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十章 百官宴
    临夜,青素罗衣的小瓶儿迈着小步,频频回头与身后一个胖大的太监说笑,该人大概三十左右白面无须,模样带着一些喜庆,仔细看的话眼角锋利,显得笑中藏有毒辣。

    小瓶儿自然看不出这些,只知道此人是白公公要带的人,自己好不容易软磨硬泡才带来的,怎能让事情办砸呢,一想到白公公许诺的赏赐,心里就像是喝蜜汁一样甜,话语间自然而然开心许多。

    俩人一边谈笑,眼见就到了福宁殿偏殿,小瓶儿驻足在门外让这位海公公自行进去,与自己无关的事,她还是拿捏的了轻重,只是她还是好奇,白公公到底有什么事需要这个白白胖胖的大龄太监出宫办呢?交给自己不就好了吗?一想到这儿,就不由嘟起嘴在门外徘徊。

    片刻,就听到白公公在里间唤自己,生着闷气的小瓶儿顿时眉开眼笑,小跑着进去了。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小瓶儿俏脸严肃,领着依旧笑眯眯的海公公悄悄步入夜色当中。

    这时,集英殿的钟声响起,白慕秋整理好宫袍在殿口候着小皇帝出来,奴才的活儿就是这样,事事就得提前做着,等了好一会儿,脚都快麻了,这才见到赵吉打着哈欠伸着懒腰一步步出来,于是连忙上前指挥宫娥将龙袍整理好,便高喊一声:“摆架,集英殿!”

    阶下的八个太监蹲下,将御撵放下请上了皇帝后,前后三人这才平缓抬起抬棍,中间两人则等升起后用两肩抗住,这才迈着同样的步数朝集英殿而去,白慕秋在左侧行走,一来今天他是小皇帝随身公公,二来今天的计策需要这身份来施行。否则他可不愿意去干这种大家吃着,我看着,别人坐着,我站着的活儿。

    皇帝出行很麻烦,只要不是在后宫,身后总要跟着十几二十个太监宫娥随行,还有不算贴身侍卫和禁军,不过小皇帝失势,就没有那么大的排场,林林总总加起来都不过二十之数,其中只有六七人是心腹,可想赵吉的处境何等艰难,如果不是他还有一点小金库,估计想要放出眼线收买太监宫娥的事儿都办不成。

    快要到集英殿,大大小小的太监宫娥都在忙碌,太监忙着掌灯,宫娥四处结彩,将宫里打扮的喜庆热闹,人群中,白慕秋看到和自己对了一掌受伤的带班公公卫福来,此刻正忙着训斥做错事的太监,像是感觉到有人看他,不由将视线投到了白慕秋身上。

    顿时阴阳怪气的冷哼一声,翻翻白眼扭头走开了,显然太后都没拿白慕秋怎样,自己也就不愿多惹。

    白慕秋失笑了一下,转头看见赵吉有点忐忑哆嗦,于是道:“今天才是我们计划的开始,陛下将来可是气吞万里的天下之主,怎能在自己臣子面前露怯?”

    “可他们就没把朕当作过皇帝!”赵吉一想百官以及周围的大大小小的太监宫娥,心里就来气,人一生气,就什么都不怕了。

    白慕秋微笑一下,随即运起内力长喊一声:“陛下驾到,众人相迎!”

    这一声惊耳骇心,听在耳里就像一道惊雷,下意识放下手中的事物,跪地就是一拜,数百名太监宫娥以及侍卫高声齐喧:“吾皇万岁。”

    本是少年心性的赵吉此刻也是心情难当,小脸涨的通红,就算是几百人的呼声,这也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赵吉拉着白慕秋,道了一声:“走!与朕同行”

    豪迈的跨入大殿后侧,前殿早已是人声鼎沸,有殿前太监来禀太后和摄政王以及百官都已悉数到场。赵吉闻言,面带怒容对白慕秋道:“小宁子,你看看他们!把朕当作何物?随意丢弃?”

    白慕秋心里也感到一丝恼怒,毕竟他是站在小皇帝这边的,可现下生气也于事无补,于是躬身道:“陛下且暂且忍耐,待奴婢先进去。”

    说完,走进廊口,远远就见到首座当上,龙椅两旁分两位并驾齐驱,左侧位是濮王赵武,右侧位太后尚氏,皇帝未到弱冠,太后垂帘主持也说得过去,但摄政王终归是臣子,且能上坐?如这般那赵武想登基大宝的心态已经昭然皆知了。

    之前白慕秋虽然面见过太后尚氏,但终究没见真容,只感觉这女人不仅是个****,还是个很妖娆的妇人,可今天堂上一见真容,也震撼了一把,身着正红金边游鳞拖地长裙,青丝盘簪,上插凤头金步摇,腰系九凤朝阳配,先不说容貌,光是这一身就让白慕秋看的眼花缭乱,端的是皇家气派。

    此时尚氏也恰好看见有人在看自己,将脸转了过来,肌肤娇嫩,容色绝丽,神态却是庄严,美目间带着冷傲,怎么看都不像是三十好几的女人,不等她开口,白慕秋上前连走几步来到上座下方,朝堂内百官运气一喧:“陛下驾到,百官相迎。”

    这次运气刚猛,差点把自己给喊岔气,殿中百官自然不好受,只觉耳朵嗡鸣,胸口烦闷,不得已之下,赶紧起身道:“吾等恭迎圣架!”

    白慕秋冷哼一声,一甩浮尘,退到廊口,迎着赵吉将他扶上,小皇帝当先朝太后施礼,毕竟宫廷当中,孝礼不可废,至于摄政王,赵吉更是满脸笑意躬身就是一拜,比太后之礼更大,引的百官以及太后尚氏直皱眉头。

    “陛下为何独独来迟呀?快快入座吧。”赵武神色浮笑意,丝毫不觉得说了越制的话。

    太后尚氏面无表情,吐语如珠,声音清冷的说道:“皇儿,既然已来,那就入座吧,百官早已饥肠辘辘,摄政王见此,心里一软,就没有等陛下。”

    白慕秋心里狂跳,这女人果然不愧是宫斗出来的,句句诛心之语却能说的冠冕堂皇,让人恨不起来,真让他为小皇帝捏了一把汗。

    赵吉依旧笑脸相迎,坐到龙椅上,笑道:“皇叔体恤百官那是应该的,朕不在,皇叔说的话就是朕说的话,既然宴已开,那众卿家就继续畅饮,放开的吃好了。”

    阶下,席中几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听后,叹气摇头,一口没一口的饮酒吃菜,如同嚼腊。白慕秋自然将百官众态看在眼里,似乎在中间选中了猎物,不免嘴角微微勾起,泛起冷笑。

    而此时,濮王起身叫停席上百官,拱手对赵吉说道:“陛下,饮酒观舞,太过无聊,本王倒有一戏,可供众爱卿消遣。”

    赵吉装作孩童状,拍手天真问道:“何戏?皇叔快快将其请上来,朕有些等不及了。”

    濮王一字一顿,锵锵有力,道:“此戏名曰:鸿门宴!”

    PS:求点收藏和推荐啦!

    PS2:上一章的注1没解释,対食:太监与大龄宫女结为菜夫妻,有名分而无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