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一百五十章 荻女
    赫连如心直接受了一记重击,拖着长长的裙摆划出一道弧形,倒飞出了殿门砸进了厮杀的人群当中,隐没了身影。

    殿内,白宁暂时松了一口气,连忙招过十多个禁军,“立刻保护陛下退到后殿。”

    “是。”

    随后十多名禁军被招进来,立刻携裹赵吉围在中间,赶紧朝后殿退去。赵吉离开前,看向这边,“小宁子,这里就拜托你了。”

    “陛下放心,微臣定当将赫连如心擒下交于官家处置。”白宁拱拱手。

    赵吉犹豫了下,咬咬牙便进了侧殿入口,最后消失在视野里。

    白宁转头看向还半跪着喘粗气的另一人,冷笑一声,说道:“官家已走了,用不着再装忠心,看不出你这人演技倒是一流。不过本督很好奇,你费劲心思,到底是为了什么?想要权势入咱家东厂就是。”

    半跪的身躯在对方的话里,慢慢站起来。

    “厉害呐,大总管这样也能看出来,咱家伤势不重。不过进忠最佩服的,还是大总管的计谋,一套接一套,原本赫连如心从未想过要反的,都被大总管的逼反了,真不知道是大忠似奸呢,还是大奸似忠来形容您。”

    他语气瑟瑟,身子直起陡然一震,数道钢针嗖嗖的几声破体而出钉射出去。剑尖轻轻往地上一磕,魏进忠擦干嘴上的血迹,神态谄媚将卑微融为一体:“至于咱家为什么做这么多,无非也想和大总管一样,做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进忠受过的白眼,受过的窝囊气,大总管可能从未受过,进忠被人羞辱、毒打,被人像丧家之犬到处撵跑,连个遮雨的屋檐都没有的时候,恐怕大总管也是从未体会过吧。所以咱家想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呐。”

    说到这,他忽然笑了一下打断,随后,语气一转,问过去:“要不…..大总管也来与咱家一起?”

    “你想多了。”

    白宁冷漠的脸转过,披风招展朝外走去,“本督要做的事非你想象那般呈威风,现在大敌当前,先把赫连如心擒下,再来找本督讨教也不迟。”

    “正有此意。”魏进忠提着天怒剑跟在他身后。

    ……

    两人冲出大殿之时,外面肃杀一片,作乱的宫人虽然不多,但一个个悍不畏死,制造了不小的麻烦,只是在突然之下杀了禁军和大内侍卫一个措手不及,待反应过来之后,结成了军阵渐渐将这波两三百人的队伍缩减到了不足一百人,已经退到了极小的圈子里,被完全剿灭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不过,当赫连如心被打飞出来之后,落入禁军人群当中,只是一瞬,便掀起血浪翻滚,紫色的裙摆在冲杀,禁军和大内侍卫的身影围上去,又如同炮弹般被打出来,撞进人墙上,插在自家人的长矛、钢刀上血液直流。

    饶是对面那女人凶悍,每每出手都不留人命,可禁军士卒依旧要填上去,退后的话,现在不死,之后也会被杀头,况且对方只是一个人而已,她还能将皇城数千禁军杀完?而最主要的是,她是一个女人啊,就算曾经归位如妃,那也是一个女人。

    一帮戎卫皇城的禁军大老爷们输给一个女人,他们会抬不起头来。

    到了眼前,禁军的盾墙建起踏着轰轰的脚步声,从四面合围过去,想将把那女人抵在中心寸步难离。第一拨首先围上去的一面盾墙,眼见已经背后挨近了对方,但依旧被对方察觉一拳轰烂一面盾牌勾手一抓拖出一个人来,在手上轮开,甩出去砸进正前方围过来的盾墙里,冲翻了数人。

    剩下的人第一时间拔出武器直冲上去,当先一人直接被正中踹了一脚,还在半空就喷出大口的鲜血,落地时已经成了血葫芦,胸口的胸甲都凹陷下去。没人理会被杀的同僚,跨过他的尸首继续向前迈进,四面八方的禁军挥刀挺枪齐攻过去。

    下一刻,赫连如心如同风暴的中心,遮面媚笑,迈出诱人的长腿,垫着脚尖扭动身姿,紫色的袍袖挥舞起来,每一个动作之间大量闪着金属光泽的细针不停的向四周倾洒飞射,像是舞蹈的步伐停息。

    她身周横七竖八躺了一圈士卒,捂着身上看不见的伤口痛苦呻1吟,有的直接了无生息。

    “闪开——”

    金九暴喝,一柄金瓜大锤划过人群头顶上方,朝对方砸过去。赫连如心只是看上一眼飞来的物体,轻描淡写的扬手一拍,啪的一声,将飞来的大锤抽了回去。禁军中,魁梧的身躯迫开周围的人,一跃而起伸手接过大锤,高高擎在空中。

    然后落下………顺势一砸。

    嘭——

    地砖迸裂四溅,女人只是轻轻迈着步伐挪移,绕开了这记猛击,便是伸出一掌,速度极快的推过去,击金九的左侧,整个身躯如同受到攻城车的冲撞,直接横飞砸进人群当中,滚成了葫芦。

    而侧面,赫连如心根本没来得及喘息,两道剑锋带着破风声疾刺过来。本能的不再顾忌优雅,就地一滚,滚出一米,双腿朝空中一绞,瞬间踢飞乘势掩杀过来的几名禁军士卒,裙摆绽放微扬,她半蹲着看到对面过来一黑一白两个使剑的宦官。

    一个妖娆冷艳,另一个威目严肃。

    缕空醉雨剑,剑身微荡,一指轻拂,轻音长吟。两把小剑陡然间****而出,雨化田挽起剑花,与凌空的银芒轰然杀了过去。曹少钦见他动作,冷哼一声,白龙长剑一挥,步子连踏,龙剑嘶吼,由下而上倒挂。

    俩人配合,让人眼花缭乱,赫连如心不敢托大,在两把擦身而过的剑锋中游走,接了几招后,发现这两人的武功比自己想象的要高出许多,一黑一白两道身影交替,唰的一下织出了一片冰冷的剑网。

    顿时惊她一身冷汗,旋即,不再恋战,袖袍一甩,洒出一片针雨。雨化田和曹少钦二人原本就不是太合的来,又是二人围攻一个女人,面子上终究有些挂不住,给了对方找了一个空当跳出了战圈。

    随后,迎面而来的针,俩人当下挥舞手中的长剑,呯呯呯——乱响一阵,全部挡了下来。

    “想走?”

    “没那么容易——”

    两道不同的声音发出。前方冲来的人喊了一声,铁链勾动甩了出去,另一边,雨化田冷气森森也是一句,两把小剑从主剑中弹出,旋转飞射。

    凌空的女人,身子一转,一脚踢在飞来的离别钩上,踹飞回去砸在高断年的胸襟,胸上一岔气,被击的踉跄不稳后退几步倒在地上。随即,女人往下落时,两根钢针射出去打在飞旋而来的小剑上,两道火花爆开,偏转了方向掉到了一边。

    而此时,延福殿殿门,两道身影冲了出来,当先一人,丝毫不停留,直接俯冲而下,一掌劈来。紧跟在后的持剑太监,同时跃起一剑竖劈。

    “赫连如心——”

    白宁这一掌极为凶猛,见到对方避开魏进忠劈去的一剑,转而朝自己过来,便是怒喝了一声。

    “——白宁!”

    赫连如心躬身俯冲,脚尖一点,身影如梭。

    两人再次撞在一起。轰的一掌打在双方身上,噼啪一声,起劲乱飞,两人一触,各自倒飞出去,白宁学的天罡元气本就是攻守兼备的武功,陡然挨了一掌,还受得了。反观赫连如心却是要狼狈许多,连连踏碎几块石砖后,她嘴角也是流出了血丝,汇在下巴尖。

    短短片刻后,终于静了下来。禁军、大内侍卫涌浪般围堵过来,将狼狈的女人围困在中间,曹少钦、雨化田、高断年也在此时跟进,层层叠叠,将周围封锁的密不透风。

    “哼哼——”

    “哈哈——”

    中间的女人,捂着右肩冷笑,随即癫狂的笑了起来,笑声尖锐,丝毫不在意破烂的衣裙暴露出来的春光,她仰着脸,看着明媚的初晨。

    已经沾满灰尘的脚裸拧着地面,赫连如心高耸的胸脯剧烈起伏,之后,丰韵的身子忽然传出噼啪的声响。

    就在白宁诧异的功夫。

    女人陡然一跃而起,跳到了四五米高的雕柱顶端,紫色衣裙迎风烈烈作响。

    “让你们真正见识摩云教圣女的独门神功。”

    兰花指在她唇前划过,这一刻,狼狈两个字似乎从未出现过在她身上。赫连如心昂起头,高傲如昔,目光之中,有着睥睨一切的轻蔑。

    无数闪着晶莹如蛛丝的东西,在紫色衣裙下,犹如潮水汹涌而出,遮天蔽日。

    丝线的前端,泛起金属的针芒,如闪电般扎进上千禁军的后颈上、天灵盖上。娇嫩纤细的手指,指尖拨弄丝线。

    靡靡之音,在这片天地间响起。

    PS:来不起了,明天四更补上吧,这章各种人物调度,有点痛苦。上一章的章节数打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