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情谊
    嘶——

    剑锋掠过,擦着刺耳的尖叫,一道骇人的伤口从撕开的胸甲上迸出血花。尸体倒下,李文书来不及擦拭脸上的血迹,那边盔甲哐哐的抖动声,伴随着撕裂空气的喊杀声,如潮涌般冲过来。

    “小——”

    心字尚未说出口,对面涌上墙头的禁军已经碾压过来,李文书张开口,吐出一个小字,在视线中,还在与一名禁军放对的江湖人,便是被数刀齐齐看过来,当场剁死在地上。他记得这个人是个瘸子,武功也是厉害的,当初他便觉得自己这边的人武功大多都是武林中人,个个要比一群当兵的厉害,可当战场在那一瞬间打开,兵锋犹如洪流翻滚、席卷过来时,以前不清楚武林人那么多、武功厉害的也不少,可为什么依旧被朝廷压着打的问题。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也体会到了。

    其实不光是他一个人体会到了,留下来助拳守城的江湖人此刻心里也是多有懊悔,战火席卷而来时,原本做好大杀一场的人,却是显得措手不及,大军团的作战,凌厉的气势在登城的第一瞬间,便是有人被杀,紧跟着如同蚁穴蔓延冲出的蝼蚁,黑压压的往城头爬上来,密密麻麻刀枪挥过、砍过,人一多就开始混乱了。

    无论是武林人的死亡还是永乐朝士兵的死亡,在慢慢扩大时,恐惧会传染扩大,波及到的不只是一两个人,而是见证了死亡的所有人…….那一刻,战场中,便是真正的生与死,铁与血的画轴。

    “不能退,挡住他们。”

    北门的形式和惨烈比之另外两门要严峻许多,童贯的中军大多是禁军中的精锐,其中便有去年参与过剿灭梁山后活下来的三万多劲卒。而在此时,厉天闰的执法队和他麾下的嫡系也都增援到了北门。

    上了城墙,他带着人手奔袭而来,踩过鲜血侵染的地面,轰然压了过去,带头直接撞进了原本刚刚站稳脚跟的禁军,残肢、脏器、盔甲的碎片陡然间在那一瞬间爆开,他身后的嫡系亲兵一个个接踵而至的撞了进去惨烈的厮杀,试图将阵线弹压回到墙垛便上,或者把对方直接赶下城墙。

    “把他们推下去——”

    厉天闰怒喝着,挥刀劈开一个禁军士兵,连头带肩砍成了两段,他转头看向有些恍惚的李文书,暗啐一口,在沸腾的人潮中,拔腿飞奔过去,出刀一挥,带着呼啸的声音,劈在对方的右侧。

    噗的一下,刀口过处,一个准备挺枪刺来的禁军士兵,脖子顿时断开,脑袋咕噜一下往下掉着,却是连着还未断掉的皮,挂在胸前晃了晃,尸体栽倒在地。

    “干什么——”厉天闰血红的眸子瞪着他。

    李文书恍惚了一下,“什么?”

    “把他们推下——”

    厉天闰再次举刀扑入了战团,他身后恍惚的年轻人此刻终于回过神来,颤抖着,深呼吸着,视线中渐渐染起了血色,咬着牙关使劲将胸腔中的那口气喊了出来,“把他们推下去——杀了他们!”

    剑锋挥起,他那门派中的什么剑招剑势此刻,被他丢开了。

    晨光之下,死亡和锐变交织着,发酵着,刀光与血浪般扑了过去。

    ……………….

    城下,童贯坐在帅台上,面无表情的的看着城头的厮杀,不断死亡的生命。他脸上其实微微有些颤动,饶是见过了战场上的血肉横飞,可再次见到终归心里有些发毛。

    良久,他站起身招来令旗使,沉声道:“吩咐下去,让他们撤回来。”

    今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攻城只是其次而已,他要的就是把对方的气势提起来,然后再慢慢磨掉,那样就永远也再提不起来了。

    回到帅帐,他看着地图,地图上标注却是北方幽燕的地名……..看着许久的出神。

    ……………

    日头渐隆,攻城的禁军终于退了下去。李文书往日一尘不染的白色衣袍此时半身染血,一丝不苟的发髻被打散,凌乱的披下来,他浑身乏力到了颤抖的地步,坐到地上休息着。随即一个身如铁塔般的汉子走过来,丢过一个馒头让他吃下去,然后也跟着一屁股坐到他身旁,手里同样也拿着一块馒头,沾着人血,两三下便吃进了肚子。

    “快吃了它,谁不清楚朝廷什么时候又打过来。”那汉子便是厉天闰,现下没了刚刚那股凶戾的气息,倒是显得比较平易近人。

    “战场上不要乱想事情…..要丢命的。”

    “怎么不吃?不要嫌上面脏…..要知道肚子饿到了极点…….就是人骨头也会被嚼碎吞下去,你没试过吧?”

    厉天闰盯着他,脸上的血污伴随笑容,有点阴森。“当年大旱,我和天佑便是那样活下来的,我们能吃的都吃过了,杀人夺粮,后来变成了杀人吃肉,爹娘死了,我们便把爹娘也吃了,最后妹妹不吃,饿死了,我们也把给妹妹吃了。”

    “那种饥饿,你没试过的……”

    他说着话,眼神越来越凶戾,“当初大旱,官仓里全是粮食啊,只要开仓放一点熬成稀粥,我爹娘不会死、我妹妹也不会死的,我和天佑也不会吃人。所以教主要反,老子便是第一个站出来支持,这天不拿我们当人、这朝廷也不拿我们当人,还留着它做什么?大不了将所有东西都打烂了,重新来过。”

    最后,这人说着便是骂了起来,理也不理心里发寒的李文书,一个人离开。

    城头上忙忙碌碌,似乎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而李文书此刻心里却是茫然着,随后,他便是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在穿梭,帮忙救治伤员,搬运兵器箭矢。

    “师弟….师妹…..你们….”

    李文书几乎惊讶到说不出话来,他走过去,对面也听到他的声音,也看过来。秦勉和苏婉玲便是微笑起来。

    苏婉玲将那封信函交还给李文书,她笑着,柔和的说:“师兄,我觉得要么你自己交,要么就让它永远也别出现。”

    PS:第二更,第三更,可能凌晨12点过了,等不了的,明天看。今天我迟到了,怎么也要写出来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