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一百零四章 阳光中的微笑、孤坟中的爱情
    周侗跨步奔来,每一步,砖块碎烂,铁臂抬起。

    简简单单的一拳过来。

    那拳风扑面,隐约间,白慕秋仿佛看见拳中带有一股不可察东西,理智告诉他这一拳不能接。

    然而——

    嘭的一下,白慕秋还是接了,疯狂运起金刚童子功散到全身,单掌向那推过来的拳头一握,拳尖抵在他在掌心一瞬间。整个身躯猛然一震,仿佛一道无形的墙壁推过来,碾压过来,脚下青砖破碎、撕裂,刚猛的劲道直接将他强行倒推出去,脚下犁出两道破碎的划痕。

    一接触,白慕秋冷着的表情,微微动容。

    刚才完全可以不接这一拳,可他还是想试试。现在他看向周侗,就像看见当初那个执着、疯狂的老太监,而眼前这个老人已经无限接近老太监了。但双方却没有任何可比性,那疯太监虽说是已达宗师境界,可他毕竟是个疯子,一身爪功使得毫无章法。然后眼前这位老人,接近宗师,神智却是清晰无比,更加棘手。

    “——厉害。”

    白慕秋冷声称赞一句,脚尖一点,同样青砖爆裂,整个人冲过去,宫袍在烈烈作响,身影顿时化作一道残影,转眼间,周侗沉静着,神色严肃,脚下划出一道弓步,与那冲过来的身影撞在了一起。

    两人甫一交手,身形顿住,一股无形气浪从他俩身上交锋、激荡出来,河岸边垂下的柳枝齐齐震断,吹飞,就连附近驻足的马匹直接被顶翻倒地,四蹄扑腾,而他们脚下的砖道直接蹦飞形成圆形的坑陷。周侗骤然一拳上挥,空气中,炸开一声巨响。

    这一拳,白慕秋眼中放大,绝对不敢硬接,往后退去一步,然后蹬地,陡然间便消失在原地。周侗脚掌一撇八字,仰头,双臂抬起,铁拳舞动打过去。

    一道人影从上直冲而下,身形突然在空中一滞,双掌如同狂风暴雨,与下面的铁拳打在一起,呯呯呯——四条手臂极快、高速的交织缠打,那一声声筋骨皮肉硬碰硬撞击的声响,让人听得一阵腿软。

    周侗越打越稳,而白慕秋越打越凶戾,脸上的狰狞之色愈发浓郁。原本他想要使用三分归元气抓住对方,一击致命,然而周侗的武学阅历和对武功的明悟要比白慕秋多上许多,乍一交手,便摸清了他的底细,与放对时,稍一接触便立即抽离,但力道却从未减少。

    相比之下,白慕秋吃亏不少。

    白慕秋落地,再冲过去,交手,双方掌拳如雨点般对轰,间隙飙射出来的风劲,将两人头发、袍子吹起。忽然,周侗不着痕迹的后退一步,矮身,又向前跨步,一拳轰出,打在白慕秋下腹,黑金相间的宫袍上,一道波纹扩散。

    袍身面口,撕拉一声。

    扭曲、裂开密密麻麻不大的口子。

    白慕秋稳了稳向后倒的身躯,脚趾使劲透过靴底抓力地面,一丝鲜血从嘴角溢出,他没去擦,就盯着周侗,声音清冷,虚弱。

    “刚刚你能杀本督——”

    他咧开嘴,牙齿上沾满血丝,吼道:“——为什么不杀啊!”

    周侗依旧沉稳如昔,脸上已没有之前的愤怒,“为何要杀你,难道以为老夫会和你一样?”他背负着双手,声音郎朗,“你武功不错,称的上是个好手,就算是旁门左道也好,也确实不错,可是你没有明悟,没有体会对自身武功的意境,你甚至连为何出手的目的都没有,如此——你的武功没有任何灵韵。”

    “呵呵——”

    白慕秋冷笑一声,慢慢转身,“周侗,你当教习当傻了吧,连自己对手都需要教训两句。”

    走出两步,停下,他擦去嘴角的血迹,冷声道:“还有林冲已经死了,不过,本督记得没错的话,东厂刚刚聘请了一位叫林驰的教头,这家伙很爱偷懒,早上爱去东郊。”

    周侗微微一愣。

    忽然,欺身上去,手指在白慕秋背后连点数下、游移,低声道:“别乱动,你背上原本就有伤?现在迸裂了,老夫刚刚已经止住,等会儿回去让大夫敷上药就没事。”

    “还有,你为何要救林冲。”他的声音很小,只有白慕秋能听到。

    白慕秋挣开他,背上血迹浸透宫袍,在番子的搀扶下,走上车辇,头也不回的钻进了马车,只留下周侗一人愣愣的站在那里。

    此时,一缕阳光如同一朵金色花朵,在人间绽放。

    马车内,白慕秋合上眼帘。想着周侗刚刚说的那番话,自己为什么要求林冲。车辕慢慢滚动,感受到阳光透过车帘穿透进来的温度,他又睁开眼。

    那束光线穿透阴沉的云,就像某个傻姑娘的微笑。

    或许,自己救林冲,就是因为自己心目中都有一个值得守护、给予自己温暖的人吧。

    …………….

    春日的清晨,缓和的风。

    身着青皂长衫的男子推开院门,看了看天色,提着一个篮子上了一匹瘦马,度着步子沐浴在柔和的春日阳光下,慢慢出了城门,往东郊过去,翻过一个山岗,他一手牵着马缰,一手提着篮子来到一座墓前。

    打开篮子,里面放着一碟小菜,两碗稀粥,几块白馒头。林冲盘腿坐在那里,山岗上的风轻轻拂过,发丝有些乱了。

    他把一碗稀粥,一双筷子放在墓前,取了一块馒头盛在盘里。

    然后,默默的端起自己面前碗筷,夹着那碟小菜吃着,喝上一口稀粥,又往墓前的碗里夹了菜叶,继续吃着。

    良久,吃完了,林冲收拾碗筷,装回篮里。

    他笑着对墓碑道:“贞娘啊,以前每日都是你做好饭菜等相公,现在相公每天过来陪你吃,今日有点匆忙,做的不好,明日相公重新做好吃的给你尝尝。”

    旋即,提着篮子,下山了。

    ...........

    在那树荫下,周侗看着眼前的一幕,心里发酸,手指抓在树皮上,留下五道抓痕。他想去劝阻,可看到那矗立在岗上的那座孤独的坟茔,心里悲呛。

    或许,当日梁山之上,林冲死了。

    未免不是一种解脱。

    PS:来晚了哈,写林冲这块,不好写,不知道刻画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