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交织
    夜深人静,净街的锣敲了数遍,雨落在檐上,然后滴下,街上湿漉漉的,一滩积水忽然被一只大脚踩的溅起,紧跟着数十双脚踩过积水,‘踏踏踏’的向前奔行,这些人黑衣蒙面,手里明晃晃的兵器摇晃着,穿过小巷一路沿着东华门过去。

    “这些人靠的住吗?”黑衣人中,一个身材高大黑影停了下来。

    背上负着一把被黑布裹着的宽剑,一米五长,两指宽。

    在那人身旁不远,站立一个娇小的身影,同样黑衣蒙面,清冷的女声从黑布里传出。“你不是挺忠心的吗,这时候质疑起来了?”

    “做事要谨慎。”

    黑衣男子浓眉下,目光凌厉看对方一眼,“你也不见的多干净,难怪被人排斥出去了,那人还是念了旧情,换做是我,像你这种人,早就一刀砍了。”

    “好好把你眼前事做了,剩下的事轮不到你来操心。”娇小的身影一闪,冲进了黑幕。

    黑衣男子冷哼,“自己连狗都当不好,也有功夫教训我?”

    说完,脚下发力,一瞬,整个人如插翅一般,高高跃起,几个纵身没入夜色。

    ......

    春雨细绵,说来也快,廊外灯笼的火烛光晦暗的从窗口照进来。海大富那张宽肥圆脸抖动了一下,手里的纸条点燃烧毁,随后他拿出文柜上的书页,慢慢翻阅,开始查找,取出中间一条,对了对上面的字迹后,开始做抄录。

    夜里还很静,除了值夜守的厂卫交接换班的脚步声,便是听到那‘金钱豹子’汤隆与别人喝酒赌钱的吆喝声,听到这些声音,海大富心里反而是轻松的,在收到快马过来的信息时,他心里便有了不好的预感,再加上纸条上讲了魏进忠与赫连如心的勾结的事,丝毫不敢大意,将东厂留守的人在今夜召集了起来,增加了巡查的时辰。

    他推开窗户,雨依旧西绵绵的下着,天色黑蒙蒙。

    “督主要让你们做只无头苍蝇,咱家只好恭候你们来了。”

    他想着,关上窗户。

    转身的那顷刻间,数十黑影摸到了稽事厂衙门,随后,便是一个个翻身跳墙,冲了进去,里面呯呯几声刀砍撞击,数名皂衣番子歪倒在雨水中,衙门打开,那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负着剑,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他身侧便是之前谈话的娇小女子。

    只不过都蒙着脸,看不出是谁。

    “偌大一个东厂,防守也太不严密了。那个白宁真是一个蠢货,竟然让一个垃圾镇守衙门——”

    这人狂妄的声音,直叫旁边那女子柳眉一皱。黑衣人望了望在校场那边耸立的高楼,低声问道:“那些收纳归档的信息都在那里吧?”

    “是那里,不过海大富应该在上面守着,他武功还不错。趁巡视的厂卫没过来,我们赶紧抢了东西离开。”蒙面女子说道。

    “好——”

    男子沉闷瓮声,单臂一挥,“朝着那小楼杀过去。”

    听到指令,一群黑衣人捉刀在手,借着夜色掩杀过去,可他们也低估东厂是个什么样的衙门,还没走到校场,藏在暗处的暗探一支冷箭就当先射翻一个人,然后便是一声哨响在雨夜中吹了起来。随后,闻讯过来的巡夜厂卫,当即拔刀冲杀过去,与那群黑衣杀成了一团。

    “码的,好胆!竟然有人正大光明的杀到东厂来.....”

    ”.....别废话,宰了他们.....”

    ....

    那队厂卫只有十来个人,都是禁军中抽调出来的精锐,厮杀上也是有水准的。对面那群黑衣人人数占多,个人勇武也是厉害,否则也不会加入今夜的队伍,两边撞在一起,顿时杀的人仰马翻,血水染红了地面顺着地上的积水四处流淌。

    但之后,更多的厂卫、番子包围过来,甚至把出口也堵上了。那黑衣男子自持武功高强,一拳一脚将拦路的人打翻在地,抽空看了眼周围情况,对黑衣女子吼道:“他们早就有准备,只有你知道东西放在哪儿,你去拿,下面由我撑着。”

    旋即,暴喝一声。

    一双铁拳猛的砸开一条通道,径直朝那栋小楼过去,黑衣女子紧跟他身后,手里一把长剑翻转,连续砍翻几人后,终于快要到了那边。

    楼上,海大富宽胖的身影出现,站在楼道上面无表情的看着下面厮杀的战场,视线集中在那个娇小身影上,随即叹息了一声,转身走了进去。楼下,女子身影一跃攀爬跳跃上去,一脚踹烂了门扇,冲到里间,便是见到了对方。

    “自己让开,还是我帮你躺下?”

    女子极力掩饰嗓音,但还是让对面的太监听了出来。

    海大富蹙眉道:“也不知道他们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1魂药,居然能让你这么心甘情愿的反了。”

    说着,胖太监伸出手掌,比划。

    “既然反了,那就不该讲什么理由,咱家也没好说的,以往情分也断了吧,等会儿大家也别手下留情,小妮子,咱们手底下见真章。”

    女子将脸上的黑布扯下,扔到了一边。

    “海公公,瓶儿得罪了。”

    手一扬,数枚钢针陡然间在她指缝里爆射,空气中接连擦起几声嗡鸣。海大富眼帘半眯,身形微晃,快速闪开,只听刚刚站立的位置后面,木柱上传来咚咚咚的钉木之声。

    钢针入木,稍一缓。

    小瓶儿刚一收手,掌风骤然发难,从她身侧轰然袭了过来,那身影过来的极快,她猛的勾脚,将一张木凳挑起来迎了过去,和那掌撞在一起。

    嘭——

    四脚矮凳顿时四分五裂的炸开。同一时刻,小瓶儿退开的瞬间,便又是数枚钢针从她领子里一拂,钉射过去。海大富急忙收掌,宽大的袍袖搅动,悉数将照着自己咽喉、面门过来的钢针拦了下来。

    两人的突然交手两个回合,似乎平分秋色。

    “这就是你在赫连如心那里学来的武功?咱家以为多了不起呢。”

    小瓶儿杏目一冷,双臂忽然抬起,一掌张开五指,只见她手指上多了许多难以察觉的红丝,陡然间,小瓶儿妩媚一笑,嘴角微微勾起。

    “海公公,马上你就会知道了。”

    随即,指尖轻轻在红丝拂过,清脆之声,‘噹’的一下传来。

    海大富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滑落,他发现屋内不知何时多了许多纵横交错的红丝接连在对方手掌上,随着对方手指拨弄,所有的丝线都在嗡嗡作响。

    血管中,仿佛有道力量在将血液逆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