扩散开来。

    “这是法器?”

    严笑有些瞠目结舌的打量着这只虚含着妖火的炉子,一脸不可思议。

    法器不应该是要么攻击,要么防御,要么就是工具,术道中人通常无惧寒暑,怎会制作这等无用的法器。

    “家里取暖用的,不会中炭毒,也无需添炭,十分好用。”

    李小白十分得意这只自己拿来练手的作品,初次尝试就获得成功,这也是他能够自称为炼器士的底气,即使是甘老头,也没可能做出这样的东西。

    不会中炭毒,无需添炭,知道养一只妖奴要消耗多少资财吗?

    可不止是要吃饭那么简单!

    女术士看了一眼自己的青牛,哑然无语,哪怕嘴上不肯承认,心里却已经信了一大半。

    原本一愁莫展的严笑满怀期待的问道:“公子能够修复小女子的药鼎吗?”

    “这个?”李小白耸了耸肩膀,“得具体看过再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