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害人
    “姐——”

    马疯跑,纵跃,冲开那些手持火把的黑衣铁甲人。马背上方杰保护着虞汉钟顺手夺过一把钢刀,左右劈砍一阵,冲杀出一条血路。到了梯田上,快要到了小村里,那里尚未有敌人过去,不过听到动静的村民和方如意已经聚集起来。

    四面火光耀耀,喊杀声不绝于耳。“到底发生什么事。”“到底是谁要杀我们?”“…..躲到这里还要杀人…欺人太甚啊。”村里,集中过来的数十号人,都是手无寸铁的村民,这种情况下只能瑟瑟发抖,母亲抱着孩子在抽泣,壮年的男人说着愤怒的话,脸色却在发白、颤抖。在残酷的刀锋面前,他们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只是……他们还是想明白,为什么死?

    ………

    “姐——”

    马载着二人冲进村口,方杰先是叫了一声,从马背翻下,快步奔到村口围栏处,拉着木栏要去合上,下坡的地方,两名黑衣铁甲已经冲杀过来,一人飞奔直接撞在木栏上,使劲的顶住,另一人直接双手握刀砍向木栏里面那个后生。

    方杰咬牙往外顶着门,另只手横刀一磕,呯的一下,对方全力砍过来,原本就有些力乏的臂膀也是一酸,颤抖,当下视野有些摇晃。

    突然在他身后传来,噼啪的脆响

    一道红衣身影陡然间横冲过来,她手里卷起一圈黑色波纹,然后在空气中荡开,飞旋在半空的黑影,直转而下,随后一声仿佛是布帛撕裂的响动,挥刀的人在方杰面前双目一瞪,然后呆滞,咚的一声向后倒在地上。

    黑蟒再卷,穿过还未闭合的栏门,将剩下那人缠住脖颈,随即鞭子在女子手里一甩,劲道如同波浪在鞭上扭动扑过去。干脆的一声咔嚓在那黑衣铁甲人的脖子上响起,一截颈骨突兀的顶出皮肉。

    那人一死,方杰那边便轻松了许多。

    方如意帮其将栏门关上,随后搬来一根木柱将木栓那里顶住。

    退后几步她问道:“这些就是东厂的人?”

    “废话,快组织大家抵抗。”方杰抹了一把脸色的血迹,便朝人堆那边过去,他喘着气,叫道:“那些都是官府的人,他们想要抢夺神医的东西,还说要杀光这里,我们不能就这么让他们杀啊。”

    “我堂弟说的对。”方如意过来,俏脸上露着着急的神色,“只要不让他们进村,我和方杰便能为大家打开一条出路。”

    姐弟二人动员着,鼓励大家不要束手就擒,只要撑到天亮,他们一定能逃出去,因为明教有个分坛在太湖边上,只要捱到天明,就一定有办法。

    村民当中也有数条汉子被说动了,他们原来或许就是外面被官府通缉的匪人,走投无路下才在这里安的家,此刻被人追上门来,自然不会心甘情愿送上人头。当下便拿出家里的木棍、锄头等农具,配合着救世主一般的姐弟二人四处补漏,就算如此,望着围栏外面,围拢而来的火把以及隐隐可见的刀光。

    他们神色同样是手足无措的紧张。

    守住这里,一定能行。方杰使劲匀称着气息,之前他有些托大,到的真正与人交锋,东厂的人并未像寻常官兵那般容易被杀散,反而不怕死一般涌过来,而且….他想起与自己交锋的那名铁面人,武艺倒是厉害,如果自己没有旧伤或许能打败他。

    他咬着牙,显然心里还是不甘,想伤好后再打一次。

    方如意这时过来,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敌人,她道:“干活吧….王叔叔他们交的那些固守办法,应该能抵抗一阵……”

    他俩交谈着。却不知一直进村后犹如雕塑般站那里的虞汉钟垂着眼帘,捏着拳头浑身发颤,默默念叨着,喘气起伏着,他盯向那姐弟二人,充满了怨念。

    旋即,他走向木楼暗地拿起平时切药的小刀,收在袖笼里。随后又望了望木楼,在那里,父亲和两个女儿在上面,应该是安全的,也必须是安全的。

    虞汉钟这样想着,慢慢朝谈话的姐弟俩过去,然后,步子加快,缩在袖笼里的那把切药草的刀,掉在手心上,握住。

    近了,四步。

    那边也察觉到有人靠近,转过脸。

    “虞叔,你有事?”

    一步,手扬起。

    “干什么?”“放肆!”姐弟二人同时开口,手里一动,皮鞭抽去,虞汉钟手里那把切药草的刀,直接被打飞出去。

    缄默的汉子眼眶一红,怒吼:“装好人……这里几十人都是要被你们害死的。”

    怒吼在村里炸开,但随即,村外,一道道虎爪挂钩纷纷抛了过来,勾在围栏上,数百人在四面八方一拉,噼里啪啦十数声,围栏散架断裂,陡然间,就像花瓣绽放,露出花蕊。

    整座小村,数十人完全不设防暴露在东厂眼下。

    “怎么回事…..我按照王叔叔教的啊….”方如意目瞪口呆站立原地,望着四面八方拥堵过来的黑衣铁甲人。

    然而,肃杀的气氛已经将整座村庄笼罩了进去,在村民后面传来厮杀和呼喊声,从方杰的位置看过去,那里已经有东厂的人冲过围栏,杀进了人堆后方,砍杀了几名匆匆回过神来的老弱。

    接着便是更多杀戮,那几个原本自主站出来的汉子手持农具冲上去与他们拼命、抵抗,可手中的器械尚未挥出去,便被对方抢先上前,一刀宰掉。随即聚成一堆的村民,尖叫、恐惧,发疯似得四散躲避,奔逃。

    有些还未及时死掉的青壮,便被后面过来的人一刀插进后颈,向下横切,再被拽着发髻,将整颗脑袋从脖子上撕扯下来,扔进混乱惊慌的人堆里,制造更多的恐怖。

    此时,地上已经血流成河,覆盖了原本清爽的地面,血腥在上空弥漫,混乱的时间里,数十人已少去一半,剩下的,活着的,踩着亲人、朋友的血迹、碎块,惊恐的被驱赶,追逐,然后被活捉。

    当这一切发生时,那姐弟二人惊诧片刻,在砍杀数名围上来的东厂厂卫后,冲进了木楼,抵住了木门,从窗帘里,他们看到了村民如何被屠杀、如何被折磨,泪流满面,咬牙切齿。

    在他们身后,那为老人安抚着两个小丫头,当他起眼看到自己儿子在混乱中被人削下首级的那一刻,便没有了悲伤。

    神色木然,老人摩挲着两个小丫头的头顶,然后说:“把这俩孩子带出去吧。木楼下的水缸那里,有条天然的洞穴,应该能出去。”

    “虞爷爷,那你呢?”

    “我?”虞冲之亲亲两个小丫头的脸颊,然后把她们推过去,送到方杰方如意姐弟二人面前,或许旧病未好,也或者新病又来,他慢慢走到那张破旧的书桌前,写着什么,嘴里也在说着。

    “我不想走,老了,走不动了。年轻时候饱读书籍,想要做那救济天下的文人,然而老夫离文人终归还是差了一步,后来…….开始学医救人,心想这样一样可以救济苍生黎民,照着本心,我做到了一点,待的今日,老夫依旧想要把药方写下……救人的。”

    可,他的笔用力定在纸上停下来,浑身颤抖,声音又来,“你姐弟二人…..心是好的…..只是思想偏差了....”

    “唉——”

    老人忽然长叹了一口气,坐在了那里。

    方杰过去,老人神情安详依旧握着笔,岿然不动。他抽过那张纸,看上一眼,表情一变,但最后还是放回到了原位。

    上面写着独阳化玉散的药方,可惜并未写完。

    随后,木楼外,两声嗡鸣,破窗进来,旋转、搅合。方杰磕开这两把小剑,一脚踹破木门冲了出去,楼下一袭白衣的人站在那里,眼角勾影,面若桃花,勾起嘴角似有似无的微笑以及嘲讽。他轻轻一扬手中的剑,两道银芒镶嵌回来。

    语气淡淡,“交出药方。”

    PS:今天就只有两更了,扛不住了。毕竟节假日,反而生活上的事情很多,客人、朋友、家人这些都会在这几天碰面,聊天、吃饭,所以更的迟,更的少,大家能谅解一下。顺便也想压一下剧情,不然太快了,怕到时候收不住。还有,不敢太过写的血腥,毕竟会被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