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六十五章 酷刑
    “他们打你了?”

    白慕秋拂着惜福的头发,声音轻柔安抚着可怜的女子,“那就让相公….杀了他们可好?”

    女子在他怀里一边摇着头,一边抽泣,后来情绪慢慢平缓,看到对方衣襟被自己打湿了一片,又将头埋在了另一边。

    “…..相公…..我们回去吧…..惜福想回家…..”

    白慕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好…..”

    答应了一声,他招招手,便有皂衣太监将后堂里面的驱赶了出来,李师师捂着嘴看到那些人,正是李妈妈养在绣楼里的打手,如今却是像一只只猪羊被人轰赶着,跪在大堂上,心智成熟的她,自然明白会发生什么。

    连忙转过身将丫鬟小菊的双眼捂上,“不要看。”

    而在堂下,那七八个青衣打手跪着地上瑟瑟发抖着,不停哀求,白慕秋轻轻搂过惜福,侧了侧身子,另一只长袖展开,将怀里的女子一抱,挡住了她的视线。

    “他们怎么能打你….怎么敢打你…..”

    白慕秋原本温柔的眼神,变得冰冷刺人,“本督….今日与夫人重逢,不宜杀生……把他们手脚全部砍下来吧。”

    命令一下,数十皂衣太监抽出了刀锋一拥而上,扯起地上跪着的人胳膊、大腿,轮起就是一刀斩了下去,整个大堂内,鲜血横流,惨叫连连,那刀锋砍在骨头上磨碎的声音让所有人脸色发白,捂着耳朵,使劲的埋下头。

    那地上横七竖八被丢弃的胳膊和大腿,以及猩红刺眼的鲜血,弥漫着熏人的血腥味。

    原本莺莺燕燕,********的绣楼,陡然间变成了修罗炼狱,昔日满朋高坐的绣楼恐怕已是一去不复返。

    “相公….刚刚那是什么声音?”惜福看不见,却听得到。

    白慕秋搂着她,低声道:“因为他们打了你啊,相公也打他们屁股呢,告诉他们以后不要随便乱欺负人,尤其是像惜福这样的女孩子。”

    “嗯,他们是….坏人。”

    惜福在他怀里,动了两下,似乎身子有些僵了,“相公…..有个人还是好的….师师.她说要帮….惜福找相公…..然后惜福就在房里听到…..相公的声音了…..她好厉害啊……”

    “提督大人。”

    原本见到如此血腥的一幕,早就吓得手脚瘫软,却不知又从哪儿来的勇气,下来楼,地上一拜,声音温婉动听:“督主夫人既然安全,这些打行的人也受了惩罚,还请网开一面,绕过李妈妈。如有罪过,让师师待她受罚。”

    言语一出,不少爱慕李师师芳名者,惊慌的站了出来。

    “师师姑娘不可啊….”

    “师师姑娘狭义心肠,我等男儿看了都愧疚。”

    “…….那些可恶的阉人…..”

    白慕秋眯着眼盯着地上跪着的女子,却是很美,至少与那赫连如心不相伯仲,“李师师?”

    “是的。”李师师应了一声,往日与她来往大多是官员豪商,只是仰慕她而来,而眼前的人物,却不是,便不敢多言。

    “略有耳闻,听说你琴弹的不错。”

    “略通一些音律,若能入得了提督大人法眼,师师愿为大人献上一曲。”

    白慕秋声音随即转冷,“免了,既然你救过本督夫人一次,今日便看在你面上放过那老鸨子又何妨。”

    听到没了性命之忧,那李妈妈顿时大松了一口气,却又被后面的一句话,吓得整个人都抖了起来。

    “不过…..”白慕秋却又道:“放过她一命可以,咬下自己一根手指吞下去,本督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嘶…..”

    不少听到这里的人,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十指连心,一刀剁下都能让人痛的死去活来,更何况将自己手指咬断吃掉,如此歹毒的惩罚,怎能不让人感到心惊肉跳?

    “提督大人….”李师师慌了,连忙叫道。

    白慕秋越过她对着老鸨说:“你还有五息可以想。”

    “不用考虑了。”

    那老鸨望着左手手指,心里一横,将小拇指含进嘴里,肥硕的脸上,拥挤的小眼透着绝望,陡然一下,寂静无息的大堂内。

    一声‘咔擦’脆响,不少人听到这声音,心里顿时抽搐,手脚发软。老鸨闭着嘴,却依旧有大股大股的血液从嘴缝里流出来,浑身不停的颤抖,她闭着眼,闷闷的发着哼唧,放进嘴里的手掌猛的往外一扯。

    连皮带肉撕了出来。

    手掌上,只剩下四根手指,小指断口的地方,血涌了出来。老鸨喉咙一滑,‘咕’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吞下了肚里。

    “很好….此事一笔勾销!.”

    白慕秋波澜不惊的说了一句,转身护着惜福离开,走到外面,马车前还跪着一个宽胖的身影,一动不动。

    “惜福,先进去马车等相公。”白慕秋让她上去。

    惜福‘嗯’了一声,恋恋不舍看了一眼,便钻进车厢里。届时,白慕秋盯着地上的海大富道:“你让本督失望啊……四年前,让你多多照顾他们,如今有何话说?”

    “奴婢有罪。”

    白慕秋慢慢走上车辇,“既然你心已不在本督身上,过几日,在东厂任一名千户好了。”

    “是…..”海大富依旧埋着头,不敢抬起。

    只是声音多了许多无奈,他道:“那日,奴婢只当是督主想要摆脱这爷俩,只是未曾想过那男女之事,是奴婢的失职。”

    “去吧…..先去当一任千户。”

    白慕秋说完,进了马车。

    随即车辕滚动,朝前行驶,两侧数十缇骑左右护卫着,在马车后面,一根绳子拖在地上,末端却还绑着一个男人。

    那人被封住了嘴,拖在地上。

    如果惜福看见的话,一定认得,那个一口唾沫,一枚钉的牛二。

    ……..

    …….

    马车内

    白慕秋斜躺着,一头银发垂散。

    随着车辕的滚动,小憩着,这段时间他真的很累,从出关那天开始,就没有闲下来过,仿佛有种回到前世那种加班的错觉。

    车内,一阵阵咀嚼。

    他睁开眼,惜福大快朵颐的持着矮几上甜点和水果,她饿坏了,两颊塞的鼓鼓,依旧往嘴里吃。

    看到白慕秋在看她,也不羞涩,还报以憨憨的笑容。

    她笑容忽然凝固,手忙脚乱的站起来,慌张的指着外面,嘴里含着食物,吐字不清:“笑公….液液…..还…在会觉….”

    白慕秋怜爱的摸摸她焦急脸,“才想起来啊,放心,爷爷没事的、没事的。”

    PS:一更,先放着,二更内容上有点不满意,先修改一下,等会儿要接女儿放学,可能六点至七点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