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约定
    “微臣拜见官家。”

    正庭在那风水壁前,赵吉少有闲心的观赏庭中的景色,看上去心情很不错。白宁迎上,掀起宫摆便是要跪下,那身金色长袍的人连忙上前虚扶,随即左右看了看,“朕之前说过,以后白提督可以见朕不跪,对了,你家夫人没有过来吧。”

    正说着。

    “….相公….有客人来了吗?”惜福从身后过来,虽然声音慢慢吞吞,可赵吉听到,却是连忙让人拿了一件外罩衣衫,慌里慌张的穿上。此时那傻姑娘正好撞见,愣了一下,抬手指着对方,好像想起了什么,“惜福…记得你….不会打错了….呐…你很冷吗….还要加衣服….身体不好....连玲珑都比你好….”

    说到玲珑,小丫头神出鬼没的从惜福身后探出小脑袋,眼里充满疑惑的看了一眼赵吉,牵着惜福的手,向侧院过去,稚声说着:“干娘…我们去哪里看玲珑练剑啊,今天雨叔叔又教了玲珑呢。”

    “啊…玲珑好…厉害….那娘一定要看看。”

    惜福满脸笑容,原本自己就是一副小孩的样子,却又充满慈爱的模样。她走了几步,转身居然不忘对赵吉行了一礼,“相公…会招呼你的….记得要吃饱喔….惜福家里什么都可以吃….就是不能小鸭。”

    “哼。”玲珑附和一声,拿出那柄小木剑比划,“谁也不许吃小鸭。”

    随后一大一小笑嘻嘻说着悄悄话跑去了侧院。赵吉这才回过神来,指着玲珑的背影,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那是微臣的义女,在江南时收的。”白宁简单解释道。

    “你又比朕快了一步啊。”

    对于宦官对食、收义子、义女这种事,是司空见惯的,赵吉当然不会去多想什么,反而拿这事还和白宁打趣了一番。

    两人聊着便去了悦心湖那里,迎着快要落山的夕阳,俩人在湖边散步,闲聊起来。

    “看官家今日心情,怕是已经心结解开了吧,如此微臣当要再恭喜官家喜得龙子。”

    被说到心坎上,赵吉脸上便是禁不住浮起笑容,“小宁子也学会打趣了,是啊,朕已经让安神医重新确认过了,师师是真的有了两月身孕,朕……终于有子嗣了,就算不是皇子,那也是朕的第一个孩子,如此满心想找人诉说,可想遍所有人,也就只有你了,可别忘了,你还是师师的义兄,将来也是皇亲国戚。”

    白宁不动声色继续随这位将要为人父的天子在湖边漫步,“官家此次过来,除了想将这份喜悦与微臣分享外,应该还有其他事吧。”

    “你呀,就是太聪明了。”赵吉摸着短须,看着湖里映着夕阳红霞,风来时,微波粼粼。他心广神怡的看了会儿,却是微微叹口气道:“赫连如心之事让朕伤透了心,虽然师师有喜让朕将愤怒冲淡了许多,但终究还是挂在心里的,朕便是想问摩云教之事。”

    “官家的意思,微臣明白,为陛下分忧本就是微臣的责任的….但是…”黄昏下,白宁暂定了脚步,如此说着,望向了赵吉。

    “但是什么?”

    “摩云教…..它在西夏呀…..”

    白宁如何不知道赵吉话里想要表达的意思,可如今内忧未解决,而摩云教便是坐落西夏腹地的教派,想要深入过去怕是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更何况西垂之地,东厂的触须尚未伸到那里。

    彤红的霞光照射在金色长袍的背面,赵吉负着手走在前面步子也停了下来,没有回头,只是轻声道:“朕知道难度很大,可朕被这种羞辱,实在难以下咽,但朕也不是那种心急的人,待方腊之事一了,这事小宁子就来操办吧。”

    他说完话,又微微沉默了下,片刻后,看着白宁才继续道:“上次你给朕的那封东厂内部结构调整的什么书,朕看了,现下就答复你,小宁子放手去干,别人觉得东厂杀了许多的人,可只有朕知道,你们在里面担负的苦衷,除了梁山那次迫不得已的清缴村寨,你还杀过多少无辜平民?没有吧,天下人不相信你们,但朕依旧会相信你们。”

    白宁拱了拱手,“谢陛下信任。”

    俩人说了许久的话,开始往回走,又聊到了这次方腊造反上面。

    “小宁子,此战事如何看?”

    “童枢密领二十万精锐禁军过去,又有微臣给予方腊麾下将领名册,打胜不是难事,再说明教造反也过于仓促,着急了一些,所以官家该是放心的。”

    走过了悦心湖,天已经有些晦暗,小黄门已经过来请示了一道,赵吉也并不急着离开,待到了廊下,他方才说道:“当年四人,如今就剩你和他,也并非朕不信任。终究是不放啊,小宁子再辛苦一趟,再当一次监军,如何?”

    “既然陛下开了金口,微臣定当竭尽全力协助童枢密。”白宁原本便是打算再下江南的,自然不会推脱,一口应了下来。

    再送出了府邸,上御驾时,赵吉忽然笑着回过来说:“这次,可不要再杀主帅了。”

    “微臣遵旨。”

    目送赵吉离开后,白宁脸上的笑容隐了下去。

    ……..

    至夜深,白宁回到寝屋时,惜福一个人在檐下翘首等他。

    “为什么还未睡觉。又在等相公?”白宁轻轻捏了一下她鼻子。

    惜福扭捏着,“….相公….未回来…惜福睡不着啊。”

    “傻姑娘….”

    白宁将她拥入怀里,脸颊摩挲着惜福的青丝,忽然一阵拦腰抱起朝屋里进去,惊的傻姑娘一阵尖叫,而后便是稳稳放到了床上,一件一件褪去她的衣服。

    女子颇有些害羞。

    但,白宁脸上其实并未有欲,只是来自内心的一种孤寂感让他这样做着。傻姑娘没有脱光,就被白宁拦进怀里贴在胸前。

    躺在床上,俩人就这样聊着。

    “….相公啊….其实….前段时间你….好吓人的….惜福看见你眼里有火冒出来….好吓人…”

    埋在胸膛上的小脸,轻轻说着,几缕青丝被一只手掌轻轻抚弄。

    白宁使劲搂着她,鼻尖靠过去,细闻着芳香。

    他柔声道:“…..不要怕….相公永远也不会伤害惜福….永远也不会。”

    “嗯——”

    “惜福也…永远不会伤害相公….”

    傻姑娘仰起脸蛋,红彤彤的,散发着迷人的红晕,大大眼睛眨啊眨,忽然伸出小指勾了勾,“我们…拉个勾…盖个章…”

    “好,我们拉勾。”

    男人的小指勾了过去,傻姑娘的小指勾了过来。

    “我白宁,永远不会伤害惜福。”

    “….惜福….永远…不会伤害相公…”

    PS:还有一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