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第374章:战火的味道
    威逼、利诱全上阵,容不得孙朗等人不服,同时,马周把洗脑之手段用到了极致,当他得知孙朗为人至孝的情况后,家里只有一个老祖母的情况后,他动用了官方的手段,给他老祖母送去了一笔钱财,并告诉她孙朗正在为国尽忠,这是她孙子从军的俸禄,老太太信以为真,自以为孙子改邪归正后是喜极而泣,并给孙朗写了一封书信,孙朗看到奶奶亲笔书信,那熟悉的笔迹,那殷切期望,那对他浪子回头的欣喜,以及那扑面而来的自豪,百感交集的孙朗大哭了一场。

    待孙朗归于平静,马周再抛出一个诱饵:只要孙朗以及他的属下戴罪立功,踏踏实实为国做事,事成之后便给他们洗白,将他们真正的吸纳入国家的体系中。

    孙朗什么话都没说,跪拜在马周面前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率领着他的兄弟们悄悄地离开了,可马周等人都知道,此刻的孙朗已经多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古人重名重孝甚于性命,马周玩这一手实在太过高明了一些,秦风赞不绝口。反倒是马周神色有些郁郁,他是政客,却也是地道的文人,对自己的行径甚是不安,即便是秦风开导着说马周是在挽救孙朗,可他一时半会也想不通。其实他的手段从某种程度上说确实有些“卑鄙”,可孙朗如果因此而走上了正道,对孙朗与老太太而言,却是皆大欢喜的美事。

    以马周的智慧,迟早会想开。

    这一点,不容置疑!

    ****************************

    时间在飞逝,当突厥内战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朔方的一切都朝着好的一面发展。

    南返百姓已经得到了妥善的安置,用了高沛的方式后,乡里乡亲对于凄苦的南返百姓甚是亲近,这个时代的百姓十分纯朴,他们以前也是身处于战祸的中心,深知战争与流落在外的苦楚,他们自发的帮助这些即将融入他们中间的百姓修房盖楼,也让南返百姓有了家乡的温暖,失去了亲人的他们多少有了一些安慰,毕竟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还要向前看,他们在本地百姓的热情中,渐渐的充满了希望的笑容。

    百姓各有所获,军队方面自不用说,从连胜突厥哪里获得的高昂士气,辅以竞技大赛激发出来的旺盛斗志,加上合理有效的训练,边军已经有了今非昔比的改变,足可用焕然一新来形容。

    单对单,秦风不敢保证边兵能够战胜马背上长大的突厥兵,但是上万数量以上的交锋。

    秦风绝对有信心,边兵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

    作为朔方大都督,秦风同时在飞速的成长着。他自己也不知在什么时候,他对于政务有了一定的了解。

    在处理政务上还有了一定的心得,看着复杂的三州政务,他居然不那么头疼了,反而看得懂,能够看得很明白透彻。

    马周在一旁偷笑着,他看的更远,在这个时代颇有重武轻文的念头,世人对于武将推崇备至,但是当武将的路走完之后,总体而言都会转文、转政。所谓出将入相,便是如此。

    秦风能征善战不假,会训练军队同样厉害得离谱,但是以他的前景继续发展下去,终究会有那么一天,凭借军功走入政坛,像历史上的李靖一样转型为尚书省的首相。要是一点政治能力没有,显然是不成的。不说如何出色,起码也要维持一定水平。

    马周知道秦风的优势在于天马行空一般的想法,不拘一格的处事风格,这是他的强项,可在某种程度上说也是他的缺陷,因为他事先没有一个系统,导致没有一个行动的方向,作为一地之都督尚可勉强,如果出将入相了,这种方式是断然不可取的,要不然,百官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做事。

    马周见到秦风对于他上疏的公文都会认真的查阅,以了解个大概。故意将公文写的深奥无比,让人读不通透。

    果不其然,每当秦风看不明白之际,便只能找他来解释。

    马周一点一点细说。

    秦风亦不是愚蠢如猪之辈,时日一久,渐渐的也能听明白一些,了解其中的道理关系。同时,也明白了马周的苦心,于是,学习得更加认真了起来。

    朔方各种民政得以蒸蒸日上,主要功臣是马周、刘仁轨,但是无可否认,他秦风也是出了一份力的。

    这一天,朔方都督府!

    秦风伸着懒腰,看着面前的公文。难受的将手脚伸得长长的,他笑着说道:“朔方这点屁大的地方,每天都有如山一样的公文与政务,尚书省每天要处理的事务岂不堆成泰山那么高了?房杜二相的本事果真不是盖的。”

    马周肃然道:“房杜二相勤政爱民,是吾辈之楷模。”

    “是啊!但愿二相的身体承受得住,要是他们倒下,那可是我大唐致命损失。”秦风感慨着说道。

    “老大,尽管放心。家父与房叔父身体好着呢。”一边的杜荷停下手中笔,甚为感激道:“有了老大你的太极拳,以及各种固本陪元的奇药,家父的身体较之以前更加硬朗。前天,才收到兄长写的家书,上面说得甚是清楚明白。”

    秦风大笑道:“如此便好,如此便好。相比之下,杜相的底子可以房相差多了,他能好转,是我大唐之福。”

    杜如晦是大唐皇帝李世民麾下的主要谋臣,与房玄龄合称“房谋杜断”如李世民左右手一般的存在,也是玄武门之变的第一策划者。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中杜如晦位列第三,仅次于赵公长孙无忌以及河间王李孝恭。要知道杜如晦唐武德元年才成为李世民的幕僚,贞观四年病逝,前后加起来不过十余年。在李世民的核心阵容中属于晚加入,死的最早的人。根本无法与陪伴李世民三十余年的长孙无忌、房玄龄相比。可就在这短短的十余年中,杜如晦竟然位于凌烟阁二十四功臣的前三甲,可见他对李世民来说是何等的重要。

    秦风脑中依稀记得杜如晦病逝于贞观四年,便为他开了几个非常不错的药方。从大势上说,像房玄龄、杜如晦这样的千古名相,多活一天,对于国家和民族而言,是百利而无一害。从小处而言,秦风需要房杜二人顶住长孙无忌的火力,只要二人活着,长孙无忌这只老狐狸就难有上位的机会,唯有如此,他秦风才能过得逍遥快活。

    历史上的长孙无忌在李世民死后,作为顾命大臣,他进拜太尉、同中书门下三品,兼任扬州都督,且主持朝政。当时,长孙无忌以元舅的身份辅政,是实实在在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每有进言,李治都优先采纳。因此,长孙无忌成为大唐名符其实的权臣。

    在那期间,长孙无忌可是干了很多缺德事儿,他忌惮名望素高的李恪,借审理房遗爱谋反案时,便诬陷李恪也参与谋反,将之诛杀。与此同时,他与帮凶禇遂良还除去了薛万彻、柴令武、李元景、巴陵公主、高阳公主等大量宗室及外戚,此外,为唐王朝的统一和开疆拓土立下赫赫战功李道宗持身再正,也逃不出报复式的清洗,他被流放象州,且在途中病逝。

    明知长孙无忌有着斑斑恶劣事迹,秦风哪会傻乎乎的让他轻松上位?要是任由他上位,且自己没有反制手段的话,那么,与长孙无忌有着废子之怨的秦风绝对是灭族的下场。

    “将军慷慨相助、高风亮节。佩服之致。”浑然不知秦风打算的马周,对秦风的高义是赞不绝口。其他官员亦是一副景仰的表情。

    秦风嘚瑟了好一阵子,方才又看一份公文,这是一份马周写的关于展望朔方未来的公文,这份公文是马周根据朔方的现状提出的发展方案。

    首先,因为从突利那里敲诈来了数万头耕牛,劳动力有了保证。

    其次,在朔方原有的田地基础上沿着最新挖出而成的河渠,又多开垦了百亩田地。

    这旱田也有旱田的好处,旱田种的都是耐干耐旱的食物。

    马周提出的建议是在旱田里种植的大豆,大豆作为中国重要粮食作物之一,有着数千年的栽培历史,较之娇嫩的水稻,大豆的存活性胜水稻百倍,是旱地最常见的农作物之一。只需少量的水,便能存活下来,有着一定的收成,不过总体产量较之稻米还是逊色一二的。

    在播种之前,朔方百姓挖掘出了一条通向朔方田地的河渠,有了足够的水源。得到灌溉的大豆田,生长的极为旺盛。有经验的农民一致表示,今年是他们北地难得的丰收年。

    在这之前,朔方一直因为田地无粮,缺少食物而无法自给自足,此次丰收,将彻底改变这一情况。

    对此,秦风自然是高兴无比的,对马周的方案认真看了之后,给予了肯定。处理完这份公文,秦风拿起了桌子上最后一份公文。

    公文记载的是近一个月朔方的税收情况,马周很用心的将前两个月的税收在记载在了公文中,增加减少有着鲜明的对比。

    “这税收的增长,出乎我们的意料啊!”秦风看着这份公文,也有一些眉飞色舞。

    马周由衷道:“大将军天赋异禀,人中奇才,自由集市、旅游两个提议大大刺激了朔方的展,加快了朔方的经济。属下自愧不如……开始属下还担心有了庆州之例,朔方将举步维艰,可不曾想到朔方做得更好。”

    秦风有些飘飘然的,甚是得意。

    没办法,只因他提出的两条建议让马周瞠目结舌之余,也有一种小小的挫败感:觉得自己这位顶头上司果然是非同小可,天资卓越,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一鸣惊人,想常人不能想之事。原以为他不擅于政治,想不到才学了不久,立刻就想出了两手妙招,将朔方的经济提起来了。

    他的改革制度,固然有效,但是步步为营,稳固根基展,着实有些比不上秦风这两手妙招玩的有效。

    他哪里想得到秦风有此提议全是因为身上有着千年的经验。当初见马周这位未来的宰相都震住了,秦风的得意可想而知。

    “将军,有军情。”正当此时,一个侍卫匆匆而来。秦风看了过后,对马周慎重其事的道:“接下来,朔方的政务就全权交给你了。未来的一段日子,我是没有心思来过问朔方政务了。”

    马周心念一动,让大家退走后,便指着北方,神色凝重道:“莫非北方已经有了结果?”

    秦风默默的点了点头道:“如我们想的一样,突利败了。不过,颉利也是惨胜,接下来我们恐怕要有大动作了。”

    马周低声道:“那我大唐是不是要?”

    秦风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不过应该快了,咱们这位老大可是一个善于见缝插针的人物,他是不会给颉利喘息机会的……”

    次日,他就收到李世民给了他备战的命令。

    一切都预示着大战将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