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血染的刀锋(二)
    滚动的殿柱,断裂的穹顶,撕裂、碾压的声音轰然卷翻了一切。呼喊的救命声,慌乱奔跑的人影踩着粘稠的血液、碎肉涌向殿门,大量脱落的瓦片、木梁将不幸者掩埋下去。空气中充斥着让渗人的气味。

    “走——”

    在龙椅上,方腊挥动袍袖,将垮塌下来的雕岩、瓦片扫飞,护着女儿和自己夫人从侧殿的门离开,与此同时,在殿中间的位置,石宝、邓元觉等武人将方圆的桌面被他们举过头顶,保护那些文弱的官员向宫殿门口撤离过去。

    移动中,又是连续爆炸在远处响了起来,紧凑而有节奏的联成一片,八颗黑滚滚的炮弹带着火焰的尾巴升上天空,巨大的冲击和爆炸在下一刻来了。

    转眼间,扑入宫顶,透过窟窿直接砸了进去,犹如陡然聚成起来的气浪、黑烟、火焰在触地的一瞬间,扩张、升高然后便是连宫门的墙壁也被炸塌陷,轰隆的倒塌将出口掩盖下来,封住了后面人的出路。

    “让开,让洒家来。”

    邓元觉怒吼一声,丢弃了桌板挤过人群,僧袍鼓动下,面如烈火扑面,双掌嘭的一下,拍在倒塌的碎石堆上,却只是松动一下,又是哗啦一下向内外铺砌,终于在上方露出一口不大的窟窿可容一个人钻过去。

    “这么多人,钻个屁,走啊,从侧殿走。”混乱的队伍后面,厉天闰大喊着,一把从人群中拖出一个人来,“天佑,跟在我后面。”

    四大元帅之一的厉天闰从来都是一副严厉的表情,只有在自己弟弟面前时,才会露出不一样的情绪,此时他举着桌板当先走着,垮塌下来的碎石、碎瓦砸在上面哐哐直响。

    而在那边,方腊带着数人跑下御阶,还未冲到侧殿的入口那里,最后一颗炮弹像是长了眼睛一般,从千疮百孔的宫殿穹顶砸了过来,冲着他们数人。作为方腊如今的武功,下意识的警觉中,他是可以躲开的,可自己一旦躲开,身后女儿、夫人则会难以幸免。

    “你们躲开——”

    刹那间,方腊大歇斯底里的怒吼,大明尊法相神功疯狂的在他体内运转、爆发,左手内劲一拂,将身后数人平端推移数步,右手大明尊降魔印猛的挥出,一掌推出去,结结实实与一颗燃着火焰的东西撞在了一起。

    轰——

    巨大的声响,火焰爆开,巨大的气浪在中心荡开,正过来的石宝、邓元觉等人在惊鸿一瞥中,还没反应过来,就见火光中、气浪里,一个身影呈一条直线倒飞出来,砸在龙椅上,又滚落在地。

    “….陛下!”

    “圣公…..”

    “方大哥……”

    ……..

    下面的各种呼声,蜂拥而至,最先反应过来的李文书连忙冲上去,那龙椅前的人影此刻却晃晃悠悠的站起来,身上的龙袍破烂不堪,他指着城墙那边,沉声道:“过去….过去….找出来,朕要千刀万剐他们。”

    众人见方腊无恙,便是松了一口气,石宝和邓元觉顿时领了旨,冲出侧殿取过自己的兵器,点齐人马朝那段城墙过去。

    待人走后,方腊在邵氏和方如意的搀扶下回到偏殿,陡然间,他身躯一抖,脸色惨白,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相公….”邵氏吓得脸无人色。

    方腊强行压下胸口的剧痛,摆摆手,示意跟过来的李文书等人不要过问,让方如意和邵氏将他搀扶回寝宫。

    “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吐血的事情…..人心要稳….”方腊说着,在龙榻上昏迷过去。

    邵氏转身对方如意道:“如意….你大哥尚在外面,宫里便由你来稳住了,娘要在这里照顾你爹,知道吗?”

    “好。”

    方如意看着昏迷不省人事的爹爹,咬着嘴唇狠狠点头,在房里取过方腊平时的佩剑直接出了门。

    “如意….我们帮你稳住局面,陛下吐血的事,我们不会说出来。”

    “….是啊,如意姐姐。”

    在外面,李文书、苏婉玲、秦勉三人这样说着,眼里闪着拳拳之意。方如意颇有感动,轻轻‘嗯’了一声,带着宫中卫士以及他们三人去了前殿把守宫门。

    ……….

    时间倒退一些。

    在杭州城内,不少人还在欢庆着,青楼、酒肆一片乌烟瘴气,街道上,戏班、杂耍,围拢的江湖人齐齐喝彩着,铜钱如雨般洒在对方的乞碗里。

    当炮击的巨响开始的那一刻,大半个杭州城的人停下了所有的动作、语言,齐齐朝冒出火光和烟雾的城墙看去,随后十道火焰在半空出现,再到炸进皇宫,巨大的爆炸,崩飞的皇顶檐,四散的火光,和熊熊烈火的燃烧。

    让所有人呆立在原地,惊住了…….

    “…….那里好像是……方教主的皇宫。”

    “有人行刺…..”

    震骇之下,几息之间,当有人反应过来时,高呼道:“保护陛下….”如果放在往日,或许不会有谁喊出这番话来,但今日方腊登基的昭告,说出的那几句话,已经让不少江湖豪杰、绿林客认同了这位从劳工到皇帝转变的明教教主。

    之后,分散大街小巷的江湖人犹如支末小溪慢慢汇聚到主干道长街,拥挤着、奔流着如同一道洪流冲进朝阳门,涌去皇宫。去那里他们或许想尽一份力,或许当中也有想浑水摸鱼的人。

    而在相反的方向,千余黑衣铁甲的人在这样的混乱的环境下便成了一股不起眼的队伍逆流而行,穿梭在交织的小巷中直奔西北门的粮仓,途中不免会遇到正朝皇宫赶去的人流,躲过大批的江湖人后,若是遇到几个跑单的,便是顺手宰了扔进角落里。

    西北粮仓原本就是营房重地,此时皇宫那边出了事,巨大的爆炸声和黑烟冲天而起,只要不是瞎子,基本都能看见的。

    人心惶惶之下,便是有二十四将中的徐白提出要去驰援方腊,维护皇城安全。有人提议自然有人反对,江南十二神之一的‘游亦神’潘文得便是拒绝出兵,原因是皇城本身就有教兵把守,此时过去反而是添乱。

    两人争执不下,徐百独自一人带着本部人马五百人出了守粮营地。

    “上——”

    黑暗中,林冲凝声轻喝。身后的黑衣厂卫动作迅速,无声的靠近营地的土墙,转眼间就将巡视过来的士兵刺杀在地,然后便是换装,装作无事的进入营地中,此时的大环境下,夜晚中营地还在走动的士兵已经很少了。

    原本在日常的训练中,东厂就不是与别人硬碰硬的,在针对这种手段,他们不知道模拟了多少遍,此刻混入进去的人先是清理了营门的守卒,代替了他们的位置,放入潜伏在外的人手。

    随后,他们便是开始放火。

    燃烧的营地在一瞬间乱了起来,刚刚冲出营门的士兵当先便是被一刀砍翻在地,紧跟着死掉的士兵后面的人便是不敢胡乱冲出去,反而给放火的东厂厂卫争取了更多的时间。

    “我乃江南十二神,潘文……得..”

    呯——

    一员将领提刀冲出,刚刚喊了一声,一只八菱混铜棍迎面罩了上来,直接甩在他脑袋上,整个人飞了起来,重新回到营房里,再也没出来过。

    “神什么神,瓜噪。”栾廷玉收回铁棒,杀散为过来的士卒。

    仓库那边,火焰正慢慢燃起,林冲浑身染血映着火光,单枪匹马杀入人堆,已经血流成河。数个粮草库房的火势逐渐增大,蔓延之势已经不可阻挡。

    可,周围依旧有许多的永乐朝的士卒冲杀过来,或者想要救火,千余厂卫组成弧形的队列,将大火中的粮库紧紧护在身后,直到燃烧殆尽。

    “我们同生共死——”

    林冲挥舞铁枪,发丝在火中飞舞。

    ………………

    在城墙上,杀戮也在蔓延,凌振和几名厂卫正忙着做最后的工作。

    “快点,老子看到一个大和尚过来了。”原本就有伤在身的杨志,清楚自己的极限在哪里,若是真与对方硬碰硬,那便真是找死。

    说话间,一个人影提着长柄披风刀的男人疯狂的挤开自己人,盯着杨志奔跑过来,微微敞开的嘴,随即狞笑着舔着嘴皮,他声音传过来。

    “杨志....你居然还没死......哈哈......”

    PS:第二章,好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