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初夏
    五月过后,摸到了初夏的尾巴,此时的杭州城外远远近近,东西北三个城门浩浩荡荡的士兵方阵朝着这四四方方的城墙涌过来,扎下营帐,到了夜晚,冷风吹起来时,城墙之下,火光延绵数里,三个数万人以上的军营此刻展露出来的气势,非常惊人。

    而在童贯大军来之前,城内各个方面人物都在走动着,借着自己在江湖上的威望、人情关系四处拉人、游说,尽量保证一批江湖人下来协助守城,自然这当中也开了许多利益在里面。其实明眼人都知道,此次朝廷压过来,对于永乐朝来说,是场类似赌博的机会,若是挺过这个坎,那么将来一切都好说,若是过不了,恐怕连重头再来的机会也不再有了。

    六月上旬初,到了童贯大军过来,兵峰围城的时候。能留下来的江湖人其实已经不多了,走的大多都是不敢豪赌的,一来对自身武功没有自信,二来对方腊的永乐朝也没多大的信心。

    在离永乐皇宫不远的一处院落间,灯火闪动,廊檐下一身白袍的李文书过来,到了一间房门外,敲了敲,里面灯火照射的人影投在纸窗上走来,将门打开。

    “师兄....这么晚了,有事?”

    这间房的主人便是秦勉,此时夜已经深了,见到平时一向早睡的二师兄,不免有些意外,随即侧过身将人让了进去。

    李文书坐到木桌前倒了一杯凉水,端了端,放到嘴边没喝下去,便是叹了一口气:“其实是我睡不着,今日在朝堂上,我听到一些消息,心里有点乱。我不知道擅作主张让你和师妹一起留下来是对还是错,毕竟这次是战场,我死了不打紧,因为我自己知道为什么而死.......可.....干脆你带婉玲走吧,稍后我让守卫南门的石帅把门打开放你二人离开。”

    “师兄...到底是什么消息....能把你慌成这样。”秦勉收起平时的性子,耐下心坐到对面。

    茶杯放下,轻轻磕在桌上,李文书捏着拳头,说:“太子方天定不敢回杭州,防线突破后被吓破了胆,又不敢走东西两条路,之后直接绕过杭州南下逃窜去了。”

    啪的一声,秦勉猛的往桌上一拍,站起身:”.....老子英雄.....儿孬种。明教教主怎的生了这么没胆气的儿子。”

    “所以你们要离开。”李文书合上眼冷静下来。

    之后,他又抬起头视线看过去,“而且,明天一早,童贯的大军估计便是要攻城了,到时就真走不了了。”

    “放屁,咱们三个一起来的,就要一起走才对。”秦勉撑着桌面,身子前倾,激动的叫道:“要是你死在城里,让我和婉玲回去怎么解释?怎么和叔婶交代?”

    李文书忽然起身走了两步,从袖口里拿出一封早已写好的信函,“话,我都留在信上了,如果我真遭遇不测,把信交给我父母,便是文书不孝一回了。”

    话语说到这里,声音微微颤抖,有些咽哽。

    嘭——

    哗啦——

    桌子陡然被掀翻,上面茶具摔的稀烂。秦勉沉默的看他一眼,随即拿过那封信函揣进怀里,头也不回的离开,大概是去收拾行囊了吧。

    到的第二天黎明拂晓,李文书便是没再见到他和苏婉玲的人影。他整理了一下衣装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轻松,因为他知道,那个让自己有点动心的女子,不能给她压力的,自己这样做,她才能显得安宁许多。

    随后,提剑出门。

    ...........

    杭州南门外,南下的一支千余人的队伍正在潜行。在黎明第一缕阳光洒下来时,一头银丝的男子骑在马上,随着马匹躁动不安的扭动,视线也跟着晃了晃,看着空无一人的南门愣愣出神,想着事情。

    “看来我们送去的情报没有白费,童贯做出了明智的决策。”白宁眯着眼看了看日头,准备调头离开。

    金九捅了捅旁边的高断年,小声问道:“督主怎么看出来的?到底几个意思啊......”

    高断年揉了揉憔悴的脸,近段时间他也参与了情报计划的策定,比动手执行任务去杀人还要痛苦万分,不过他脑子终究是比金九明悟许多,虚指了下城门那边,道:“那叫围三缺一,童贯得知我们烧毁了城里城外的粮草,便用了这个法子,让里面的江湖人心里有条后路,守城的时候便是不能一条死心的硬碰硬,那条门就是给他们留的,一旦方腊那拨人锐气消磨了,自然会从这条路逃跑,到时候,童枢密肯定会在这条路上设伏兵的。”

    “原来是这样....这童贯看不出这方面还是可以的啊。”

    高断年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稍微走远一点的白宁,低声道:“宫里出来的,哪个是好惹的?你自己摸着心口想想,咱们见过的那几个,谁弱了?要不是咱提督在压着,光是雨千户和曹千户就能把宫里的房盖子都掀没了,现在又混出来个魏进忠。”

    俩人说着,心里却是渐渐铺开了一卷恐怖的画轴,外面领军的最高将领是阉人,探知情报、镇压江湖绿林、肃清朝堂的东厂衙门也是阉人主持的,甚至里面有更多武功很高的宦官,俩人回味过来,心里不免有吃惊,几年时间里不知不觉的宦官势力竟然已经庞大到这种地步了,严格上来说甚至超越了汉代的宦官之祸的规模。

    唯一庆幸的是,两位宦官头目都不是那种野心勃勃的人。

    ...........

    南下独松关的队伍走远后,他们身后的杭州城,战鼓终于敲响了。

    城墙外,无数的军队发起了攻击,蜂拥而上的人海中架起了云梯,密密麻麻的人头攒动、刀枪林立,在上百架木梯的架设下,冲锋的禁军踩踏着、拥堵着爬上了城墙,冰冷的刀锋、飞旋的人头、绽开的血花在这黎明第一缕阳光下铺设延绵起来。

    东城墙,一员彪猛的将领站上城垛,犹如人熊立起,怒吼着,“反贼,我乃御前飞龙大将酆美。”

    ...............

    “御前飞虎大将,毕胜——”

    西城墙上,魁梧威猛的身影踏着云梯,一跃而起,挥舞白点钢枪冲杀出一条血路。

    .............

    北城门下。

    厮杀声震天,童贯立于中军帅台上,挥了挥手,“整军,先打上一次。”

    PS:本来想今天第一章就描写攻城的,但想了想,还有那师兄妹三人的镜头还没给呢,毕竟将来也是个人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