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什么神
    (PS:说明一下系统的问题,长久以来,大家都觉得系统是无偿无私的在帮主角成就霸业,然后功成身退。然后春风不按常理出牌的,到后面你们就知道了。)

    南平小县本来绿林、江湖人云集,见到江湖仇杀也觉得很正常。街道上,青年匆匆而过,麻鞋踩着着尚未干透的积水和泥泞,溅起一片片水花,他身子轻巧灵敏,往来穿插人隙之间,溜过去。在他身后,身手最快的头陀,也不得不将挡路的人一臂甩开,疯狂的冲刺,剩下的大和尚和露着黑毛胸脯的厮杀汉只得在后面紧紧跟着,宽大凶恶的体型,倒是没人敢上去招惹他们。

    青年待到了城门口,与一个货郎撞了一下,连忙帮他把散落的货物捡起,忙说了几声“抱歉”的话,而后起身离去,径直朝官道左侧一片林子里过去。那货郎对着青年的背影骂骂咧咧叫嚷几句,追过来的三个莽汉便也知道对方行进的方向,一路尾随。

    骂完人的货郎,挑着担子朝附近的村子过去,路上遇到乞讨的乞丐,便将半张吃过的馍馍丢过去,“慢慢吃,没有第三个‘人’跟你抢。”

    那乞丐紧张的看看周围,含着那半块馍,跑了。

    …….

    “燕小乙——有种你站住。”

    粗野嘶哑的怒吼,让还在跑的燕青停下脚步,一身粗布衣服里也没有任何兵器可用,他转过身朝身后追来的三人,礼节性的抱拳:“武松哥哥、鲁大师、铁牛兄弟,别来无恙。”

    “呸。”李逵持着板斧怒目呲牙,“谁跟你是兄弟,还俺公明哥哥命来。”

    举起板斧便要冲杀过去,却被一只大手按住肩头,鲁智深上前一步,“铁牛稍安,待洒家问他几句,再打杀也不迟。”

    “那就让这鸟厮多活片刻。”李逵怒气吁吁看燕青一眼,扭到一边。

    原理说花和尚鲁智深嫉恶如仇,脾气也是急躁的,但经过梁山一变后,人也沉静下来,不是那般急躁鲁莽,望着昔日兄弟,也不急于打杀,“小乙,洒家且问你,在朝廷过的可心安理得?”

    “如何不心安?”

    燕青不愿继续多说,只是简单道:“总比破家之恨挂在心头舒坦,既然在这小地方遇见你们,要打要杀,小乙接着就是,莫要叙旧。”

    “好,我便成全你。”

    一直未开口的武松,陡然紧握双刀,脚下一踏,极快的缩进了距离,奔着对方过去,一刀扇开,破空急响。那一瞬间,燕青弯腰、起身,伸手掷出,已经响起了破风声,呯——火花在砍来的刀身炸起,转眼间,身影如同炮弹般弹射出去,冲向挥刀僵了一下的武松。

    燕青在梁山上时,相扑摔跤之能,一时无俩。此时近身过去,一把推住了已经砍出的刀柄,脚下猛的往地上一顿,推着对方刀柄的手斜斜一抛,立马将收不住力道的武松抛飞出去,顺势从他手上抢下一把单刀。

    在一旁的鲁智深和李逵二人瞬间也在此刻动了起来,舞起沉重的镔铁禅杖“啊——”怒吼一声,宽大的袖袍一挥,横扫过去。李逵那边从右侧冲过来,贴近过去,双斧左右一挂,横切——

    燕青身轻力小,饶是手上有兵器也会与这两人硬拼,当下脚步快速非常,迅速拉开两人扫过来的距离,一瞬,背后一刀疾来,已是躲避不及,燕青反手一刀挡在背上,呯的一声巨响,力道极大,就算是挡下刀锋,那力量突然让他往前踉跄几步。

    恰好,禅杖、板斧照着他面门砍了过来……….

    “杀了他——”

    李逵目露凶光,手臂肌肉虬结,猛的挥砍。顷刻间,巨响乍起,火花迸现,禅杖与板斧撞在一起,那道身影极其敏捷从下方一滚一扑,从他俩间隙逃开。然后顿足转身挥刀,刀锋在空气中化一道半月的冷光。

    鲁和尚禅杖一摆,尾端抵了过去,月牙小枝掐在中间,将对方刀势挡了下来,随后粗壮的臂膀将杖身一转,一轮,眼花缭乱般打过去,势大力沉。燕青去了刀势,往下低头,身后树躯嘭的一下爆开一道寸许的口子,木屑纷飞。

    那力道…..燕青微微咋舌,紧接着听到侧面‘踏踏踏踏’数声脚步极快过来,他回头,一柄刀锋在他视线里放大,下意识身子往后一缩,竖刀挡去,那惊鸿一般过来的刀势,轰的一声巨响,燕青整个人手臂痛麻,虎口迸裂,然后连带刀一起倒飞出去,滚在地上两下。

    刀尖下移,一只脚踏在燕青身上,武松厉声问他:“还有何话说?”

    “小乙没什么话说。”

    燕青靠在地上也不再做反抗,眼前这人连老虎都能揍死,自己被制服自然是讨不到好去,只是虚弱的说:“不过,小乙还是劝哥哥们,赶紧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怎么?难道那帮阉狗已经杀来了?”李逵冲过来,暴跳如雷叫道:“正好,俺铁牛杀了他们,为俺公明哥哥报仇。”

    或许是牵动伤势,燕青合上眼帘,闭目说道:“不是,东厂的探子昨日也被杀了,这城里还有第三方势力在藏着,想将东厂和绿林好汉们一网打尽。”

    “俺在不管你说的真假,先杀了你再说——”李逵举起板斧便要斩下去。

    陡然间——语声清吒从树林子里更深处过来,随后又是叹息一声,“你们应该听他的。”

    “谁——”

    鲁智深怒喝,举目看去,那林子深处走出一人,身着青衫,无须,手握蟒纹胡琴。林间,风过来,拂过那人青衫,那琴上,白皙的指尖一颤,弦音颤颤,嗡的一声,一片树叶在他们视线中断成两截。

    林子间的风仍旧絮絮叨叨,武松三人不由对那人忌惮许多,刚刚露的一手,已经是内家功夫的上乘,若是一个人还罢了,这人敢一个人过来,恐怕还有同伙在附近。

    他们身后。

    树叶踩起的沙沙声,同样一人走过来。一袭黄番做胸围挂在肩上,脚下黑皂靴,尖脸横目,那人背后四把剑逐一排开尤为醒目。

    “想不到这里还能见到四个梁山的人,啧啧~”那人慵懒的挥挥手臂,脸上嬉笑,眼中却是带着杀机。

    李逵举着板斧上前一步,大叫:“爷爷就是梁山的‘黑旋风’李逵,还怕了你不成,有种报上你的鸟名字。”

    怀抱胡琴的青衣男子,轻轻拨弄琴弦,闭目轻叹:“丧门之神——沈抃。(bian)”

    负剑尖脸的男人嘿嘿笑了两声,轻抖,一把剑轻吟出鞘,落在他手里,剑气横溢,“老子叫‘黄番神’卓万里”

    气势荡开,惊鸟乱飞。

    此时,雨后的日光终于照射下来,透过林隙,落在地上。

    鲁智深将禅杖往地上一杵,深入半尺,他将僧衣扯下,肌肉怒张,大吼一声:“什么神——”

    “以洒家看,屁的神!”

    随即,禅杖拔起,泥土翻飞,轰然杀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