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一百三十六章 自己打造一个东方不败
    “系统….人物转盘内是有东方不败吧?”

    “有…”

    白宁从玲珑身上移开视线,脑中又问:“葵花宝典如是直接兑换,需要多少因果点?”

    “提示:完整版十五万因果点、残缺版五万因果点,另外注意:女子不能修炼、正常男子不能修炼。”

    “嗯,我明白了。”

    退出系统,白宁起身走到玲珑面前蹲下,看着她,尽量细声道:“记得以前干爹对你说过吗?想要报仇,不仅仅是要对仇人下的了手那么简单,还要会点武功的,玲珑现在年纪小,正是适合打基础的时候,想学吗?学会了,玲珑想保护谁都可以,也不用被人撵着四处跑,不被人欺负。”

    “可以….像干爹那么厉害吗?”虞玲珑怯生生抬起小脸,她似乎有点怕面前的人。

    白宁点点头,“会的,甚至比干爹还要厉害。”

    “嗯!”小姑娘努力的点点头。“玲珑要学,玲珑要把姐姐从坏人手里抢回来。”

    “不,要说救回来。”白宁掐掐她小脸。

    随后,他起身。

    “时辰不早了,夫人快带玲珑去睡觉吧,相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白宁过去轻轻抱了一下惜福,弄的傻姑娘有些脸红害羞的看着玲珑。

    “小姑娘….不能偷看….小心眼….要长疮疮会痛的….来和….娘回去休想…”于是拉着红着脸蛋的玲珑出了房门,回头还叮嘱道:“….相公也早点休息的….太晚…不好…要生病...”

    “相公知道,快快早点睡觉。”

    白宁应了一声,见她们走远后,才将房门关上。刚刚突如其来的想法让他原本平静许久的心狂跳了一阵,现下抽取出来的人物虽然大半都在他掌控之内,但如果往后出来的,总会有漏网之鱼,比如曹正淳和李进忠,虽然他并不知道李进忠是谁,也没有看过那部名为英雄的电视剧,但想来也不是泛泛之辈。

    如果将来不小心把东方教主抽出来,他还真没有把握能将对方制服。可目前白宁急需要增强自方的实力,可惜系统抽取出来的武功是不能灌输给其他人,如果写出来制成书,再传给手下的人,必定需要大量的时间去培养,而且忠心度也是很难保证。

    所以他试想着,让玲珑做这个实验,是非判断能力尚未形成的阶段,是培养一个人最好的时候,饶是数年、乃至十年以后,这种观念只要根深蒂固,也很难摆脱。只是可惜的是刚刚系统给予的答案让他很失望,《葵花宝典》乃至残本的也是无法让女子或正常男子修炼。

    白宁拿起笔,却是一个字都写不出。

    他在众人面前时,是一副冰冷的模样,可独自一人时,总会有其他的表情出现。他叹口气从椅上站起,在这间不大的民房内走了几步,看着灯罩外,一心想要扑进去的飞蛾在扑腾,便是伸手取下罩子。

    然后,飞蛾扑进了火里,灼烧殆尽。

    “或许打造一个‘东方不败’不难。”白宁眉头拧着,将灯罩重新放上去,“难的是,她不是真正的东方不败。”

    “但是….我可以用无数的武功去堆砌。”

    “也可以让无数的人前仆后继拥护在她身后,一样所向无敌。”

    ……

    他脑子里闪过很多画面,可到最后还是被一一否决。回到椅上时,心里已经没有多少想法,创造不出来就算了,不过该学的武功都给予她,至于到最后能有多大成就便看她自己的能耐了。

    想着,他便继续开始完善,除了笔下这张纸页外,还有一张组织机构图已经勾勒完毕。当写出几个字后,忽然笔尖一顿。

    “还有一个办法….”

    白宁瞪起了双眼,这个想法有些残酷,也有些大胆。作为拥有现代知识的现代人,他自然清楚男女的生理期。

    在女子初潮并未来之前,其实并不算完整的女子,尤其古代女子并没有早熟的条件,所以生理器官在初潮之前,都是未苏醒的状态,甚至更不知欲望是何物,如此的话,《葵花宝典》让一个小小的女童学习,未必不可以的,至少在那方面的副作用会减少到极低的程度,到时可以让安道全配一些药物用于辅助,或许是能成功。

    既然第一个条件可以成立,剩下的便是因果点数了,他的计划里,北伐快到了,如果阻止了北伐,应该形成了因果条件,然后便是逼反方腊,虽然因果不多,但也可以先存着,至少不能让系统拿去升级。

    剩下,便是方腊造反,然后剿灭。

    或许是够的。他打开房门,不自觉的连带拿着还滴着墨的笔走了出去,尽量的呼吸新鲜的空气。

    如果按当初刚来这个世界的想法,该是首先恢复自己残缺的身体,过一个正常人,可他经过第一次的失败后,却反而不再着急,因为如果再次出现上次的情况,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承受住那样的打击。

    现在嘛,白宁觉得这个时代里,还有许多事情等着自己去做,还需要借助武朝的力量,当真的有一天他觉得合适了,再恢复,带着惜福悄悄离开,也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可此时想来也是天真而已,将来的事,又会怎样,谁也说不清楚。

    那天,周侗的一番话不是没有道理,现下他已经想明白,当初是为了什么兑换的武功,又为了什么努力挣扎爬上今天的位置。

    他卑躬屈膝换来的这个位置,不就是希望有一天,自己以一个古人的身份加入这个时代,参与这个时代,去迎接即将而来的灾难,一个接一个的灾难。

    想用这具残缺的身躯站在那些人前面,告诉身后的那些不明就里的人,阉人不仅仅是光靠屠刀杀害自己人呈威风,同样可以将屠刀举起面向外敌。

    想到此处,手中的笔‘啪’的一声折断——

    “我们可以给自己同胞做牛做马,但绝不给外族当狗。”

    ……..夜风吹来,陡然让他清醒。

    ………

    断裂的毛笔还是抛了出去,他看着夜空点点依稀的星辰,“所以,谁挡了道,谁就得先死。”

    方腊…..

    朱勔….

    下一个,是谁?

    PS:第二章,第三章,春风可能要存起来了。毕竟这周五上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