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四十一章 惜福(二更求票)
    这一坐,顿时全是剧痛,四肢瘫软,又重重的倒了回去,无力的晃动眼睛看着陌生的周围,以及一个蓬头垢脸的女人,脑子里空白一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尤其是那句‘相公’简直太过惊悚。

    而刚刚猛然一动,好像岔气了,身体像是尸体一样毫无知觉,动也动不了,只得看着那蓬头垢面的女人在给他擦着身子,擦完以后又将他被子压好,才高高兴兴的端着木盆走了出去。此刻白慕秋才转醒过来,可没过一会儿,又精疲力尽的昏睡了过去。

    这一睡,又是不知过了多久,朦胧中隐约听到有脚步声响起在外面,然后吱嘎一声,像是老旧的木门被打开,又关上,似乎是有人进来了,紧接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在脱衣。

    白慕秋意识模糊,全身动弹不得,眼皮很重,只能微微眯出一条缝来,屋里昏暗,看不见什么东西,只能看到床边有身影在晃动,跟着就扑了上来,钻进了单薄的被子里,滚热的躯体和他紧紧贴在一起,白慕秋能感觉出应该是早先看到过的那个脏脏的女人,而且还带这一股常年不洗澡的臭气。

    “惜福有相公..了...爹娘为什么还没回来,惜福有相公了......他们一定会高兴的......”那女人忽然呢喃一声,过了一会儿,微微传出鼾声,应该是睡着了。

    白慕秋想要将她推开是不可能的,自己现在就像一具植物人,只能仍她四肢紧紧缠着,没让他多想,意识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

    .....

    “叮咚!宿主完成‘拨乱反正’任务!奖励一万因果点,检测到点数足够连升两级,是否升级?倒计时十秒开始!”

    ....

    “五”

    “四”

    ....

    “一”

    “叮咚!宿主选择默认升级,2级需要一千因果点,3级需要七千因果点,共计:八千因果点扣除,2级开设因果点属性强化、武器装备系统;3级开设武功融合系统、进修系统。介绍完毕,现在开始升级!”

    ....

    “叮咚!升级中,检测到宿主身体严重受损,内力混乱,将暂时接管自主权,并将因果点加入体质属性,来暂时压制伤势,请宿主尽快找到方法医治,否则时间一长,将造成永久性损伤。”

    系统在提示这几段话的时候,白慕秋仍旧沉睡着,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待到第二天清晨醒来时,身侧空空如也,昨晚的女人不知去了哪儿,不自觉间,白慕秋无意动弹了手指,竟然发现自己可以动弹了,于是试着活动一下四肢,虽然还很僵硬,但确实没有了昨天那般撕裂的疼痛,心里暗道:难道是系统帮忙修复的?

    在脑海中默默唤了一声,发现系统并没有任何反应,也查看不到系统留下的信息,没办法之下,他决定还是先离开这里为妙,于是艰难的下床蹒跚走了两步,便累的气喘吁吁,肚子非常的饥饿,浑身乏力不说,连内力都无法提起。

    当他花了一点时间才走到屋子中间,正要去开门,就见堂中贴在一个红色的‘喜’字,下面破烂掉色的案桌上,还摆着一个瓦罐,罐子里填着土,上面插着一支燃过了的香,心里顿时咯噔一下狂跳,响起昏迷中听到的拜堂字眼,浑身鸡皮疙瘩就起来了,莫非被人趁着昏迷的时候,强行拜堂了?

    天哪!白慕秋感觉太过荒唐了,浑身满是不自在,甚至是非常的抗拒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尤其是对象还是一个邋遢的怪女子。

    当即也不在犹豫,一下拉开木门就冲了出去,结果脚下踉跄不稳,绊在门槛上,直接摔了滚儿,顿时头昏眼花躺地下好半天缓不过气,就在这时一个老头皱着眉,凑到他面前,浑浊的眼睛看着他,几乎快没牙的嘴蠕动着说:“你醒啦?”

    “是....是的....”白慕秋捏着老头递过来的棍子才慢慢从地上爬起来。

    只见老头儿从外面的破烂的土胚灶头上盛过一碗汤递过来。白慕秋皱着眉,看着脏兮兮的碗,就觉得倒胃口,可闻到碗里浓浓的肉香,就忍不住咽下一口唾沫,片刻后,立刻抢在手里不顾滚烫一口气将那碗肉汤喝的干干净净,滚热下肚,浑身上下顿时透着一股暖意,稍稍有点力气回来了。

    放下汤碗没多久,两人僵持了一会儿,破烂的院落外,走来一个轻快的身影,白慕秋眼睛一眯,他看的清楚,是那个邋遢的女子,此刻正抱着一堆柴火过来,明显脸要比那次见到要干净了一点,但依旧挺脏的,而且还很粗燥,不像宫内那些侍女那般白嫩。

    女子抱着柴禾一边走,一边朝这边寻找,终于在门槛上看到坐着的白慕秋,缺俩颗牙的嘴顿时露出一副憨憨的笑容,脚步更加轻快,还不忘喊了一声:“相公....”

    听的白慕秋顿时毛孔都竖了起来,差点把手里的碗拿捏不住掉地上。

    “那是你娘子.....你们拜过堂了。”

    老头从他手里拿过碗,慢腾腾的放回灶头上。

    白慕秋哭笑不得,往日那般毒蛇心肠此时却是使不出来,毕竟对方好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无奈说道:“老丈,应该是你给洒家换的衣服,该知道洒家是宫里的宦官,伺候皇上的。”

    老头摆摆手,打断了白慕秋的话。

    他又坐了回来,浑浊的眼睛看向在柴堆那边堆砌柴禾的女子,说道:“老朽知道.......但也无妨......丫头小名叫惜福.....原来是大名的.....可后来.......就没叫了......惜福九岁的时候,她爹娘还是在的。”

    说到这里,老人歇了一会儿,又道:“有一年,贼人进村里杀人抢钱抢粮,还有抢女人.....惜福被藏了起来,而她娘性子比较烈......抵死不从,惜福她爹在贼人来的时候......就被打死了。那些贼人于是就一拥而上做了禽兽的事,后来贼人走了,惜福她娘也死了....一把刀从她嘴里插进去.....死的凄惨无比。而这一切

    惨剧,被惜福全部看在眼里......后来被我找到以后.....她就变的有些痴痴傻傻......原本村里......还有些人的.....如今年青的....都去了城里找活计,眼界也高了,谁愿意娶一个傻婆娘......老一些的,我怕到时候,他先走了,又留惜福这个苦命的丫头一个人孤苦伶仃过活。”

    老头抹了一把眼泪,道:“所以,你是宦官不要紧,只要你能让惜福生活无忧,让她快乐的活下去就行,你也看到了,老朽这把年纪,也活不了几年。”

    说半天,那个女子是一个疯子。

    白慕秋默然的看着快乐走过来的女子,蹲在他面前,脆生生开口叫了一声:“相公。”又对老头道:“爷爷,为什么爹娘出去那么久还没回来,惜福想要告诉他们,惜福有相公了。”

    “快回来了,快回来。”

    老头摩挲着孙女乱糟糟的头发,“咱不能委屈了新姑爷,快去把锅里的鸭肉取出来。”

    “爷爷?你不是说等鸭子长大的时候,爹娘就回来吗?为什么现在就杀它。”

    惜福委屈的说道:“那爹娘还会回来吗?”

    “会得,不是还有很多鸭子等着长大吗?”老头儿如同老树皮的脸拉开,笑道:“不许偷吃。”

    那女子脏兮兮的脸转过来,腮帮两边鼓鼓的两坨,一边咀嚼着,一边摇头。

    PS:我觉得,《厂公》不能光有阴谋诡计,打打杀杀,有时候需要人性的地方来填补一些空白,让它变得圆润,甚至形形色色,就像一个真实的世界。你们说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