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一百零三章 一拳
    夜风吹过,枝叶摇摆,在之上,天空泛起了鱼肚白。

    寂静的白府驶出几辆马车,唏律律的马蹄声冲进夜幕,几队皂衣番子举着火把如一条火龙绵延跟在车后,径直朝西华门过去。

    宫门,火把燃烧着。

    赵吉牵着白衣裙摆的女子出来,女子跳下马车眼眶微红,依偎在跟来的胖妇人怀里,轻轻抽泣、低语。白慕秋漠然看了她们一眼,朝车辇上的天子拱手,“陛下,微臣便送到这里了。”

    “宋江的人头只是让朕出了一口气。”赵吉目光停留在那白裙女子身上,说道:“如今小宁子却是给朕送来一份大大的惊喜啊,之前还说你不懂,现在看来,你才是真正懂朕的人啊。师师朕会好好待她,可她的身份终究有些不妥。”

    白慕秋微微躬身,“官家莫要苦恼,既然微臣把师师大家呈于陛下龙榻,自然会将事情办妥。”

    赵吉好奇,有些焦急,催促道:“快快说于朕听听,你有何方法以正师师身份?”

    “微臣愿意与师师大家结为兄妹。”

    闻言,赵吉颔首,笑道:“这也是个不错的法子,既然如此朕安心了。”随即,他对李师师招了招手,“师师过来,与朕回宫吧。”

    李师师脸上也是泪痕沾裳,“李妈妈,师师感谢这么多年的照顾和栽培,今日便是离别,往后再见,也不知哪年。”

    “傻姑娘,你这是祖坟上冒青烟了。妈妈我说不来什么话,但你放心,绣楼都是你的家,想回来什么时候都可以。”

    说到这里,李蕴忽然意识到不对,连忙‘呸呸’了几声,干笑道:“还是别回来了,那提督大人不是说了吗,要与你结为兄妹,在宫里又有陛下的宠爱,还不得在宫里横着走啊,莫要伤心了,再哭可就丑了,若是你担心春梅那丫鬟一个人孤零零的,趁空,妈妈给你送进宫里来。”

    李师师摇摇头,不免有些悲愁,低声道:“还是不要了,进宫才是害了她,若是她愿意,妈妈给她寻个好人家嫁了吧。”

    此时,听到赵吉呼唤,李师师擦了擦眼泪,强颜欢笑转身过去。

    刹那间,马车那里,一个男子看着她,看着她一步步上了御驾。随后车辕动了,驶进宫门,李师师掀车帘,向后面看,挥着手,她看他在火光下悄悄的挥手。

    以及,眼里一丝不舍。

    ......

    “叮咚!检测到魏四已经更名为李进忠,目前已进宫内,现为皇帝身边随行太监,武功:无。”

    “居然在本督眼皮子底下偷溜进了皇宫——”

    刚刚踏上车辇的白慕秋,半眯着眼看着渐渐闭上的宫门,他想着,钻进了马车。

    ........李进忠?好熟悉的名字。

    随后,马车回程,些许晨光露出半角,朦朦胧胧。此时街道上尚无行人,临到白府一段路,忽然马车停了下来,白慕秋皱眉,有一名皂衣番子过来,低声道:“前面道间有个老头。”

    此时,外面,那老者的声音雄浑响亮,却是与他年龄无关。

    “东厂白宁——”

    “给老夫滚出来——”

    皂衣中,一名骑马的档头,拔刀指着老者,声音尖细且厉声,“大胆,竟敢直呼督主名讳,找死!”随即,一夹马腹,纵马飞驰过去,伸手就是一刀砍过。

    划过来的刀锋,那老者已经沉稳站着,忽地,出手,一握,抓住刀锋,将马上的皂衣人摔下马来。马没了控制,驻足不远,老者云淡风轻,衣角只是随风飘了飘。

    这一幕,白慕秋看见了。

    于是他掀开帘子,站在车辇上,俯视过去,道中间,两鬓斑白的老者负手而立,气度沉稳,身材魁梧双臂粗长,一眼便知道身负武学之人,白慕秋挥手让还要上去的番子退下。

    “管好你的狗!”老者朝地上呻1吟的皂衣档头踢了一脚,踹回去。

    白慕秋垂着眼皮看了一眼被踢回来的人,抬头冷声问他:“你是谁?”

    “御拳馆周侗。”老者须眉迸张,隐隐带着怒火,盯着对方,“老夫就问你,我徒儿林冲是不是你杀的?”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白慕秋宫袍一扬,转身,早有番子趴在那里,踩着背脊下地,慢慢走到周侗对面,银丝下,那张俊颜冰冷,“本督东厂不管杀多少人,只问杀没杀干净。”

    周侗抬高了声音,身形微颤,“那你知不知道他是被逼的,你知不知道他的苦衷?”

    “但是,他是贼。”白慕秋语气淡然。

    “那是一辈子的清白啊,上了山,那就是一辈子的耻辱,你知不知道他是为了什么?一介阉宦,你懂个屁!”周侗愤怒着,上前两步,地上砖块噼啪断裂。

    他的声音暴怒洪亮,震耳欲聋,平地一阵风被推开,白慕秋袍子抖动,银发在风里飞扬,他语气依旧淡然,“可是他已经死了——”

    “——而且,周侗呐。”

    半垂的眼帘睁开,双眸隐隐迸发杀机,迎着吹来的风,白慕秋上前一步,“林冲是你弟子,口口声声说他蒙难如何,委屈如何,那你当初在哪儿?他被诬陷、被逼上梁山,你可过问一句?来——你告诉本督,你有什么资格,或者,你够资格吗?”

    周侗胸腔起伏着,脚下青砖碎裂,蔓延开。

    铁臂抬起,跨步,砖块一路破碎,然后,一拳。

    PS:二更了哈,对于送李师师这段,其实大家都没有错的,主角的立场不同,看待一个妓子也是不同的,你们总不能让一个太监对妓子还有情有义吧?没关系这段剧情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