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一百九十章 慢慢长路
    哐——

    哐哐——

    一道崎岖的山麓,车辕疯狂的转动,在凹凸的坑陷、石子上碾压过去,磕磕碰碰,马车车厢也在摇晃,木质的镶嵌位置在剧烈的抖动下发出吱嘎吱嘎的乱叫,名为秦勉的男子头发飘在风里,手里握着马鞭使劲的抽打马屁股。

    “秦师兄再快点,他们快追上来了。”苏婉玲蹲在车辇上,探头向后看上一眼,口中焦急的催促。

    踏踏踏踏——

    在马车后面二十丈左右,数十匹快马踏着铁蹄追来,距离越来越近,苏婉玲着急的看了看车厢内,方如意和李文书一直在安抚娘亲、幼晴。心下一横,便是回到车辇,随即将半个身子探了出去。

    “师妹….你干什么?会掉下去的,回来!”秦勉驾着马车转头呵斥一声,又赶紧死死盯着路面,此时天早已黑尽,若不是他们是身怀武功的江湖人,这样的夜路也是不敢走的。

    探出去的苏婉玲,将师兄的话置若罔闻,捏着手中数支金燕镖嗖的几声洒出去,那边夜幕当中或许是视线的问题,准头不佳,爆出一两朵火花外,便是只听到噗噗利器入肉的两声,随后堪堪有两个人影跌落下马。

    旋即,对方当先一匹马暴鸣一声忽然加快速度冲刺过来。

    那人便是之前以一敌四的顾觅,他手扬了扬,指缝间夹着一枚正是苏婉玲的金燕镖,嘴角勾起凶戾的笑容,手臂便是一甩。

    见到对方动作,苏婉玲像是已经有了阴影,连忙将身子缩回去,一抹金光飞梭过去,就听‘啪’的响声,她头上车厢角落上的雕饰掉了出去,紧跟着又听噗的一声响起,马车上套着的奔马忽然唏律律的痛苦嘶鸣一声,人立而起,前蹄猛踢,马屁股上绽放着血花,金燕镖没入半截在血肉里。

    “跳车——”

    “来不及了…..”

    秦勉拦腰抱起苏婉玲从车辇上跳了下去,下一秒,巨大的惯性推动下,车厢轮轴飞舞,轰的一声巨响,车厢飞驰过去与马匹撞在一起。瞬间,木架、车轮、杂物在半空解体,飞散出去,尚未死去的奔马轰然翻滚一截,挣扎着马蹄试图爬起来。

    跳下马车的秦勉、苏婉玲二人连忙跑向马车,掀起已经破烂的车盖,李文书和方如意披头散发,额角上撞破了皮,血流了下来,颇为狼狈,他们二人各护着一人,除了幼晴在撞上马匹那一刹那受到冲击昏迷过去外,邵氏倒是没有受到什么伤。

    五人抱幼晴连忙钻出车厢,而马蹄声便是从黑暗的山道那边过来,另一名身材巨大的猛汉垂着锯齿刀锋,然后跳下马背,跨步冲过来。

    “——降或者死!”夜色下,狂奔的巨大体型,嗓音如滚滚雷霆。苏婉玲急忙甩出一镖,那锯齿刀挥舞,啪的一声,爆起火花,随后对方来势不减,猛踏地面一跃而起。

    便是挥刀劈下。

    嘭——

    一瞬,李文书等人几乎爆发出所有的力量,携裹着邵氏退开,他们身后轰然一声巨响,马车车厢的刹那间砸成两段,木片散架,另一只木轮受到巨大的压力下崩飞出去,便是听到奔跑的五人中邵氏‘啊’的一声惨叫。

    崩飞的木轮直接将她砸倒在地上,嘴角挂着血迹。苏婉玲和方如意想要去扶她起来,可邵氏无论如何都站不起身,她迷糊的呻1吟着,对方如意呢喃着一些话,声音很轻,断断续续:“如意…..别管娘,走啊!想办找到你爹爹,告诉他,琼花跟了他一辈子没有后悔过。”

    “娘——”

    方如意抱着邵氏的头,眼眶湿润。而那边屠百岁横着锯齿刀已经过来了,李文书大急之下拉过哭泣的女子,叫道:“走啊,以后…..以后再为你娘报仇。”

    “…..如意….走….”邵氏强撑着对她说着,“以后….不要为娘报仇….娘亲不再了,你要多照顾….你爹爹…..他一个人很苦的…..多帮帮他….以后……以后….不要再意气用事好好孝顺….知道吗?”

    旁边女儿的哭喊,远方的马蹄奔驰声,但这些都在她的感知中越来越遥远,只是记忆的深处,那个叫方腊的男人,她还记得。在许多年前,漆园里,那个小工与自己偶然相见,一脸羞涩、笨拙的语言,那一天,他和她都收获了爱情。

    这么多年以后,忽然发现儿女也都那么大…….

    该有自己的天地了。

    黑暗中,邵氏仿佛看到了最后的阳光,看到了丈夫当年羞涩笨拙的样子,看到了天定和如意两个孩子…..随后她微笑着,伸手去想要握住丈夫和孩子的手。

    随后,落下。

    ………

    方如意被拉着转过身,摇摇晃晃走了几步,然后又转回来视线中娘亲的身影在黑夜中慢慢隐没,陡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身体往前行着,一边大哭着:“娘亲死了…...”然后,擦着眼泪,嚎啕大哭:“小杰也死了,爹爹也被追散了…..我….我找不到亲人了。”声音凄苦的在山道上回荡,抽泣着,吸着鼻子显得无助。

    许久都无法停歇。

    “…..二师兄,你哄哄她,这样哭不是办法的。”秦勉顶顶李文书。

    那边苏婉玲怒气冲冲的瞪着他:“如意姐姐的娘亲刚刚去世,让她哭会儿怎么啦!”

    秦勉气急败坏的叫道:“那么大的声音,后面的骑兵难道都是聋子啊?”

    旋即,他们忽然愣了一下,山道尽头,一个矮小的身影出现在那里,扛着一根棍子慢摇慢摇的走过来。

    “….感觉…俺好像被骗了….白尽臣不该….在东海么…..为什么那叫赵安的家伙好像真骗了俺呢。”

    那人神神叨叨的说着,见到过来的四人和抱着的小孩,顿时眼睛一亮,拦住去路,“俺姓孙,有礼了。俺问个路,知不知道方…..”

    这人长的瘦小黝黑,又是尖嘴猴腮的模样,徒然苏婉玲感到一阵厌恶。那边李文书原本警惕着,但见来人是问路,倒也是还礼:“阁下要去哪里,可否快说,我等几人犯了一点事,被人追赶。”

    随即,话音刚落。

    山道上,轰隆隆的马蹄声将近,一连串的骑士冲过来便是发现了他们,顾觅脸上泛着猫捉老鼠般戏虐的表情,他身后数十骑士分散左右包抄过去,便是准备好了手中的渔网。

    但随后,他的笑容僵硬了。

    当先一匹奔马,马声长嘶,黑夜的风中,收缩的瞳孔视线映射前方情景,一根漆红铜棍划过所有人的眼帘,便是轰然巨响,人影、马匹如同炮弹一般崩飞出去,砸在山体上,骨折尽碎,血肉糜烂,已经被巨大的冲击力撞的不成人形,粘稠的鲜血顺着山体蔓延下来。

    “你们谁还来接俺老孙一棒?”

    那瘦小人影抓绕一下脸颊,挥舞了棍棒梆的一声插进岩石里。

    顾觅脸色顿时阴霾下去,盯着死透的手下,微微沉默片刻,随即招招手,带着不甘的其余人离开这里。

    姓孙的男子像是解决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拍拍灰尘道:“好了,解决了,原本俺是要去照南海找白尽臣,发现太远了,走了一个多月还没见到大海,不过俺听说这南方最厉害的就是方腊了,俺想找他放对,告诉俺,他现在在哪里?”

    李文书有点为难的看了看方如意,然后却是被苏婉玲插嘴进来,这女子古灵精怪的想了一下,说:“南方方腊不厉害的,要我说还是那东厂提督,一个白头发的太监才厉害,他刚刚打败了明教教主方腊,刚刚那批人就是他的手下,你跟着对方就能见到了。”

    “好好——”

    姓孙的瘦子兴奋点点头,拔起棍子,蹬脚一跳瞬间攀上悬崖,几个起落便是消失在黑夜当中。

    “敢问兄台姓谁名谁——”

    李文书高喊一声,然黑暗中并未有回应传来,想必是已经走远了。这时,一阵暖意在空气中升起,他们抬起头往上看,山林之上,东方隐隐泛起了鱼肚白。

    朝阳从那边照射过来。

    PS:最近两更是不是大家感到一丝失望,但没法,快要结尾了,在铺垫下一卷的内容,提前透露一下,督主对督公。然后还有北伐的戏份和小瓶儿、惜福的剧情。明天差不多就可以把这一卷结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