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混乱开始
    夜幕时分,营地欢闹着,今天是他们新皇登基的日子。

    原本的老瓦沟里,篝火四处燃烧,上面架着上面特地为今日发下来的整猪整羊,每支驻守的军队大抵都是这样的待遇,没有值岗的士兵围拢在火堆,互相谈笑着,喝上一口酒,又将酒袋传递下去。

    这一幕只是万余军营里很小的一撮而已,在另一侧,帅帐里。

    “庞将军为何还不休息,要不咱俩也整点小酒喝着。”来人掀开营帐走了进来,声音爽朗的说着。

    帅案前,被称为庞将军的人,便是明教军中有‘小养由基’之称的庞万春,喝着由亲兵送来的肉粥,却是摇摇头苦笑了一下,对面进来那名将领是他副将之一,叫段恺。

    “城中、军中任何人都可以放行庆祝教主….陛下登基,可我等有守卫粮草之责,当小心为上才好,喝酒便是免了吧,若是觉得无聊,大可与本将一起闲聊解闷。”

    “若是不喝酒,聊着也没劲,那末将干脆还是和下面的士卒耍乐去。”那段恺倒是一个直肠子,说完,便是真出了帅帐,朝离拒马栏不远的一处篝火过去,所过的地方,烤火喝酒的士兵都会主动和他打招呼,也或者继续吹牛。

    “…..若是以往,那些个老头儿、老妪的,我也不会杀,可那天…..好家伙,不就拿了一袋粮嘛,居然敢拿着扫帚过来打我,他娘的,当时我就冲过去踹了那老家伙一脚,没想到这么不经打,就死了…..”

    “…..哈哈,怪就怪那老家伙自己,好好命不留着,非要跟咱们呈英雄豪杰…..不过有一次,嘿嘿….说出来你们不信,老子碰到一个女娃儿….好水灵….然后老子就把她抱着扔进田里,裤子一脱就扑上去……”

    篝火旁,围拢的士兵或许是吹牛,或许是讲诉真正发生的事,他们聊着,猖狂的大笑,火堆映射出的人影如同妖魔在地上乱扭着。

    段恺搓着胡须,裂开嘴指着他们笑道:“狗娘娘的,一个个说的跟真的似的,不过就算你们以前做过,现下是不能做了,如今南方的百姓就是咱们圣公的子民,到时候小心执法队过来,要了你们脑袋。”

    某一刻,他抬起视线看向侧面的黑暗。

    可惜那里并没有任何动静。

    随后,他便往另一边过去,走到一半,他还是回过了头,感觉哪儿不对。忽然,营地后方,火光、烟火凭空冒了出来。

    “敌袭——”

    万人的军营说大,其实也比不上几万、十几万军队那样绵延数里,但此时他歇斯底里的狂喝,让围坐篝火旁的士卒为之一愣,然后便是看到火光和烟柱升起。

    黑烟、大火中,段恺拔出剑狂奔过去,在营地的后方,十几座砌成的粮仓燃起了熊熊烈焰,火光中守卫粮仓的千余名士卒横尸四处,鲜红反射火光,格外鲜艳。四下全是皂衣、青鳞衣罩的人,提着刀趁乱杀人,阻止想要过来救火的永乐朝士兵。

    “哇啊——”

    此时,这名叫段恺的永乐将领,红起眼一边指挥着士兵攻过去,自己也同时举剑冲杀,展开猛攻的姿态,随后,他便遇到了一名银丝的男子,对方仿佛静止在那里,手下提着一名干涸发黑的尸体,然后扔开朝他看过来。

    “段将军小心!”

    一声熟悉的嗓音在他背后叫起,下意识的往下蹲了蹲,破风声从他耳旁擦过去,一支羽箭嗖的一下朝白发的人射去,然后羽箭停在了对方手里。

    “徒手接庞万春的箭…..开什么玩笑。”

    但这是他最后的思考,视线中,对面那人取过一把剑,眨眼间过来,他便看到自己的身子还站立在原地,视线却是越来越远,越来越暗。

    “你叫庞万春?咱家来会会你。”

    另一边,黑色宫袍的曹少卿手持白龙剑冷眼盯着正在撘弓庞性将领,对方闻的声音,随即偏转目标松开弓弦,黑影陡然间朝持剑的宦官射了过去。

    呯——

    白龙剑一轮,磕开飞箭。再见对方却是被亲兵包围着向后退开,缩了回去,弓弦紧绷又朝曹少卿一箭过来。

    “真是个麻烦的家伙。”曹少卿打开那箭,余光看了一眼周围,几乎整个营地都炸开了锅,对方粮仓已经燃起了大火,就算现在扑灭里面的粮草估计三分二是保不住了,甚至有朝其他方向蔓延的趋势。

    此时小规模的冲突已经出现,等其余士兵反应过来,兵锋围过来,饶是他们能逃出去,下面的番子、锦衣卫恐怕也是损失惨重。几息的思考时间,那边白宁拿着普通的长剑与冲过来的一名骑兵撞在了一起,轰然之间,战马带人的整个身躯抖被挑飞了起来,轰然之间,在半空中解体。

    粘稠鲜红的血液与血肉挥洒着淋下来,洒在地上分不清是马的还是人的。

    白宁微微偏下头,看下周围情况,此时永乐朝的士兵已经冲最初的混乱中组织起来,再打下去,等待对方万余人杀过来,便是有些晚了。

    满身鲜血的金九狞笑着,吹了一声口哨。

    散出去的东厂人手约一千多人,收拢回来还剩九百人左右,但目的却是已经达到了。

    …..

    老瓦沟。

    大部队组织着,还在赶过来,战事已经停歇,十几座粮仓在对方骤然发难下,烧毁了至少十座,抢出来的粮食和还剩下并未燃起来的粮仓的粮食,怕是不够大军吃上两个月的。

    庞万春站在废墟前,残存的火苗还在燃烧,照在他脸上明明暗暗,阴沉可怕。

    “庞将军,我军伤亡一千多人,粮食能救出来的怕是不多了。”

    庞万春猛的拔剑看在发黑倒塌的石头上,原本温和英俊的脸孔,此时已经扭曲戾气到了极致,压抑的怒气眼看要爆发出来。

    “去…报告….嗯?”

    他忽然放缓了语气,猛的抬头看向汴梁城的方向,那里黑烟笼罩整座城市的上空,庞万春深吸了一口气,长剑挥舞,指向京师。

    “全军拔营,回援!”

    ……………

    同一时刻,城外的大火尚未开始。

    在这样欢乐的夜幕下,城墙边上无声的出现几名黑衣铁甲的厂卫,动作迅速的贴着墙壁行走,转眼间将城墙楼梯的几名巡逻兵割喉,紧接着越来越多贴着墙壁过来的厂卫接着夜幕和城墙根的角度,慢慢朝那段城墙上摸过去,绳索、臂弩逐一将缺乏警惕的永乐朝士兵除掉。

    一些黑黝黝的东西,非常沉重的被数人来至十来个人运送到了城墙上开始架设,那座喧闹的王府的位置恰恰就在离此不远背对着的情况下。

    那被叫做青面兽杨志被人推开。

    “闪开,打炮还是要专业的来——”

    凌振双手竖起拇指瞄准着永乐王朝第一次百官宴,紧接着,开始调节、修正角度,最后火把点了下去。

    PS:今天第二章,连夜赶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