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父女各自的童话
    街巷里,数名普通的青壮手持着木棒、临时拼凑起来的武器有组织的保护里面的院子。在另一边七八名手持刀刃汉子已经面露狰狞的冲过来,这些青壮原本就是普通人,年龄也不大,哪里是这些刀头舔血的江湖匪人的对手,一时间对方冲进了街巷,就是一阵剑戳刀劈,杀的那批青壮惨叫躲闪,来不及跑的便是被一刀劈死倒在血泊里。

    杀散这群不知死活的普通人后,七八名匪人翻墙、踹门的闯入旁边这家院子,里面四五个老弱妇孺瑟瑟发抖的缩成一团,而那边攻城所带来的巨大压力,在破城后得到了极大的舒张,此时这群杀红眼的明教乱匪,便是冲过去。

    老弱青壮被一刀刀劈死。女人被就地撕去衣裤,露出白花花的身子,尖叫着、恐惧着看着趴在自己身上一个个狰狞血腥的男人轮番更换,最后不知其中谁说了一句:“大嫂子,想必你也不想活了,我给你解脱。”

    下一刻,钢刀举起狠狠劈了下去,鲜红的血从妇人脖子飚射,染红匪人半边身子,显得格外狰狞。随后便有同伴拍拍对方肩膀,提示可以离开了,似乎是要继续宣泄这种野兽一般的行径。待的出了街巷,他们看到一身红装的美貌女子牵着一个女孩从喧闹的街道过去,不由舔了舔嘴皮。

    “那个女的.....应该是个雏....应该是比刚刚那妇人好上许多。”

    前面那人贪婪的说着,忽然被身后的同伴一脚踹了一下,他刚想发怒,却是听对方怒骂:“管好你裤裆里的东西,知不知道那女的是谁?那是方教主的女儿,以后可是公主一样的人物,你想死,老子可不拦着你,就是想让你死的明白一点,别做糊涂鬼。”

    闻言,刚刚还显露着贪婪神色的江湖人顿时收敛起来,撇撇嘴,无话可说的转身离开。

    至从破城后第二日乃至往后的数天里,这样一幕幕惨绝人寰的事情在混乱的杭州城里随处可见,武德营从城墙退下来转入巷战后,便更不是明教江湖人的对手,狭窄的地段摆不开阵势,几次交锋便是被人追着杀,甚至逼得大多数士卒脱去甲胄衣服藏于民家,便是以至于江湖匪人从最开始的搜索到借着搜索朝廷军卒的名义四处作乱奸1淫1掳掠。

    ........

    “幼晴,你不要乱看哦。”

    方如意走在街道上,看着满布苍夷的杭州,四处****杀人的身影,她叮嘱着身边小小身影儿,“那些狗官和他们的爪牙都被无知的百姓窝藏起来了,只有扫清以后,才能我们明教才能真正的让城里的老百姓知道谁才是真正对他们好的。”

    小女孩低着头沉默不说话,仍有对方牵着一路走到一座恢弘雄浑的府邸面前。进门迎面便是遇到了气势汹汹从里面出来的大和尚,谁也不理睬,提着禅杖径直出门去。

    “邓大师好像怒气冲冲的.....里面怎么回事?”方如意想着便是进了去,还未进到里间听到偏厅自己爹爹在与另一人说着话,也不顾及什么就走了过去,说话的内容更清晰了许多。

    “和尚就是和尚,说话没有远见......偌大一个杭州城,死几个人算什么。若是因为这种事处理手下将领才是寒了将士们的心,到时朝廷的军队打过来,谁去打谁去抗啊,难道让那秃驴去念几声佛号就把别人念跑了?”

    方如意挨近过去,听的出那声音应该是护教法王包道乙的。

    “本座觉得大师的话也不无道理的,法王的话也是中肯,毕竟与朝廷对峙,还需要这帮人鼎力相助,若是寒了他们的心却也是不该。现今破城多日,他们也是该收手了,毕竟这杭州将来是我明教安身立命之地,人杀光了、杀的人心寒了,对未来也是不利。你把本座的旨意传达下去,今日过后,谁要是再向百姓伸手,立斩不饶。”

    听到这番言语也是不由点点头,有点盲目自信的对身边的幼晴小声说:“幼晴你看,明教教主可不是和那些狗官能比的,是非分明,往后城里应该会越来越好,很多人,比如以前那些穷苦的人,就不会那么穷了,大家过的很好,到时候咱们再把你妹妹找回来,让她清楚知道一切,不再被那宦官头子迷惑,倒是大家一起快乐生活,一起长大。”

    提到妹妹,小女孩眼里微微闪动了一下光芒,仰起脸看向方如意,稚嫩道:“这些都会成真的吗?”

    “嗯,一定会成真的,要相信姐姐。”

    幼晴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木纳神色里,多少有了些许希冀。

    偏厅里说话的人,自然也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见到是方如意后,倒是没多在意,只是包道乙脸上先是划过一丝不喜,但终究很快掩饰过去,点头拱手道:“教主说的在理,贫道本身江湖习性太重,一时未改过来,毕竟将来杭州可是教主称帝的地方,不能乱的厉害才是,我这就去吩咐下面的人收敛一些。”

    随即在方腊的挥退下,慢慢退出去。

    “如意,鬼鬼祟祟躲在门外干什么,想进来就进来。”方腊大马金刀的坐在首位,喝了一口茶。

    方如意吐了吐香1舌,才从外面转进来,脆生生的叫了一声:“——爹。”

    “刚才爹与包法王的话都听到了吧?可不要随意到外面乱传。”方腊手指轻轻点了一下她的额头,“外面现在乱成一锅粥,你一个女子还是少出门,万一遇到潜伏起来的朝廷官兵,爹怕是你要吃亏的,以免重蹈杰儿的覆辙,知道吗?”

    说到方杰,方如意眼眶顿时湿红,咬牙道:“女儿会听爹爹的话,但爹爹如果将来抓到那个宦官头子,请一定要交给女儿处置,我要将他在方杰墓前千刀万剐。”

    “爹,会的。”

    其实说到那什么东厂宦官头子,方腊也是未放在眼里的,毕竟一介阉人,能厉害到那里去?杀害方杰也不过是对方耍的阴谋诡计,若是堂堂正正,他方腊怕过谁来?

    父女两又聊了会儿家常,此时门外进来传讯的人,说是石大将军把原杭州知府杜韶、制置使陈建、廉访使赵约给搜了出来,正押送过来,让教主如何处置。

    “拷问一番,然后割肉断体,熬成膏油拿来喂狗,方才解我心头之恨。”方腊说完,便是打发走传讯的喽啰,忽然想了想,又将其唤住,“告诉石宝,不如举一场武林盛会,得三甲者,一人一个,随他们处置那三个狗官。”

    来人得了旨意离开迅速报信去了。

    方腊此时也没了聊性,又叮嘱了几句话,让方如意也下去休息。随后他谈了一口气,摸了摸胸口,一股烦闷依旧郁结在那里,看样子,之前的内伤其实尚未好全。

    PS:第一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