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搜捕(一)
    山坡、平地上,一场来至并非战场的厮杀,血光在黑夜中绽放,原本双方也算势均力敌,然而在陈千鸣的袭击逃遁,再到‘拔山力士’车倾被弄成了人干后,士气的打击可谓是厉害的,再者绿林侠士被前后夹击之下,原本就没有任何阵型的队伍,在对方合围而来后,不得已全力向南平方向突围,拼杀而出。在东厂的追杀和弓弩的射程下丢了许多尸体才堪堪逃出去,但纵然如此,东厂的仍旧在后面追捕、围杀、

    望着山坡下一地的死尸,也或还未死透在呻1吟打滚的伤者,被巡视过来的番子补上一刀。白宁立在黑夜中,披上了披风,伸手揉了下虞玲珑的小脑袋,指着下面那些尸首说道:“玲珑,你要记住,只要是敌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永远不要抱着对仇人仁慈的想法,那只会害了你自己。”

    他低下头,语气淡然,“干爹教你的,记住了吗?”

    玲珑看着那些哀嚎的武林人士在痛骂声中被一刀结果后,稚嫩的小脸咬了咬嘴唇,便是点点头。白宁欣慰的拍拍她头顶,随即招过高沐恩,“记录,回去告诉凌振,好好把炮身质量再琢磨一下,精准度也不行,如果可能,在炮弹上也下点心思。东厂三分之一的钱财丢在上面,见不到成绩,是要受罚的。”

    “嗯嗯。”

    自从高俅死后,但高家的家底未动,高沐恩也没因为怀怨离开东厂,反而牢牢抓住,用他对小晨子的话来说,说不得他一旦离开这里,绝对活不过两天,所以做起事来格外小心谨慎。

    记录完后,他抬起头问道:“督主,之前各地方县衙派人过来问,需要派遣捕快和驻军加入抓捕这些江湖人吗?”

    夜色中,橘黄的火光下,白宁那面无表情的模样,在高沐恩看来更加恐怖,对方伸出右手,小晨子便忍着恶心过来,慢慢将指甲缝里的人皮和一些凝结的血块清理出来,他就站在那里,令人看起来非常具有压迫感。

    “告诉那些衙门的人,东厂的事,东厂自己解决,不许要外人来插手。还有,妥善安置咱们受伤的人,把周围县城的大夫都给本督找来,咱家不希望看到有人受伤过重死去。”

    他徐徐说着,声音在黑夜中传开。山坡下面,留下来的东厂番子和部分厂卫在打扫着狼藉的残局,将一具具绿林人的尸首一一清理、辨认,然后丢弃在一对,浇上火油,一把火烧掉。浓密呛人的浓烟,随着风卷起黑龙冲向天际,随后便有人拿着名册过来,将清点过名册一一禀报。

    “禀报督主,刚刚清点已死的江湖人名目三百五十七人,没有活口。其中‘千杀刀’赵一眠、‘拔山力士’车倾,‘铁袈裟’罗拜山等有名的侠客已经死亡。”

    白宁偏过头,“通知下去,杀不杀的完无所谓,能抓些回来就好,伤重的,就了解他们痛苦。”

    “卑职立即通知下去。”那名厂卫抱拳,立即离开。

    营地除了留下看守火炮的人,其余人立即转道向南。夜色茫茫下,那些逃窜的江湖人和追击的东厂番子已经看不到什么动静了,唯有东方鱼肚乏白。

    拂晓快到了。

    ...............

    奔向的途中,李文书师兄妹三人狼狈逃窜着,身边原本跟随的两个家仆此时已经找不见了,或许在那场混乱当中已经死了吧,周围是几个不知道姓名的江湖草莽互相扶持一路向前,东方逐渐亮了起来,前面山腰上,他们看见一座破败的庙宇。

    几人便是打算在里面暂时休息片刻,毕竟一晚的厮杀、逃命,到的如今已是精疲力尽。走到庙外,庙门早已不见了踪影,进了里面,泥塑的菩萨断了脑袋歪倒着,香炉也不见了。李文书浑身血污,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早先意气风发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旁边,苏婉玲忽然哭哭啼啼起来,曲着腿抱着膝盖,嘤嘤而泣着,原本以为是一场北地武林盛会,一夜间变成了修罗屠场。

    饶是她心里有所准备,可真要接触到了,对她也是一种不小的打击,到的喘息之机,脑袋里便不由想起那山坡上立在那白发人身边的人,苏婉玲就有一种被人戏弄、欺骗的感情。

    她咬着嘴,眼里吧嗒吧嗒掉下来。

    “那边那小妞,能不能别哭了,真他吗的晦气。”和李文书他们三人结伴过来的两名江湖人,不爽的盯过来,口中自然不会有什么言语。

    披头散发的秦勉恶狠狠的回盯过去,“再对我师妹这样说话,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来啊!”

    对方也不甘示弱,将手里的刀往地上一插,挽起袖口。眼看就要打起来,另一个江湖绿林人却是靠过来,拉住他,劝道:“大家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那东厂的阉狗还在四处搜捕,这里恐怕也不是就留之地,大家还需要相互照顾,可不要伤了和气。”

    被拉住的人,愤愤又重新坐了下来。

    也在此时,那名劝说的人,陡然间转身面向墙壁那边,神色惊疑:“等等,别说话,你们听到什么声音没有.......”

    其余人当即凝神闭气,站起身看向那面墙壁。一道蛛网龟裂陡然出现在上面,李文书等人不由拿起了兵器,向后退了一步,随后,就听轰然一声巨响,龟裂的墙壁猛的一下炸开,一块人头大小的土墙碎块嘭的一下飞过来,当即砸在一人身上,胸骨破碎的声音在庙内乍然而起。

    一个人形倒下,一个人影出现在断裂的墙壁豁口处。漫天灰尘下,一对金锤嘭的互相撞击,火星迸发,狰狞的独目慢慢显露出来,“藏了不少老鼠呢,督主说可以要活的,你们是活着跟俺金九走,还是让俺带着尸体回去?”

    庙内,另一名江湖侠客见同伴被杀,当即怒骂一声,“放——”,然后便是出刀,砍过去,“——屁。”

    “嗯?”

    金九只是跨出一步,左手金锤往外一敲,呯的一声,直接将对方刀刃砸断去势不减直接往对方胸口过去,然后便是胸骨爆裂,右手锤此时也跟着扇过来,盖在对方天灵盖上。

    嘭——

    人影飞了出去,半空中,脑袋终于还是受不了那力道,直接炸开,脑浆在空中挥洒。

    一息之间,说话的功夫,先前活生生的两人便在李文书师兄妹三人眼前彻底死绝了。苏婉玲惊恐的躲在三师兄秦勉的背后,前者吞了吞唾沫,举起细长的剑,随着二师兄一步一步往门口挪动。

    庙门,一个身影闪过挡住。

    “小义——”苏婉玲原本惊恐的双眸,忽然一喜,但随之黯然。

    她鼻子酸酸,眼里再次划过脸颊,“你也是来追杀我们的吗?”

    风在庙外吹过,刮起来人的长摆。

    “我不叫小义......”

    ”......我叫燕青....东厂厂卫副指挥使。”

    在这一刻,他眼中很平静,话语很平淡。

    ......“燕青.....东厂....”

    “啊——”苏婉玲慢慢后退,然后抱头长叫了一声。“你骗我!”

    .........

    燕青转过身朝里面道:“九哥,他们让我来吧,你去协助高大哥他们,刚刚我见他们追江南那帮人去了。”

    “唉——”金九将那对大锤一收,叹了一口气,折身离开。

    回头,他对燕青说:“你......算了.....俺老金就当没碰见过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