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一百三十八章 血的味道
    一马飞驰,近时,勒住缰绳马头嘶吼。

    着了一身皂衣的缇骑,口中对着前面三人喝道:“你等要求,督主大人已经答应,原地等候还是前去督主那边全在你们,给咱家一个准话。”

    “怎么办?姐!”

    方杰看了一眼对面那人,脸上不作声色,心里却拿不定主意,便向旁边的方如意低声询问道:“过去,我怕中了埋伏,毕竟咱们这边才三个人。”

    夕阳时分,红霞如披纱覆盖着三人,方如意用手掌遮了遮逐渐有些刺眼的残红,轻夹下马腹上前,语气自然也不甘示弱,喝道:“我们三人两马,就在这泗水河畔恭候东厂的那位...”

    忽然,她小声问旁边人,“东厂的什么?”

    “提督...上次教里有人提过的。”方杰低声提醒。

    方如意干咳下,声音提高:“我们就在这里恭候东厂提督大驾,不过事先说好,我们三人,你们那边也必须三人,若是人数不对,药方休想得到。”

    “好!姑娘的话,咱家不出一个时辰便能带到,。”

    那缇骑言语干脆利落,一拽缰绳,调马飞奔沿着原路赶了回去。见对方打马跑远后,方杰把马鞭在空气使劲打了俩响,使得坐骑有些躁动不安,在原地跺了几下马蹄。

    “姐——我有个想法,那家伙如果真有三个人,不如到时交换人时,我直接冲过去把那白头发的家伙一戟斩了,也算为民除害,听说那东厂头子也不是什么好鸟,那日过来要药方的时候乱杀人,我就觉得和那些欺压百姓的狗官没什么两样,你觉得呢?姐!这也我方杰还为明教争口气——”

    方如意沉默片刻,“不行,万一那人身边跟过来那日一黑一白的那两个太监,咱们没有胜算,说不定还要栽在对方手里,这时候我们不能逞强,换了玲珑以后,咱们就立刻离开,将那烫手的药方丢给他们,我们也能安宁了,所以别节外生枝。”

    “行行....主意是你出的,那就按你说的做吧。”方杰脸上有些沮丧的看着她。

    “只是,他们到底要这药方有什么用啊?幼晴都记得住的东西,也不难啊,上次我偷偷配过一次药,吃了什么都没有发生,也没有增加什么武功内力的事。”

    “方杰你——要是配错了药,看你还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这样和姐说话。”

    二人在马背上互相说着话,声音蛮大的,想来也是没有防着谁。只是那范畴听了以后,心里越来越不安,话语中提到的白发人,心里就是一阵发慌,有着想要偷溜离开的冲动,终究,他还是提出了先行离开的请求。“圣女和圣旗使二位大人,范某现在必须要赶紧离开了,时候已经不早,赶回1教里还有要事与教主禀报,迟一个时辰,我这心里就不踏实。”

    那边姐弟二人有些犯难了,明教一向是以教内事物为重,他俩本就私自出来,若是强留有任务在身的教众,怕也是说不过去,可刚刚那边又说了自己三人,此时少年傲气就觉得陷入颇为尴尬的境地,留也不是,送也不是。

    “既然如此......”方如意最后还是拱手道:“既然范先生有要事在身,那还是以明教事物为重,只是我姐弟二人要在这里有些要事要办,就不能送先生到附近县城了。”

    范畴巴不得他们这样说,赶紧摆手,“无妨、无妨,范某自己去便是,圣女和圣旗使有要事要办,那我就先走一步。”

    抱拳,他后退几步,转身便是撒丫子开始朝南边跑过去。

    方杰蹙眉,道:“姐,我感觉范先生有点不对劲.......要不,我上去把他劫住再问问?”

    “正事要紧....”

    方如意说着,话头停了下,视野那头出现一辆马车,两匹马,马背上便是坐着他们刚刚说的一黑一白两个人,此刻正缓缓过来。

    “他们来了,小杰打起精神谨慎一点。”

    “好——”

    方杰耸马上前,在离五十步时,两边同时停了下来,大叫道:“你要的东西,我们带来了,玲珑呢?”

    ......

    车帘掀开,一身黑纹金花点缀的宫袍在风里猎猎作响,白宁牵着一个小小人儿站在车辇上,冷漠的盯着扬武扬威的青年,修长白皙的手掌抬了抬,在玲珑的小脑袋上轻轻拍了两下,望着那边,在一片彤红里泛起笑容。

    “玲珑啊….干爹想问你…..你想要什么,有什么可以让你自己开心的,记住一定要去做的。”

    白宁的声音很轻,在风里跑着。

    小丫头很懂事的点点头,然后跳下马车,径直朝那边骑着高头大马的青年过去,几步一回头朝身后看着,竟是有些不舍。

    在那边的风里,大红的披风在飞扬着,方杰露出高兴的神色,督促了胯下的马,又警戒的看着马车那边,爽朗大笑道:“快….玲珑…再走快点,到方哥哥这边来。”

    在他眼里,那个不停回头看的小姑娘应该是害怕的,在害怕对面那群阉人在背后使坏。待近了以后,方杰按耐不住最后几步促马过去一把将小女孩捞起坐到自己胸前,他抬起画戟指着马车那边,神态高傲。

    “看来你们这帮阉人还是说话算数的,也不失一种德行,要好好保持啊。”他原本还想找机会冲过去杀那个站在车辇上的白发人,可见他气度从容,左右两边又有那日武功高强的宦官在,便息了那个念头。

    于是,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页在手里扬了扬,“药方在这里,我方杰也不失信用,免得将来江湖上,别人说我连阉人都不如,你们拿去吧。”

    趾高气昂的话,句句刺耳。曹少钦和雨化田两人冷漠的眸子里闪出杀机,手不由拔在了剑柄,身子微微前倾,有了随时冲过去杀人的打算。

    白宁伸手摆了摆,依旧负着手一动不动,“东西,本督不要了,你留着做个纪念吧,或许最后的纪念。”

    “什么?”方杰搂着怀里的玲珑,皱眉四顾,也没发现有伏兵之类的迹象。

    忽然像是有一种风吹过,一声惊诧女声在耳旁尖声炸开,“方杰——小心玲珑!”

    头皮瞬间发麻,随后,只觉颔下喉结上方,先是冰凉,然后便是刺痛、剧痛,像是有很什么东西刺进脖子里去了。

    他低头看时,仿佛周围一切都变慢了,玲珑缩在他怀里,灵动的双眸却是透着仇恨仰望着他,两只小手把着一把小刀颤抖着,鲜血流淌着,打湿了白皙稚嫩的双掌。

    一瞬,噗嗤——

    露出半截的小刀再次往里捅,全柄没入。

    刹那间,方杰只感到天旋地转,手里松开,无力的抓握一下便从马背上栽了下去,他看到堂姐正在不顾一切的冲过来,他看到半身染血的小姑娘握着刀冰冷的盯着他。

    “不该是这样的啊……”

    躺在地上,旋转的视线里,好红好红,红的几乎没法再看清任何东西。他的记忆里,还记得在谷里,那个被自己无意吃了几块糕点而生气的小丫头,如今为什么一切都不同了。

    “啊——”

    方杰瞪着无神的双眼,撕声长叫,那便是最后一声。

    ………

    随后,熄灭。

    ………

    “小杰——”

    疯狂冲过来的方如意径直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地上的青年,单手想要去按住还在不停往外冒血的破口,可血依旧从她指缝里溢了出来。

    随即,一道红影从马背扑来,方如意立即抱着尸体往边上一滚,然后看去,盯着那小小人儿撕心裂肺叫道:“玲珑啊——为什么要杀你方哥哥,他做错了什么,你要杀他。”

    “是你们害死了玲珑的爷爷和爹爹…….”

    或许已经适应了鲜血不再害怕,虞玲珑看了眼另一边,呆滞如泥塑坐在马背上的姐姐,再回过视线,小手捏着还在滴血的刀举起,“是你们害的玲珑和姐姐没有了家……所以玲珑要杀你们。”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方如意使劲的摇头,眼泪夺眶而出,泣声道:“你还小,不要听那太监头子的蛊惑,你爹爹和爷爷是他杀的啊。”

    虞玲珑摇摇头,童音泛着冷意。

    “原本不会发生的….爷爷原本也想把药方交给干爹的,是你们多事…..是你们多事…..都是你们害的玲珑没有了家。”

    这时,刀刺了过去。可虞玲珑年龄太小,又未学过武,当下便被一手抱着尸身的方如意拿住了手腕,她还想说些什么,想要解释。

    毕竟她无法对一个孩子下手。

    距离这边不远的马车那里,一道持剑的身影冲了过来:“放肆——敢对大小姐无礼。”

    方如意两手都拖着人,自然不可能还击,当即撒手往后一滚,从腰间摸出长鞭,见过来的人是黑衣长剑的宦官,喊泪娇怒一声。

    “我…..要杀了你们。”

    然而,那柄长剑忽然斩下,原本躺在地上的尸体,肩上顿时一分为二。剑尖一挑,人头被曹少钦提着发髻拿在了手里。

    他轻蔑的看过去,“来呀——”

    陡然间,长鞭呼啸一声过来,曹少钦黑袍一动,手中的剑搅了下,整个人逼近过去,剑影与鞭影交织,身影相错间,忽然曹少钦被逼退开,身子不由向后一仰,手里提着的人头不知怎的抛了起来。

    被方如意给接住,然后她便转身跳上来时的那匹马,驮着幼晴疯狂的朝回跑。

    曹少钦抱拳对玲珑道:“大小姐,对不起,那女子武功似乎有点高,少钦没法留下她。”

    “你下去吧。”

    白宁不知何时已经过来了,他挥挥手让失手的人退开,搂过玲珑道:“没关系的,朝廷大军很快就会剿灭他们,把你姐姐一起救出来,一步步来,这次已经杀了一个,还有一个也逃不了多久的。”

    “你看仇人的血其实是甜的。”白宁沾着匕首上的血迹在指尖舔舔。

    又伸出抹在小玲珑的嘴唇上,问她:“如何?”

    玲珑沉着脸忽然露出酒窝的笑容,摇摇头。

    “干爹骗我,是咸的。”

    白宁摸着她的头,起身哈哈大笑起来,他看着残如血的夕阳,渐渐没了。

    ……..

    “下次这种事你去。”

    曹少钦看着那立在残血红霞中的一大一小身影,对旁边的白衣人提议道。

    哪知,雨化田勾起唇角,偏头看他。

    “咱家演技不如你。”

    PS:今天两章共五千七百字,照例第三章要纯下来。求点票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