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十五章 赫连如心
    PS:第三章已送上,打赏加更!

    小瓶儿虎着一脸,满是不高兴,如果不是赵吉是主子,估计按这丫头性格已经掐过去了。白慕秋嗅了嗅残留在空气的味道,有股淡淡的麝香味,自古麝香含有助兴的乐趣,闻久了会让人爱欲横生,好在对他没什么作用,于是干咳一声,才把赵吉惊醒。

    赵吉正了正衣冠,说道:“你们在外面等朕,朕去看望下皇叔。”

    小瓶儿哼了一声,不知道在嘀咕什么胸大啊....屁股大...像个葫芦什么的,话里透着怨念,一看自己身板,不由跺了一下脚,跑到廊的尽头,那里一扇窗户看景色去了。

    等到赵吉进了房内,白慕秋皱着眉轻手轻脚朝刚刚那女人消失的拐角过去,心里还记得系统提示的赫连如心这个名字,说不定就是和濮王有关联的女人。

    他们中间有什么秘密关联,白慕秋其实心中已经有了一点眉目。拐过廊角,前面走廊只有一扇木门,窗纸里隐隐透着红色出来,里面一个窈窕人影儿忽然来到门边,将门扇打开,薄纱上露出的一双美目勾魂儿般的带着笑意。

    “这位公公可有事?奴家胜雪乃是濮王妾室,恕不能接待外客。”说完又关上门,转身进去。

    白慕秋计上心头,脱口而出,“赫连如心!”

    门还关上,背影陡然一震,以极快的速度转身冲门来,一把抓住白慕秋的肩领拖拽进了房内。房内的布置呈大红色,鲜艳刺眼,白慕秋心中却是惊骇,自己一时性起就想诈一下,没想到真诈出来一个高手,如果那林云迟算的上二流高手,自己还能过上几招,可眼下这妖媚异常的女子武功何其高,来不及反应就被她给擒住拖进屋内。

    “你是怎么知道奴家名字的?”看似愤怒的语气,可说出来却依旧显得娇媚,像是在打情骂俏。

    打肯定是打不过眼前这位赫连如心,不过心思快速一转,这女人原来在濮王跟前用的假名,那绝对是有问题的,赫连姓氏......圣女......假意接近,这三个关键点顿时让白慕秋明白了什么。

    “奴婢乃是大内从五品殿前公公,掌稽查之职,武朝密侦司,洒家也是可以过问的。至于从何渠道听来,洒家就不方便说了。”白慕秋夸大的将自己身份抬高。

    “你这小太监有点武功不假,但这张嘴却胡乱说话。”赫连如心芊芊玉手摸了摸白慕秋的裤裆,失笑道:“还真是一个小太监啊,不过看你宫袍倒也是没说谎,你这小人儿长的可真俊儿,可惜没机会品尝女人的滋味了。”

    赫连如心知道对方真是一名太监后,便放开了他,论武功自己在他之上,要杀他也易如反掌,但杀了他自己绝对会暴露身份,得不偿失。

    “赫连乃是西夏大姓,却不知如何成了圣女,洒家听闻圣女一词,应该是某个教派里的职位吧?”白慕秋心里清楚这个当口,这个女人绝对不会杀自己,心里稍定后,便有了新的打算。

    “看来这小太监知道的挺多,难道真是密侦司的人?”赫连如心微微蹙眉想道。

    随即又舒展眉头,坐到了床头,忽然抬起那双无与伦比的美腿,一只玉骨肌冰的玉足堪称完美,伸到白慕秋的胸膛上,慢慢滑动,媚眼如丝,吐气如兰道:“奴家并不知道什么圣女,要说武功,这是奴家家传之术,公公如是想学,大可说就是了,何必冤枉人家呢。”

    白慕秋冷冷盯着越来越往下揉动的玉脚,开口道:“赫连大家不必隐瞒,洒家见你隐蔽身份可定另有目的,洒家不好妄下推论,说不定咱们目的一样呢。”

    赫连如心勾魂儿一笑,薄纱将雪白的美腿遮盖斜躺榻上,“公公此言差矣,奴家知道你们想要杀濮王殿下,这可与奴家的目的并不一致。”

    “刚才洒家已经说的明白,赫连大家是圣女必定是某教人物,此刻来接近濮王无非见他快要登基大宝,你们目的无非有二,一是杀了他,好让西夏铁骑犯边。二是迷惑他,好让你们的教能入主中原。洒家觉得第二个最有可能,毕竟中原地大物博,人员辽阔,是最理想的传教圣地,可惜这里已有道佛两门,所以想借此机会将你们的教入了新皇帝法眼,甚至成为国教,对吧?”白慕秋不是不怕死,而是有些事必须要敞开的说,说到对方心里的阴暗里去。

    听到这里,赫连如心自然惊诧了一下,不过依旧一副慵懒诱人的姿势靠在榻上,道:“公公说的只是猜测,就算说对了,也没证据。”

    “你想岔了!”白慕秋摇摇头道:“洒家并不想揭穿你们,只是想告诉你们濮王虽算不得上一代明君资质,但也不是随意糊弄的,把宝压在他身上,不如压在小皇帝身上。”

    赫连如心噗嗤一笑,“小公公哟,原来你是来做说客的啊,小皇帝赵吉如今无权无势,眼看就要被人揣下皇位了,连自己都保不住的人,奴家怎会看在眼里。”

    “如今形式已经不同,洒家不信赫连大家没看出一点眉目?”白慕秋似笑非笑的说道。

    赫连如心豁然坐起,勾人的桃花眼,直盯盯的看着他,“那晚的刺客是你安排的?”

    白慕秋点点头,“如今网已撒开,濮王已是瓮中鳖,另外洒家多一句嘴供赫连大家思考,小皇帝赵吉生性贪玩,性格还没定型,容易轻信他人,如果他继位的话........赫连大家可以好好取舍一番。”

    说完,拱了拱手,不再看这妖精一样的女人,留下一脸思索的赫连如心。

    临出门时,他停了下来,侧身又说道:“赫连大家可否听说过一种武功叫做缩阳功?”

    原本还有些愕然的赫连如心,顿时眉开眼笑,一双桃花眼秋波颦顰,“等公公身子骨长开了,奴家扫榻以待如何?今日小公公一席话也让如心茅舍顿开,奴家会好好考虑的。”

    “静候佳音!”

    白慕秋躬身离开,刚刚最后一句话,其实是他故意以假乱真的说给她听,赫连如心不可能察觉不到自己一身内力为何是纯阳童子修为,自己这样一说,反而让对方以为把自己的秘密当作交换,这样一来信任就有了。

    那么这次的目的已经达到,可对赫连如心的影响,为什么因果点还没有下来呢?这让白慕秋疑惑起来,难道这女人并未上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