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三十三章 金蝉脱壳
    “今夜做好防范,当心薛延趁机夜袭......”

    “怕是不能了,今日梁将军一枪扎破他的大腿,骑马都成问题。”

    “老姜说的没错,小心驶得万年船呀,咱们重新上任,不求多大的功劳,也需谨慎无过。”

    ......

    梁元垂喝了一壶酒,心里畅快的看着三个老家伙在下面商议夜晚扎营的事,心里就不由泛起冷笑,这些人都老了,做事畏首畏尾不说,还尸位素餐,也该是让位的时候了,就算他们不愿意走,那位小公公可不会心慈手软,到时候是全身而退呢,还是身子走了,头留下来?

    想着,心里就一阵踏实,自己虽然没继承父亲的学识衣钵,但总归走上自己想走的路,虽然武朝文看不起武,但他心里有种预感,那位小公公的出现一定会给武朝带来新的变化,至于是好是坏,那都不重要,重振梁家才是他首要目标,不过前提要要紧紧抱住那颗大树才行。

    又了两杯酒下肚,人也醉醺醺的朝三位老将拱手道:“三位老将军请了,元垂已经不胜酒力,就暂且回营帐歇息,今夜防务还得依仗三位。”

    “哪里哪里,今日梁小将军阵前搓了薛延那厮锐气,那才是叫人解气,待明日陛下圣驾到时,我与二位指挥使大人定会为你请功。”赵大海客客气气的说道。

    姜玉和郭律纷纷点头。

    “行!有劳三位老将军了!小子这就下去休息。”梁元垂拱拱手,迈着醉醺醺的步子出了帅帐就被几名侍卫搀扶着回了帐篷。

    待看到梁元垂背影消失后,姜玉抚着长须,得意看了一眼旁边的郭律,说道:“如何?你们怎么看?”

    “那小子得意非凡啊,面上藏不住事儿,有勇无谋之辈而已。”郭律满饮一口酒,笑道。

    赵大海附和的点头称是,又道:“如此不堪,纵然他武功高又如何?还不是被咱们当枪使唤?想来军里拉亲攀友,他还嫩一点。”

    随即他又沉吟道:“不过,这梁家小子那身武功,我闲赋在家时听闻,他拜了一个来东京讨官的江湖草莽为师呢。那人武艺不错,可惜报国无门,就到处施展拳脚,倒是打出了名堂,好像叫什么周侗的人。”

    “管他什么侗,咱们就把眼下这仗打的好看一点就成了。”姜玉拍了拍桌子,“咱们第一次在新皇手底下办差,怎么也要事情做漂亮点,至于那梁家小子,大家可别把行军布阵打仗的本事尽速让他学去,最好是连学的机会都没有。”

    “知晓了,知晓了!来来喝酒!”

    “你们喝,今晚,我老郭值守营地。先走一步!”

    ..........

    翌日,苍凉沉重的牛角号在营地吹响,朝阳第一缕阳光从云层散下,原本寂静的营地开始忙碌起来,每一名士卒的精神看上去颇为振奋,多半是昨夜对方并未有袭营才能保持这种精神头。

    绵延数里的营寨此刻如同蚁窝,密密麻麻的人头攒动开始集结,马嘶人喊将阵型组成,便开始驱着马小跑着大规模移动,轰隆隆的马蹄声,如同地龙翻身,一步步朝相州城碾压过去。

    梁元垂披头散发冲在最前面,一袭大红披风在朝阳下显得格外惹眼,此时他手中已换了一杆混铜大杆重枪,配上彪悍的形象,恍如古之猛将也不未过。

    此时三千马军从集合再到昨日战场那里,已是过去两个时辰,而对面也集结了两三万人的队伍,摆开了阵势,一眼望过去人山人海的见不到头,唯一能知道尽头的,或许就是那隐约能看见的相州城廓。

    梁军对持大约半个时辰,梁元垂有些急不可耐,催着马来回走了几个来回,问身旁的赵大海道:“此番那边怎么动静了?”

    “这个老夫也不知,或许被梁小将军的天威勇猛给吓破胆了也说不一定。”赵大海哈哈大笑着,指着对面的阵势,说道:“小将军请仔细看,薛延那些个兵将,松松垮垮,毫无斗志,完全不堪一击,不如由老夫率一千骑兵过去试探一番?”

    梁元垂拍下胸膛,叫道:“老将军还是坐镇军中,就由梁某过去试探便是。”

    说着,便引了一千骑兵从左侧移动,缓冲,真准备加速时,忽然听到一阵牛角号吹响,不过不是对面河间军吹来,而是他们本阵后方,不由缓下了马速,停下来回头一望,只见身后偌大的大地上,一支数量庞大的军队正开拔而来。

    看到当先一面写有‘武’字大旗时,顿时大喜叫道:“众军将士且看,我陛下的众军已然来了。”

    这么大的动静,没人看见那才叫见鬼了。顿时军阵当中,人人亢奋大吼,将长矛一头磕在坚硬的泥土上,砸的梆梆直响。“众儿郎且随我去拜见陛下!”随即,前队变后队,直奔皇撵而去。

    一千骑兵离御撵五百米时驻步,梁元垂单骑奔了过去,拜见了坐在马车上还哈欠连天的赵吉,又拜了一路骑马相随的白慕秋。

    此时,白慕秋面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骂开了,前世的时候,倒是骑过马,但那是骑的云南的马,不仅矮,而且也没骑过这么长的时间,要不是如今身负武学,估摸着自己也需要一辆马车驮着走了。

    不过想归想,他抬头张望了下河间军的阵势,没看出什么名堂,毕竟他不是军伍出身,前世也不了解古代战阵,不敢妄下评论,便开口问道:“洒家听闻河间军乃是北地有名的军队,今日一观,没看出什么名堂,且昨日飞骑来报说元垂斗那边关猛将薛延,还伤了他,真是给陛下长脸呐。”

    梁元垂傻笑一下,拱手道:“谢公公缪赞,元垂刚好要过去试探一番,不如请陛下和公公前往一观如何?”

    开什么玩笑,让这小皇帝上去,万一被冷箭窜成肉串,老子找谁去说理?白慕秋刚想呵斥。马车上的赵吉早就坐的不耐烦了,连拍几下手掌,“好好,朕正好想见识一下两军对阵的气势。”

    白慕秋连忙道:“陛下,两军阵前暗箭难防,不可.....”

    “小宁子别扫朕的兴致嘛。”赵吉让驾车的甲士跟上,边说道:“不是还有你们在旁护卫嘛,朕就远远看看就行。”

    “就然陛下,如此雅兴!那奴婢只好照办了!”白慕秋转头又吩咐左右,“金九等会儿,你与我一道跟随梁元垂过去看看,高断年留在陛下身旁好好看护。”

    金九二人当即抱拳领命。

    赵吉带着四五万人不可能全部堆上去,只得原地停留了两万多人,剩下的才依次过去排列在那三千骑兵后面,摆出战阵。

    姜玉三位老将见陛下来此连忙上去陪同就不提了,白慕秋带着金九快马上去几乎快要到了河间军军阵的阵脚,他运起内力,声如潮起,“今日陛下亲临,尔等皆为武朝汉人,为何做出吃里扒外的事?”

    声音洪亮,战场之上也能清晰入耳,但诡异的是对面河间军仿佛充耳不闻,依旧傻愣愣的站在那里,梁元垂皱眉看了几眼,干脆大喝一声:“既然不降,那便战吧!”

    随即带着骑兵就冲了过去,一千骑兵犹如一条长蛇,狠狠撞在了河间军前排,此时又如一把凿子,轻易的砸开一道口子,那士卒稍微抵抗一阵,便要么投降,要么一哄而散。

    白慕秋疑心大起,连忙驱马狂奔上前,叫道:“杀了....薛延!”

    梁元垂调转马头,朝中军冲过去,却发现遇到的抵抗非常的小,一路极其顺利冲到昨日与自己大战了一场的叛逆身边,只是看了一眼,他便醒悟过来,愤怒一枪将那马上提刀的人刺翻。

    调转马头就叫道:“此乃河间厢军,那薛延带着心腹精兵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