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青莲剑说 > 第189节-工棚
    从鬼谷崖回到帝都城内时,已经差不多是巳时一刻。

    寻回留在“草庐”配合朴老看店的虎力,李小白与清瑶便直接回了府。

    在路上,可以看到金吾卫正在满大街的捉拿挑担货郎,将一本本挂历搜出,逼问其来源,一些刻印铺子倒了大霉,不少人直接被绳子串了起来,一路哭爹喊娘的拖往府衙。

    看到这样的手笔,恐怕不止是樱儿妹妹在发力,背后多半还有敬国公府的影子,否则只会是搜缴,而不是还连带着送往府衙候审,眼下分明是公事公办。

    前脚被李小白生生敲了一笔竹杠,才过了一个晚上,敬国公府就出手了。

    这些私印盗印挂历的人倒了血霉,不狠狠出上一笔银钱,恐怕将难以平息敬国公的怒火。

    用罢午食,李小白将清瑶留在了府内,让其好生修炼,而后独自前往敬国公府授课。

    因为挂念着武家小娘面临的麻烦,李小白给小公爷的课业也有些心不在焉,比往常提前了一个时辰就早早回了府,小公爷邓非能够理解这位先生的心神不定,在授课时无比认真,努力记住对方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词。

    回府后,李小白便一头扎进了书房,亲自将支离破碎的药鼎用胶汁重新粘合起来。

    上好的鱼鳔胶将一块块药鼎严丝合缝的粘结起来,飞剑斩开的法阵被重新恢复,但是依旧存在极细的缝隙,犹如发丝一般,截断了法阵的完整性。

    在晾干胶质的过程中,李小白再次如法炮制泥板,开始一一测试那些新得法阵的作用,毫不例外的,不断测试,不断组合,再次将阴沉木书桌炸得满是泥点子,却使他对这些法阵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混沌青莲的“邪澜”莲瓣上,若隐若现的法阵不仅增加了不少,而且还多了一些法阵组合,这是以往从未有过的,代表着李小白渐渐吃透了越来越多的法阵应用,正在以剑匠为起点,往炼器士的道路上前进。

    管家李无双用了重金,以四倍的工匠人力三班轮换,人停工不停,火把彻夜不熄,短短两个昼夜,一座高大坚固的工棚便出现在李府的后院。

    负责督工的大工还花了不少心思,不仅独具匠心的设计,还移来草木将工棚外部点缀起来,生生将这座原本与后花园完全格格不入的建筑变得与整座园子宛若一体。

    光从外表看,绝对不会让人想到这其实是一座匠作工坊,而是以为是一座格调高雅,反朴归真的雅室。

    新建工棚内的炉火升起,上好的青炭散发出橘红色的火光,使整个棚内的温度陡升。

    穿着一身厚粗布衣裳的李小白身前还系着一块用防火药剂浸制过的皮围裙,他并没有急着让虎力转动涡轮式风箱,往火炉内送风,眼下的火力已经足够使用

    此刻需要熔解化出的是模具内的蜡模,经过炉火加热了一会儿,硬质石蜡迅速变软,化成液体,随后被倒出回收,只留下一个内部空空的模具。

    为保证良品率,像这样的耐火泥范模具还有数个。

    初步制成的模具依然置入火炉内,只不过是移到了积蓄热量的蓄热室,李小白设计出来的火炉远比甘记剑器铺与其他铁匠铺所使用的火炉更加先进,能够使青炭释放的热量尽可能被利用。

    火炉上方横架着两根平行的百炼钢梁,光是这两根如成年人大腿粗细的全金属粗梁就耗去了李小白上万贯的银钱。

    铁砧巷的四个铺子联手接下这个活儿,超过二十个熟练铁匠带着徒弟乒乒乓乓锻打了一天一夜,才将这两根钢梁给敲了出来,左右两端用坚硬的石墙为基,并开槽固定,足以承受起数万斤的重量。

    随着锁链摩擦声响起,李小白拖动压在梁上的四轮全钢滑车,底下吊着一只巨大的坩埚,这两根粗梁根本就是两根钢轨。

    借助于百炼钢梁轨道的便利,坩埚缓缓移动到了火光升腾的火炉口,再将内充沙子的双层钢板左右围拢,整座近一人高的坩埚完全陷入平空增高的火炉口内部,使底部的炉火热量完全包裹住这口巨大的坩埚。

    寻遍整个帝都天京,都找不到比眼前更大的坩埚和更先进的熔炉,用来铸鼎更是轻而易举。

    李小白用来炼制药鼎的材料并非其他,而是清瑶从松山小林寺偷来的法器大钟,这玩意儿重达近一万斤,表面刻满法阵符文,重重敲击爆发出的钟声,能够震慑邪魔歪道。

    这口大钟摆在李府没什么意义,除非想跟皇家的景阳钟对着干,否则它就只能是一个不能敲响摆设,现如今唯一的用途就是成为炼制药鼎的主材料。

    在战斗中锋刃受到损伤的飞剑被李小白重新修复,锋利再次恢复如初,就像切豆腐一样,从小林寺弄来的这口法器大钟上割下一大块钟体,切成几块丢进了坩埚内,以便于更快的熔化。

    虎力全力转动风箱涡轮桨叶,以一人之力足以抵过四五人,持续不断的空气灌入炉底,橙红色炉火迅速变成青蓝,经过持续加热,坩埚内的大钟碎片渐渐开始出现熔化的征兆。

    足足耗费了一个多时辰,坩埚内的法器大钟碎片终于熔成一埚暗红色的汤液。

    再次耐心等了约半个时辰,使得熔化的汤液彻底变成耀眼的金色,李小白这才打开炉口,一一夹出那些在蓄热室内变成暗红色的模具,然后拉动有些烫手的铁链,使坩埚的导流角对准模具灌注孔,一线“金汤”准确落了进去,片刻功夫便彻底灌满。

    四轮全钢滑车继续移动,悬吊的坩埚将彻底熔化的法器大钟碎片注入那些模具内,随着温度缓缓降低,只要敲开泥范,就能够得到药鼎的粗胚。

    为了节约时间,同时也是因为不擅长过于复杂的造型设计,这些自制的模具与“草庐”丹师被毁的药鼎有很大不同,看上去根本毫无美感可言,根本就是纯功能化的鼎锅,个头还更小一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