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九十七章 家事
    兴和五年,三月底,临近四月初。

    梁山被灭,宋江授首的消息已经传开,将近十万人的战场在郓城、济州拉开战幕、再到结束,匆匆不过几日时光,几万人的庞然巨寇轰然倒塌,从逃走的溃兵、侥幸未死的头目将朝廷新崛起的东缉事厂传了出去,逼迫梁山好汉下山,屠杀百姓,策反兄弟义气,祸起萧墙等等让人不齿的阴谋诡计,针对东厂残暴恶毒的传言在江湖中传播很广。

    再结合东京那边关于东缉事厂杀害赈灾官员和商户的事也在传播,河洛、齐鲁一带江湖绿林渐渐开始有了声音发出......梁山水寨被破后,逃出来的一支梁山老弱妇孺声声泪下将东缉事厂的恶行一一哭诉给武林同道听,闻者无不义愤填膺,更有‘粉面观音’裴宝姑倡议江湖同道,为绿林义气、为公义不平,铲除东缉事厂这种朝廷恶犬。

    各种消息、流言在汇集,发酵。然而他们并未知道,不久之后一场本该与他们毫无瓜葛的事,却是让东缉事厂再次举起了屠刀。

    .............

    “那重剑门是个什么门派。”

    一支数量千人的队伍,沿着官道向着汴梁过去。最前方那辆马车内,白慕秋拿着书卷,车辕颇陡,银丝轻轻摇摆,滑落。他目光注视在书页,这次却不再是佛经。

    隔着车帘,脸上着粉,两鬓有些灰白的太监,拱手开口,声音深沉,不像其余太监细细尖语,“回督主,番子那边传来的消息,不过是一个小县的门派,鼎盛时最多不过一两百人,掌门叫骆家知,后来又叫圣剑骆七,年许五十左右,膝下儿女五人,一妻五妾,宅院坐落在南平县东北位,家中仆人五十六人。”

    “武功如何?”询问的声音再次传来。

    曹少钦道:“传来的消息,说此人武功了得,原本家传重剑法十六式,被其修改为七式,威力无穷。属下觉得此人说不得还是很厉害吧。”

    马车内,白慕秋放下书卷,隔着窗帘的人影,“陛下下旨过来催本督回去,如若不然倒是想去会会这江湖武林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督主,陛下说了什么,如此让您急着回去。”曹少钦朝马车倾了倾身子。

    车帘内,白慕秋的声音很冷漠,“该听的,本督自然会告诉你。不该听的,最好管住自己的嘴和耳朵。”

    “是!”曹少钦赶紧回道,拉开与马车的距离。

    在他身后,一袭白衣,妖娆俊颜的男子,捋过发丝,提着剑,轻笑一声,目光带着不屑。曹少钦侧脸看着他,眉宇间不怒自威,随即冷哼一声,“管好你自己。”

    说完,驱马去了前面队伍。

    剩下的路途并不长了,官道上的行人客商越发的多了起来,已经隐隐能看见城廓的模样,车内,惜福扭动一下,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昏昏欲睡。白慕秋看着矮几上的纸页,那是关于最近一段时间,梁山过后各地有关对东厂的言论,当中,江湖武林对东厂的印象恐怕已经和那些魔教邪道差不多了。

    “名门正派?黑道帮派?”

    白慕秋将那几张纸扔到了一边,向后靠了靠,手轻轻摩挲着惜福的头发,双眸毫无波澜,似乎并未将这些江湖门派放在心上。

    不过也确实没放在心上。那一缕缕青丝滑过指缝,他看着惜福甜甜的睡着,勾起一丝温柔的笑容,随后,注视到她后颈上那几个微不可察的针眼,脸上,那笑容变的冰冷。

    现在他把惜福带在身边,那人估计不会再出现,或许消停一阵,但真要找出来,多少是让人伤心的结果,白慕秋摩挲着惜福的发丝,“但愿不是她.....也希望不是她。”

    呢喃间,惜福感觉到一丝痒痒的,呓语着,往白慕秋的怀里拱了拱。

    ......

    下午,队伍进城了,两三辆马车停在白府前,望着高耸宏伟的府门,白胜和陈氏啊呀呀的从后面马车内跳下来,兴奋的不能自制。

    “弟啊....以后这是咱们家吗?”就连木纳的白益此时也被这样的府邸吓住了。

    “这...这太大了....以前老听人说汴梁城里寸土寸金,置办这么大的宅院,弟弟花不少钱吧。”白娣光看着府门便是觉得有点恍惚,然后过来去牵惜福下车,浑然忘记她是这个府邸主人的三姐,而是又回到员外家的奴婢。

    惜福对三姐白娣笑嘻嘻道:“啊....惜福记得....相公说.....有个穿金闪闪衣服的人送的....”

    此时,白胜夫妇过来,陈氏连忙将白娣挤开,主动将惜福挽住。白胜搓着手,一脸向往看着自己的弟弟,“那...那...俺和你嫂子是不是也能坐这里啊。”

    “嗯,管家会给你们安排。”白慕秋简单的说了一句,转身又上了马车,掀起帘子对他们道:“你们进去安顿,本督去宫内给官家复命,晚间就不用等了。”

    众人目送着马车离去,惜福看不见马车后,才对身旁的白娣道:“姐...姐....和惜福进去吧.....家里好热闹啊....以前....就惜福和相公....爷爷...三个....对了...惜福还养了好多....小鸭.....湖好大...惜福要坐船...赶鸭呢。”

    “家里还有湖啊?”陈氏眼里放光,对身旁的白胜说:“老娘想要划船,做梦都想坐着船在湖里赏月,晚上我就要去。”

    白胜被揪了下耳朵,”去去,咱俩都去,反正也是俺弟弟的,便宜俺,也不能便宜外人。”

    众人说着,便进了府门,春兰、冬梅二人连忙迎了上来,接过了惜福,先去了北院换洗。陈氏低声道:“还有....老娘也要丫鬟服侍。”

    “可以...可以...”白胜双眼放光看着那两个水灵灵的侍女,不住的点头。

    陈氏厌恶看他一眼,伸手掐过去,“老娘还在身旁,就敢乱看。那是弟媳妇的丫鬟,当心你弟弟扒了你皮。”

    白胜不以为然,跟着老管家走着,“俺弟弟的,不就俺的?再说,俺为了弟弟在梁山传递消息,那可是九死一生,想要几个女子,他肯定不会有怨言。”

    “大哥,你不该这样说话。”白娣原本是怨恨白胜的,可当了几年的奴婢,脾气已经被磨掉了,“弟弟有今天也是不容易的,咱们不该享受他的东西,享受的理所当然。咱们是亲人,该和和气气一起活着,弟弟现在官大,仇人肯定也很多,咱们该谦虚一点。”

    白胜被说的有些悻悻然,原本他就是一个村里闲散汉,如今有了大靠山,怎么能闲的下来?来的路上他早就有了其他想法。

    只是,现下,脚下还没踩热而已。

    ........

    夜未央,宫楼紧闭。

    延福殿,赵吉将一本本奏折丢在地上,很生气。

    他背后,跪着一人,银丝垂地,俭脸。

    PS:啊啊,三江了啊,各位动起来啊,我马上跟着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