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六十六章 家
    夜色渐浓,风带起了入秋的凉意。

    车辕慢慢停下,停在气势恢宏的府邸前,这里曾是濮王赵武的王府,如今上面的濮王府牌匾早已摘了去,重新换成白府二字。

    据闻那二字乃是皇帝赵吉亲手书写,曾下旨但凡从此经过的行人,必要先对门匾行上一礼,官员则下轿下马,隐形中将白慕秋的地位拔高难以置信的地步。

    此时,一名随从快步来到车辇下趴伏在地,白慕秋先行出来踩着人凳下来,又搀扶着衣衫褴褛的女子离了马车。

    “啊….这里….是哪里啊….好大的门….”

    惜福往前走了两步,仰着脸看着眼前那扇恢宏的红漆铜钉大门,兴奋拉着白慕秋的手臂,“惜福….进城的时候….那里也有好大的门……”

    白慕秋溺爱的拍拍她头,“以后….这里就是咱们的家…..”

    “家…啊…..”惜福有些不太敢过去,“惜福的家….没有这么大的…..哪….哪爷爷呢?”

    “爷爷已经在里面了。惜福和相公一起进去吧,看看新家。”白慕秋牵着惜福的小手,在两旁缇骑的护卫下,跨门而入,入门脚下便是白石正切砌成的石阶,一路绵延而远去,一排朱色为底座的风水壁,上面精雕细琢着吉祥的壁刻。

    看着里面豪华奢侈的前院,惜福从未有接触过这些东西,此时由惊讶的合不拢嘴到后来木纳的紧紧跟在白慕秋身后,眼睛里闪着莫名恐惧的情绪。

    “怎么了?”

    察觉到一丝异样。白慕秋温柔的问她,“是不是这里太大了,把你吓着了?”

    惜福像小鸡啄米似得,连连点头,胆怯的说:“惜福….惜福….怕走丢了…..”

    “…….”白慕秋有些愕然,没料到她会这么说。“没关系,如果嫌这里太大,相公就把这里给拆了,就留一个小阁楼。”

    此时,说着话,便已是过了正院,去了北厢,跨过两院相接的花园拱门,那里是便是白慕秋坐的北院,大院四角有角楼,上面有弓弩巡视。

    在北院正南相对的便是濮王曾经的花园大湖,戏月楼也离此不远。

    …...

    廊下,远远有两名小侍女恭迎而来。

    这两人年岁也就在十三四左右,见到白慕秋的时候,有些诚惶诚恐,赶紧道了一声万福。

    “这二人便是春兰和冬梅,惜福啊,以后她们便是你的丫鬟,有什么不知道的就问她们,让她们去做,知道吗?”

    白慕秋缓和的说着,又对两名丫鬟,语气较冷,简单的说:“这便是府里的女主人,你二人好生服侍,若有差池,直接吊死,那么带督主夫人下去好好沐浴一番,换身衣衫。”

    那俩小侍女吓得浑身一颤,赶紧称是。

    “那相公…..去哪儿…..”

    惜福显然不习惯有人跟着,可怜兮兮的望过来。

    白慕秋冰霜的脸上,划出一道笑容,“相公,去看看爷爷好了没有,你随这两个小妹妹去洗漱一番,然后去內寝好好休息。”

    惜福嗯了一声,又回头道:“那….爷爷….醒了告诉惜福….惜福想和他说…话。”

    又应付了几句后,她们这才离开。

    白慕秋心里微微一沉,那陈老爷子,重病加上腿上的伤,比较严重,至今还未醒过来,目前不说,就不想让这傻姑娘乱想。

    稍后,他去了书房,将白日没做完的事,再整理一番,此时进去,海大富早就恭候在那里,见白慕秋进来,连忙起身恭迎:“督主。”

    “嗯。”

    白慕秋坐到案桌前,一面整理内容,一面说道:“今日本督说的那番话,并非刻意恶你,莫要多心了,叫你跟来,也确实东厂目前担当一面的人太少,就暂时先调你去担任千户,可愿意?”

    “奴婢为督主马首是瞻。”经过解释,海大富或许心里舒坦了不少,语气也与之前不同,他此时又道:“督主,只是关于今日杀的都指挥使狄长树…….”

    “他已经死了。”

    海大富犹豫道:“可他家里终究还是有些势力……他无缘无故被杀….对督主的影响似乎不太好……”

    “如何?但他终究还是一个死人。”白慕秋停下了笔,放下来,盯着海大富:“那就给他随便安排一个罪名就好了,比如盗窃兵器贩卖,被东厂查获,意欲反抗,被就地射杀。”

    “官家那里,恐怕不会信的。”

    “官家会信的。”白慕秋简单回了一句。

    忽然,他闭上眼睛,开口道:“大富啊…..你要记住…..我等所做之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不能如今日这般畏首畏尾…….”

    他站起来,睁开眼,咬字清晰的对海大富说:“东厂!不是让人尊敬的,而是让人害怕的。如果别人尊敬咱们,就是东厂的末日,官家就不会再用了。”

    “我们是恶犬,也是猎鹰。”

    “都是让人害怕的。这回你想通了吗?”

    海大富拱手,道了一声:“是。”

    白慕秋走到窗前,推开,外面起风了,挂的树枝摇摆,案桌上的火烛跟着摇晃,房内忽明忽暗。

    气氛变的有些诡秘。

    “日前本督受到一封家书…..”白慕秋望着窗外,风从他面上拂过,银丝飞舞,“本督有个兄长叫白胜,如今蹲了大狱…..”

    “奴婢这就着人将督主兄长释放。”

    白慕秋摆摆手,“不,自然会有人去救他的,本督会修书一封让你带去给他,信上的内容,他看了自然会知道如何去做,里面内容非常重要,轻易不能交给旁人去做,所以有劳大富了。”

    “督主吩咐,万死不辞。”

    ……….

    ……….

    夜深了

    惜福立在屋檐下寝门前呆呆的立着,四处张望,见白慕秋过来,深情的看着他。

    两旁小侍女手脚无措,下意识跪了下来。

    “你二人是怎么照看夫人的?”白慕秋冰冷的视线看她们身上,吓得俩人瑟瑟发抖。

    “相公....不怪她们,是惜福要在这里等你的。”

    惜福害怕自己相公责罚俩个丫头,连忙挡在她们身前,“惜福.....等相公...这里太大…..怕相公找不到....回....回家的路…..”

    忽然间,白慕秋想到前世的一句话,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会永远等着你的。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地方,总会有这么一个人在等待。

    第一次,他有了一种归宿感。

    那是一种被人等候和关心的感觉,一种家的味道。

    PS:晚上没有了,因为接到加班通知,等会儿要去睡一觉了,明天白天补偿大家吧,不要投催更票啊啊啊,好了,祝大家睡个好觉,我加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