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染血刀锋(完)
    人影从城墙上方降下!

    踩裂地面。

    那人光秃秃的脑袋,浓密而不长的络腮胡,手里一根镔铁禅杖猛的往地上一杵,插入半寸。

    ‘宝光如来’邓元觉。

    才解开绳索的东厂众人,脑子里第一反应便是他了。杨志与凌振几乎是在同时反应过来,‘啊’的一声,挥刀砍过去。那边大和尚也同时出手,禅杖一磕,将两把刀架开,整个人撞了进去。

    三道身影纠结、旋在一起,周围旁边的石子都被三人陡交手激发的劲浪,冲飞了出去,砸在不远的东厂一名厂卫身上,胸前的铁甲轰然而碎,人影倒飞。

    “你们别过来,赶紧离开与督主他们会合。”

    对突然追过来的大和尚,杨志知道一旦被他缠住,事情便是要朝更坏的地方发展,当下大喝一声提醒其他人。

    “走啊——”

    杨志出刀,整个人插进凌振与大和尚之间,一把推在凌振胸口,将他推远一点。之后,邓元觉怒吼一声挥拳,正中对方胸口,两人重叠着倒地翻滚起来。

    “你们…….竟然敢炮轰皇宫…..伤了教主…”

    邓元觉沉声说着,垂着眼帘,提着禅杖走过来,下一刻宝杖举起。

    杖头,铜环叮当响着,随即僵了一下,他视线微抬,看向城外方向。

    一道人影打破黑夜的帷幕,极速冲来。

    事情真是忽如其来的,就连城墙上的石宝都还未反应过来,先是邓和尚果决的跳下城墙追杀下去,再到几回合便是将对方两人打翻,此刻却又有一道人影冲来,顷刻间便是到了近前,他在上面看的真切,当下大喊:“邓国师,小心。”

    那边,忽然过来的人影已经冲到邓元觉面前,霍的一下,出拳。

    “反贼…..受死。”那人轻喝了一声。

    邓元觉将禅杖往胸前一罩,脚下却不慢,抬脚便是扫了出去,只扫中了对方身体的残影,于此同时,来人已经拳头挥出,擦着空气在颤鸣着。

    嘭!

    拳头打在禅杖杆身上。

    大和尚身躯陡然一震,往后倒退,显然受了很大的力道。

    “…..再来一刀。”

    杨志爬起来挥刀,却被来人抓住肩膀往后带了一截,他才清楚看到对方,浓眉、威目,两颊有些消瘦,给人凶戾的感觉。

    倒是凌振叫出那人的名字:“顾捕头…..”

    “你们先走……顾某会会他。”

    顾觅说着又冲了上去,身影迅捷如电。而那边,邓元觉心里也是吃惊不小,从未想过世上竟然还有人和方教主一样,有如此可怕的拳脚功夫。

    但对面,人已经来了,他便是不敢再想下去。

    禅杖再次打出,被那道身影挥臂挡住,结实的嘭一声,对方似乎一点事都没有,径直过来,身影一旋。转到了邓元觉背后贴在一起,双拳陡然击在他双肋,然后腋下绕过,勾住大和尚的肩膀。

    他想干什么…..

    邓元觉只能在片刻间想到这些,他脑子闪过许多念头,拖延自己的攻势?勒死自己?还是想摔…..对,他要摔。然而,一瞬间,背后那人沉气猛喝,身体陡然拔高,轰然一下。

    邓元觉飞了起来,随后一仰,头朝下撞向地面,随后他也动了。

    呯——

    禅杖一瞬间出手,顶住一撑借力翻身,这才没有真实的摔下去,双脚踏地,正当直起身躯,那边那人脚下几乎是没有丝毫停留的,趁邓元觉刚刚站定,一手抓住了禅杖往下一压,另一只手握拳直接打在他胸前的僧衣上。

    拳风过去,僧衣直接被吹的敞开,撕拉一声,胸襟撕裂。

    嘭——

    邓元觉面目僵硬,身体震了震,显然那一拳不好受。随即将手里禅杖一丢,暴喝着,全身发力绷紧运气抵挡,可也架不住的后退一步。

    他退一步,顾觅前进一步。

    只听噼噼啪啪的声音不断地在邓元觉身上响起,之后便是不断的后退,一直推到城墙根下,头上、颈上、脸上也不知吃了多少拳,打过去擦着肉,便是血液飞溅。

    “好好和尚不当,跑来造反——”

    顾觅凶戾之气已经打了出来,随着怒喝,一记擒拿手,将对方手臂抓过,一拖,跨步肩膀一顶,直接猛过去,将邓元觉整个人撞飞了地面,向后砸在了城墙上。

    墙面咔擦一声,碎裂,凹陷。

    “造反…..就是准备死的觉悟。”顾觅脚下未停,走过去看着还在运气抵抗的大和尚,拳头举起,跨步,一拳轰过去。

    顷刻间,一根绳子甩在大和尚面前,然后抓住,魁梧的身躯陡然往上一跳,被石宝用绳子拖着拉上了城墙。

    在那一瞬间。

    拳头轰在了那段凹陷的墙面里,碎片纷飞,仿佛整段城墙都在动摇,石宝脸色大惊,再一看邓元觉,已经不成人形,撑着一口气上来后直接昏迷过去。

    城墙下面,顾觅擦了下手上的血迹,令他脸色看起来分外狰狞。

    …………….

    杭州城内,西北城区粮库的大火已经不可阻挡,向四周蔓延过去。

    数百道身影在那两名黑衣人带领下,避过了往回赶的人浪,暗处,稍微休息了一阵,林冲依旧警惕的看着那俩人,“你们应该是方腊的人。”

    “是…..”高瘦的黑衣人点头,微微沉默了一下,对方又开口,“知道你们不怎么看的起,吃里扒外的人,不过东厂似乎并不在意这些。”

    栾廷玉用衣袖擦着棍身的血迹,抬头看了一眼,又埋下,“对,并不在意的。”

    “如此…..今日算是没有白救你们。”

    那人一双白眉挑动了下,示意另一个魁梧彪悍的黑衣人可以离开了,走到巷口时,他声音传来,“荣华富贵….是靠搏来的,我兄弟二人也是没错的。”

    说完,人影消失。

    林冲坐在地上,后脑勺靠在脏乱的墙壁,看向师兄栾廷玉。

    那边,脸上露出死里逃生的笑容。

    随后,他说:“也不知杨志和凌振他们逃出去没有。”

    PS:今天第一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