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赶往
    其实昨晚那番思考和临时起意的计划,对于白宁来说在某种程度上来讲,还能立刻成为实际行动,至少眼下是这样。而且中间还需面临一个难题,那就是兑换出的葵花宝典这本对于宦官来说的至高武功,他自己到底要不要学.....毕竟受电影题材的影响,或多或少担心会影响自己某种倾向,如果会有,他甚至宁愿不学。

    毕竟活了三十年的某种观念,让他无法接受这种变动,当然东方不败是个例。

    反正一切等有了眉目再说吧。在天亮后,车队再次启程往南下,再过了徐州境,进入淮南后,雨化田派的番子带回来了消息。在此之前,白宁正在给玲珑灌输敌我的观念,亲人之死的前因后果,虽然以前他讲过,但此时也临时再决定讲一讲,坚定她的心。

    “督主,那两个小贼找到了当地县衙想用虞神医的药方换回大小姐。”那名番子口中的‘大小姐’自然是玲珑,因被白宁收为干女儿的关系,此行的人大多是知道的,在日常称呼上便一致这样改了口,白宁也没去纠正,也算是一种默认的存在。

    “本督知道了,回复他们,这个交易咱家接受。”

    在马车外听了情报后,护卫在旁的曹少钦头微微仰了仰,眼睛半眯,“督主,恐怕药方是假,换人是真,若是地点让他们定的话,怕是有明教的人在周围埋伏。”

    白宁负着手稳稳站在车辇上望着南方,“咱家且会不知药方是假的?就算他们能真默写出原来的,也不是本督想要的那张了。”

    他斜眼看向曹少钦,嘴角泛起冷笑,“当日之仇,本督还怀恨在心呢,怎么可能轻易算了?那姐弟俩无非还打着祸水动引的打算,将药方交给咱家,让那些眼红的人来找本督的麻烦,这算不算一石二鸟?”

    “原来督主心中早有计较,属下多嘴了。”

    “嗯....”

    白宁沉吟一声,又望了望天色,云层低微,铅云笼罩,像是要下雨的征兆。随后,他便进了马车,看着规规矩矩坐在那里的玲珑,便伸手将矮几上的糕点推过去,“不要拘束,咱家是干爹,不是老虎。之前只是给玲珑上课,教玲珑一些道理,现在课已上完了,就不要那么严肃了。”

    虞玲珑点点头,灵动的双眸滑动,细声说:“玲珑....想去找干娘。”

    “嗯,去吧。”

    白宁点头,随即马车停了下来,让玲珑下了车辇。他望着小小背影,合上眼帘,脑海中闪过一幅画面,然后,便是无声的笑起来。

    “两个小贼....咱家会让你们体会被亲近之人杀死是什么样的痛苦。就如当初你们烧了我的希望,我双倍还给你们。”

    呢喃恨声,说不出的森然恐怖。

    ..................

    “姐....你说的计划行的通吗?”

    午时过去不久,方杰跨马从前面慢慢降下速度,落到后面对骑着胭脂马的方如意问着,又打趣的对她怀里抱着的小姑娘道:“说不得下午就能见到玲珑了,幼晴是不是很高兴?”

    女子怀里的小姑娘点点头,可能因为马背上有点颠簸的缘故,不由抓紧了对方的衣衫,有点害怕的往方如意怀里靠拢。

    方如意一手抓着缰绳,另只手轻轻安慰的拍拍小姑娘的脑袋,这才转头对那边的青年说:“那太监头子想要药方,必须要上当的,到时候咱们不仅能把烫手的山芋转嫁给他们,还能把玲珑换回来,怎么都是赚的。”

    “可....可我有担心。”方杰皱眉看着远方,“总觉得这计谋有些太浅显了,对方不可能看不出来的,不如把王叔叔找来,他可是文武双全,想来这点事也难不住他的。”

    这样的情况下,方如意心里满不是滋味,毕竟主意是她出的,现下俩人偷溜出来这么远来了,才说计划不靠谱,总是有那么些心里不甘,她纵马靠过去用一些语言给堂弟点信心。

    “小杰不要乱担心了。平日里,爹爹就让说我们像永远长不大的小孩子,你可还记得?上次你和祖先生为一件事争吵起来,最后却祖先生以你年岁尚小,做事没有远见给否决了吗?这次咱们姐弟二人不依靠其他人,就算王叔叔也不依靠,把这事做成了,看他们还有什么话说。”

    原本心里担忧,安静的听着堂姐说着,这时候终于忍不住咬紧牙,将手里的方天画戟挥了挥,点头道:“姐姐说的是,咱们就做一件大事给他们看一看,饶是可能,我就一马奔过去戳死那个太监头子,让教里轻视我姐弟的人大吃一惊。”

    然而相隔几里外,在泗水边上,他们碰上了一个落魄的人,这人衣衫褴,面色菜黄。看到他时,方如意大吃一惊,尤其是对方脖子上挂着两颗早已腐烂发臭的人头,方杰狐疑上前,举起画戟一摆,口中喝道:“好胆,竟然光化日之下杀人挂头到处招摇。”

    对面那人早就听的马蹄声,原本是想埋着头离开的,此刻一听声音,连忙抬起头,叫道:“圣旗使.....我是范畴啊.....天啊....终于见到明教子弟了。”

    蓬头垢脸的男人将脸抬起时,方杰和方如意顿时惊了一下,连忙下马过去,“范先生你...这...你这怎么回事...你不该在吕师囊麾下做事么,怎么弄的如此模样?这两颗头颅又是谁的。”

    “一言难尽....一言难尽....范畴这是烦了罪过,要****内给教主请罪去了。”范畴可怜兮兮的模样,让方杰俩人心里恻隐不忍。

    “如此这附近怕是.....”方杰想告诉他,离此并未有多少明教弟子活动。

    却是被方如意打断道:“范先生不如这样,你可先随我姐弟两人出去一趟办件事,然后咱们再****里,到时我姐弟二人再为先生开脱几句,怕是不会受到什么责罚。”

    闻言,范畴也是犹豫半响,自己要回睦州清溪怕是有点困难,就算找到明教联络点,最少也是进了附近县城,花去的时间还不如和跟这姐弟二人去去一趟。

    想来也是没有什么危险的。

    想着,便是同意了。

    三人带着幼晴继续北上,快要过了泗水时,在夜幕快要下来时,单人独马极快奔过来,对方那身衣服装束,让范畴脚下一抖,差点栽倒在地。

    想来刚脱离对方,怎么又在这里碰上了,他心中开始不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