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危楼
    小楼外,雨声沸腾,骤然之间变大。

    兵器交鸣的碰撞,时刻在躁动、杀戮。东厂皂衣的人数越来越多,那些纠集起来的黑衣人能动的范围越来越小,而在木楼下方,那个高大的黑衣男子却依旧生龙活虎的守在那里,三拳两脚便是过来的人打翻踹飞,守着木楼丝毫不动。

    突然,他觉察出了一点不同,目光望向厮杀的人群,然后便是看到自己带来的黑衣人一个个被挑飞,戳翻,一个身影从人堆里杀了一个对穿,踏着积水朝他过来,勇猛彪悍。

    “终于来了个让咱家露剑的了。”

    黑衣人似乎很高兴,取过背上包裹的长剑,将布匹一撕,霸气森然的宽剑出现在他手中,便是随意一挥,转眼间轻描淡写的杀了两个靠近过来的人,流淌的血迹在剑身慢慢滑动,像是被吸住了一般。

    陡然一瞬,两人隔着十来步,中间尚有几个人在那里厮杀,但转眼间,黑衣男子宽剑单手一挥,罡风呼啸而去,像把无形的利刃从那几人身上切过,噗嗤数声,一团血雾在雨中爆开,啪啪几声残肢落地的声响,转眼间那里便只剩下一地残尸。

    但对面手持长枪之人,丝毫不犹豫地迎了上去。枪头寒芒先到,直接破开雨帘,与迎面而来的剑锋猛的一触,俩人便是撞在了一起。叮叮当当一片击打声响,两人一息之间就交手十来下,速度非常的快,威势惊人,旁边尚有来不及躲开的人,便是被长枪扇动的气劲直接抽飞,而黑衣人手里的宽剑威势更加恐怖,每每挥动时,便有似有似无的锋利气劲将旁人切成两半。

    在校场附近一根挂着灯笼的灯柱被一剑削断,便是轰隆一下倒了下来,砸在雨水中四溅开。使枪的汉子目光一凛,手中长枪如铁蟒舞动狂搅,枪头、枪身狂打猛砸,让人眼花缭乱,随后,又是陡然变化,路数瞬间变成了灵巧阴柔,枪尖犹如毒蛇吐信般,戳、点、挑,照着对方周身各处杀过去。

    而对面也反应过来,宽大的剑身往身上一照,呯呯呯——数道火花迸出,但随后,又是一顿。举剑挥挡的黑衣男子有些诧异,视线稍挪移看过去,对面用枪的人,手臂一缩,腰背稍躬。

    最后,那枪平平无奇的刺了过来。

    呯——

    枪尖一触剑身瞬间,仿佛有股奇怪的力道在两把兵器中间突然炸开,黑衣人手臂顿时一麻,整个人像是被人推着往后退了两步。停下后,他手的剑还在嗡嗡作响,颤抖着。

    “有点意思.....”

    旋即,黑衣踏踏踏的快奔几步,宽剑一横,“啊——”的暴喝,那剑在他手上顿时化作一道残影,也不知要斩到哪儿去。

    持枪汉子见他出手瞬间,就将枪杆往身前一竖推过去,乓——一道黑影像是凭空出现般,砍在枪杆上,火星突的一下跳出来,青铜的枪杆陡然一弯,身影捏着杆身倒飞出去,随后那人将杆尾往地上用力一杵,借力而下,但依旧还是止不住的退上几步。

    雨帘下,打湿的衣服,撕拉一声,突然裂开一道半尺长的口子,一条血线顺着他胸膛肌肤慢慢自行划开。

    血流出来,染红胸襟。

    “没死…..武艺不错,你叫什么名字,不如过来跟我如何?”剑尖划着地面,黑衣人拖着剑慢慢走过去。

    持枪汉子单手柱着枪杆,有些气喘吁吁,嘴角不时溢出一些血迹,他擦了擦,声音有点沉磕:“东厂兵器教头,林驰。”

    “还有——我要告诉你两个字——做梦。”

    举枪,手腕有点微颤,显然是有点牵强。

    黑衣人或许也料到对方会说什么话,做什么事,倒也未对刚刚招揽的话抱有期望,随后,便是拖着剑过去,剑锋扬了起来。

    准备结果眼前这个稍让他有点兴趣的人。

    但,一声嘭的大响,在他们上方传来。

    紧接着,一块黑影穿过雨幕朝他们砸过去。剑锋在雨帘中化出一道弧形,啪啦一声,把黑乎乎的东西击的四散,掉在地上,“木栏?”

    随即,破风声从头而下,黑衣男子猛退开,一记劈砸轰的下降在地上,青砖路面,蛛网般碎裂一圈。

    一个强壮的男人敞开单薄青衣持着八菱混铜棍,侧脸对林冲道:“抱歉,来晚了,刚刚和汤隆他们耍钱输了。”

    “那你小心点,这家伙的武功和剑有些古怪。”林冲提醒他。

    那边黑衣人偏了偏头,剑尖指过去,“你又是谁?”

    “——栾廷玉。”

    ‘玉’字一落,八菱混铜棍猛的砸了过去,力道雄浑刚猛,他脚踏过去时,地面上的青砖轰然连碎,棍影落下,嘭的一下打在对方的剑身上,之后,更是疯狂的砸打,一棍比一棍的凶猛异常。

    两人甫一交手,脚下一进一退,砖块被踩的飞起来,****出去。而那黑衣人忽然挥剑一扫,兵乓几声,数块碎石被打飞朝对方射去,在石块与对方挨近的瞬间,那柄霸气的宽剑忽然侧了侧,昏暗中一闪。

    “师兄小心——”林冲心里一急,陡然拔步挺枪冲杀上去。

    那边,只听噹的一声,栾廷玉身躯晃了晃,胸口爆开,飞在半空中,翻滚了好几下,将手中的铜棍在地上借力,才落的地,饶是如此也连退数步,将地面踩出数个深陷,便被冲过来的林冲给抵住才停下。

    他抹去嘴角的血,揉着胸口,一饼银子少了半截掉在了地上滚动。栾廷玉呼出一口气,艰难笑了一下,“想不到我栾廷玉也有被银子给救了的一天,若是今晚得过,回去把你供起来。”

    “放心,今晚你们俩谁也活不了。”

    黑衣人冷笑,目光杀机凛然,他举步走过,就要再次抬剑,“来,谁先来?”

    就在他话说出来的同一时间。

    轰——

    一声震动黑夜的巨响,从附近一栋角楼内响起,伴随着的是大量的火光和烟雾,一块圆滚滚拖着火焰的东西爆射过来,那动静几乎让所有厮杀都停了下来。

    黑衣人瞪大眼睛,看着那怪火越来越近,猛的蹬脚,身体扭转跳出一两丈远。栾廷玉忙骂了一声:“草,凌振——”

    连忙拉着林冲往地上一趴。

    嘭——

    漫天火光骤然炸开,青砖碎石乱飞。整个场内,鸦雀无声,而那黑衣人因为及时躲开并未受到多少波及,连忙高声朝那小楼叫道:“风紧——”

    ……..

    剧烈的炸响前一刻。

    小楼内,小瓶儿制服住了海大富,她凭着记忆和对这里的熟悉,很快找到了近一个月的信息,当看到那条信息时,整个人都愣了。

    她抬起头看向海大富,“这些都是真的?”

    “呵呵——”

    被古怪的钢针和红丝控制住的海大富,唯一能动的只有嘴,他冷笑着,“你是东厂出来的,应该知道这些东西做不得假,以为靠了赫连如心就能另立门户?东窗事发,她的身份还能掩护多久?你们也会跟着完蛋。”

    “海公公…..既然都要死,那瓶儿先让你下去等我。”小瓶儿手指搅动,红丝收紧,另一只手便要开始拨弄。

    就在此时,巨大的炸响轰然一下就在离此不远响了起来。整栋小楼随着巨响和震动也跟着抖了起来,片刻后,小瓶儿便听到外面同伴的呼喊,当下拿了那份信息,冲出了小楼,一踏木栏,纵身跳到对面的楼上。

    她朝黑衣人吹了一声口哨,随后两人一上一下朝围墙那边冲过去,十多枚钢针在雨里飙射,墙上的弓弩手甚至来不及反应,便被钉翻一片,栽了下来。

    俩人顿时舍弃了还剩下的十来名同伴,杀开一条血路,翻墙逃离。

    不久之后,袭来的最后一名黑衣人被杀死在地,栾廷玉连忙组织人手封锁全城,缉拿在逃的两人............

    ……….

    雨幕下,两道黑影在小巷里穿越,没见到追兵追来后,小瓶儿将那张信笺递过去。黑衣人只是看上一眼,便是惊的说不出话来。

    “上面的内容可信?”

    小瓶儿点点头。

    雨哗哗的落下,浸透了纸页他们也丝毫不觉,黑夜里两人不知在想什么,良久,黑衣人忽然将那张纸扔进了积水里。

    黑暗里,他眼神闪烁,不知打了什么主意,声音带着嘶哑和深沉,说:“这件事交给咱家来办,瓶儿姑娘可不要随意泄露出去。”

    小巷内,俩人举步无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