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船上二三事(求各种票啊)
    白帆鼓囊,水浪破开,进入五月后的日光照在甲板上多有些温热,河岸两边是低缓起伏的山势,千万叶片在风中卷动,偶有几只白鹳擦过水面又扶摇直上,搭乘这趟风飞到天空,没入树林当中。

    甲板上,惜福带着玲珑在做着游戏,时而趴在船边小手呈喇叭状朝水面大声‘啊啊啊’叫几声,周围的守卫便是紧张不已的贴近过去,很怕督主夫人和大小姐一不小心就掉下河里去。

    透过敞开的纸窗,白宁捧着手里的茶盏,看着甲板上一大一小两到景色,片刻后,视线尚未转回,便开口对身旁的说着话。

    “你在担忧什么?看不上那个屠百岁吧…..”

    那边同样端着茶盏的曹少钦喝了一口,放下,腰板挺直的坐着,点点头,没有直接回答,“督主为何要这样的人来住持六扇门?属下确实不怎么看好他,空有一副身板,却是没有骨气的人。”

    茶盏轻轻放下。

    白宁站起身,立在窗前看着甲板上的两道疯跑的身影,“莫要小看了屠百岁,别看他五大三粗,心眼却是很多的,而且武功也是不错。他能当场下跪求生,花钱买命,光这一点,很多人便是做不到,很果决呐……再说,本督要一个有骨气的人干什么?东厂只需要养恶犬的。”

    “这人能在扬州城内闯下家业,也算了得了,这样的人,江湖中何其多,可办到的不外乎都是心里通透之人,敢把得到的珍贵宝物随时出手送人结交善缘,这两点上,怕是你我都是不足的,六扇门目前就是需要这样的人来住持,待真正稳定以后,再议其他的。就目前来看,六扇门的总捕头和两位副捕头的人选算是敲定了。”

    “……”曹少钦皱着眉,细思了一下,随即点点头,“两位副捕头……督主指的是重剑门的骆七和扬州府衙的捕头顾觅,这骆七倒还好说,不过从之前屠百岁那里得到的信息来看,顾觅这人心气很傲,武功高强怕是会顾忌名声不愿入六扇门。”

    白宁勾起嘴角笑了笑,“他会加入的,像他这种人总是待在一个地方,终究会腻的。何况一州之地终究是小了许多。”

    他转过身,继续说:“一个人的能耐越大,心思就会越大,怎么不可能安于现状的,除非他另有所图,像是那些自持甚高的人藏于民间,无非是在学姜子牙,学的好倒也罢了,学的不好就是沽名钓誉之辈。”

    “….所以他会来,或许就在杭州….也或许就在咱们上陆地后,一个人想要有所建树,自然会想尽办法,展示给别人看,比如之前的雨千户就是这样。”

    甲板上,玲珑在跑着,惜福那傻姑娘在追,一不小心摔了一跤,玲珑赶紧跑过去扶她,却是被反过来一把抓住。

    “干娘….你耍赖皮。”

    “…..嘻…”惜福忍不住笑起来,随后饶着小姑娘,“….娘就是赖皮了….痒痒你…”

    玲珑挣脱出来赶紧跑开,惜福又追了上去……

    舱内,曹少钦的话继续在说着,“说到雨千户,这次督主把他留在宫里会不会有些不妥,若是他与魏进忠走的过近…..怕是对我们不好。”

    一只白鹳从河岸的树枝上飞下,在河中抓起一条小鱼。

    “本督知道你与雨千户有些不和….”

    白宁敲着手指,说道:“….但之前梁山时,本督就与你们打过招呼,我们有此身份已是不容易,切莫要内讧起来。至于他留在宫里,是本督的决策,一来,海大富住持东厂运转,比较熟悉且忠于职守。二来,雨化田维持宫里的事情,燕青稳住宫外的事物。这些都是之前安排好的,雨化田这人头脑还算精明的,虽然不善言辞,但看事物却是看的通透,和魏进忠走的近,固然有可能,可真要搅合在一起,怕是不会的。”

    “其实东厂最大的负担、隐患不是一个魏进忠,也不是那些文臣,而是进账和开销,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

    白宁长叹一口气,便是揉着太阳穴,想来也是为这件事伤脑筋。

    别看东厂有汴梁城以及周围州县大多商人得到的分红,可真要运转起来,这点钱只能勉强够维持而已,其中大部分还要投入北方去,投入进去的钱是见不得光的。

    ……….

    俩人说着一阵。

    一只信鸽扑腾着翅膀立在了船栏上,被番子取过脚上的纸条后,连忙送到白宁面前,他看了看上面的字迹,面无表情。

    只是简单的说:“方腊入杭州了。”

    曹少钦脸色微微变了变,看过纸条,低声道:“杨指挥使怕是有些难了。”

    “无事,之前来杭州时,挖的密道就是为他准备的。”白宁走出船舱到了船首望向前面开道的数艘轻快的中小船只,“必须加快速度了,过了江宁府,咱们便是要走陆路,去杭州城的先把夫人和玲珑留在江宁才行,否则那里一旦打起来,兵荒马乱的,不好照料。”

    有屠百岁开路,又与霸占江宁府一带水域的双龙帮多有往来,这一路下去到是未有什么阻碍,到达江宁府后,将惜福和小玲珑安置在府衙内,又配置了数十名锦衣卫和番子看护,料想也是没有问题。

    “玲珑要保护好干娘知道吗?”白宁将那把之前杀过方杰的匕首放在玲珑手上,“干爹这次过去,把玲珑的仇人带来,交由你来处置。”

    “嗯。”

    小玲珑晃着辫子点点头,将匕首抱怀里,“玲珑会保护好干娘的,谁要是欺负干娘,玲珑就把他心挖出来。”

    “玲珑….娘不许你说…这样的话….姑娘就要有姑娘的样子的….”

    这次惜福并未说让白宁留下或者带她一起去的话,只是简简单单的说着:“….相公….要注意安危….打不赢坏人….一定要记得….跑啊…..惜福…会在这里等相公回来。”

    虽然是这样简单的话,惜福表情却是楚楚可怜。

    “…相公知道。”

    白宁转身,浩荡的队伍启程。

    船只再次开拔离开,将要在对岸靠岸,去给方腊送上一份大礼。

    PS:今天第一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