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二十七章 酣斗正浓
    PS:今天可能就一章,因为下午要去接孩子回家。

    林云迟渡步慢慢往回走,语气带着疑惑,对其他人道:“那俩太监好像不见了!”

    “不见就不见了,肯定去了什么角落候着。难道俩太监还敢听墙角根?”金九提着两柄金瓜大锤往地上一坐,“站的俺腰都疼了,喂!勾子,给俺按按呗!”

    被问到话的是一副死人脸,三角眼的男人,此人被叫作“生死离别”高断年,背后那对离别钩顷刻间断人生死,尸首相别。

    听到金九的话,阴毒的牟子滑到对方与其视线对上,冷冰冰就那么看着,一句话也不说,像一条毒蛇。

    被盯的不自在,金九缩了缩脖子转移开视线,干笑一声,“那算了。”

    突然间,林云迟大声叫道:“不好,王爷有危险!”

    他目光所及,那处窗户下,黑影叠叠,你来我往,怎么看都不像是一男一女在风流快活,顿时怒喝一声,拔腿抽剑纵气轻身飞奔过去,金九一砸地面,双脚灌力如熊罴狂奔,其余两人却在他之前跑到了前面。

    ……

    ……

    而在此之前。

    寝宫内灯火摇曳,赵武左躲右闪,身上血花溅开,大大小小七八道血口,将金边蟒纹白底的长衫渗的通透,看到自己的呼救竟然被那小太监轻易遮盖,顿时怒火攻心,尤其那自视甚高的尚虞竟然会配合起来喊着如此秽语,不由撕心吼道:“孤要杀了你俩贱人!”

    几次眼见冲破封锁,砍杀过来,关键当口又被梁元垂一枪扫了回去,急的濮王怒目欲裂,险象环生。白慕秋倒了一杯茶水敬给太后润润嗓子,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老神在在坐在櫈上说上几句粗言秽语以此不断激怒濮王,激的他时常分心,一分心就是一掌一枪趁空隙招呼过来。

    “欺人太甚!本王.....本王....要杀了你们!”

    跳转空档,赵武虽拿着剑,但被两名好手压着,能维持现状状态已经是自己这几十年来最巅峰的时刻了,往日养尊处优,喜好女色,导致武功不得寸进,如今细细想来,多般懊悔!一想到五名侍卫被自己指使去了五十米开外,就不由恼怒看向坐在那里喝茶的白慕秋,这个小太监鬼主意太多,稍不留神就被他给带了进去,如这次能活着出去,绝对要将这人碎尸万段。

    一条银芒袭来,森寒先到。赵武长剑一磕,剑身搅着枪头,片刻间叮叮当当响起一片,这时,眼角闪过一道身影,抓住这机会,随即绵掌快速打出,掌心硬生生撞在濮王下肋,海大富顿时大喜,稍缓,一股钻心剧痛让他大叫一声,连忙缩掌,只见手心密密麻麻的血孔,眼里全是大骇。

    赵武双手一握,剑锋硬磕一记将梁元垂逼退,抬起一脚如毒蛇出洞,又快又狠踢在手掌受伤的胖太监胸口上,将其打飞摔在地上滚了几滚。趁此机会,赵武大吼一声冲到窗前,还没来得及打开窗户,梁元垂一杆长枪紧跟而至,剑与枪再度交手,一边沉猛,一边轻盈,奈何用枪的人身强力壮,身上完好。濮王虽说武功在其之上有余,但多处受创,疲惫不堪。

    在拆过几招后,梁元垂一个回马枪,枪尖钉了上去,‘噹’的一下,白慕秋端着茶杯愣住了,太后尚虞也愣住,最吃惊的莫过于手握长枪的梁元垂。

    “怎么回事.......”

    “他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海大富抖着一只血淋淋的手,爬起来道:“是软猬甲”

    “管他什么甲!”梁元垂大喝一声骤然发力往前一推,枪尖刺不破,但将赵武整个人推来离开地面,挑在了枪头,轰然砸在两张待客木椅上,连带小桌一起坍塌,木屑横飞。

    这时,屋外数声怒吼,赵武倒爬至墙角,怪笑道:“本王手下还是察觉了!哈哈!”

    太后尚虞脸色一白,焦急的看向还坐那儿喝茶的小太监,“小宁子快快想办法呀,待到那五只恶狗冲进来,一切都来不及了。”

    不远处,脚步声密集,濮王的五名手下正飞快赶过来。

    “唔,这茶太苦了........还不如咖啡.......”白慕秋吐出一片茶叶,听到了门外十多米远的脚步声,于是道:“海公公、元垂,你们去把那五人缠住,至于濮王就交给洒家好了。”

    海大富心里叫了一声苦,一只手还不停的流血呢,这边还没打完,还要出去应付五个人,没法子,谁叫人在屋檐下呢,与梁元垂对视一眼,当即打开门冲了出去,与迎面而来的五人直接扛上。

    梁元垂挥动长枪直接点向对面使一对大锤的彪形壮汉,枪头点戳近前,就被对方一锤砸偏,连带握枪的虎口一麻,差点抓握不住直接砸飞出去。

    “就是他们想要刺杀殿下!”

    “杀了他们俩。”

    “好像屋里还有一个。”

    “我去。”一个用刀的汉子,越过正面的胖太监,冲进屋内。

    嘭!用刀那人连人带刀直接撞破窗户横飞出来,胸口塌陷,口吐血沫,眨眼间就没了气息。金九扫了一眼,气的哇呀呀的大叫,双锤怒砸过去。打到现在,梁元垂也没了章法,舞着长枪与之硬碰,枪头与锤身相碰,气劲盘旋将脚下草皮吹的四处乱飞,金鸣之声不绝于耳。

    有时,金九一锤砸偏,磕在假山上,顿时碎石蹦飞,整座假山都在晃动,两人交手片刻,也没分出高下。另一侧,自那带刀汉子被打出来死了,就没其他人冲进去,怕里面还有埋伏,于是林云迟三人以一敌三,想先把眼前的胖太监弄死,再进去救人。

    但出乎他们意料,这太监尤为难缠,一直游斗与他们周旋,就是不正面攻过来。林云迟收了剑说道:“高断年,你缠住他,我与秦辟进去救出殿下。”

    使着双钩的人嗯了一声,将离别钩后面的链子一扯,铁钩脱手飞旋而起刮掉了对方监帽,髻一散,顿时披头散发,海大富双掌与他打,本就吃亏,如今对方长钩多了两条铁链,立马就招架不住,被逼的连连后退,每每躲避都是心惊肉跳,稍有不慎就会被钩尖入肉。

    而此刻屋内。

    白慕秋将将茶杯朝濮王掷了过去,没躲开。他也不恼不笑,像猫戏老鼠般将对方逼到墙角,忽地,一声响,窗户那边一道身影跳至,一道剑光匹练如龙,从他脑后刺过来。

    噹!

    白慕秋一个转身。

    伸出两指,稳稳将剑尖夹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