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新的时代
    春燕筑起了泥巢……

    嗷嗷待哺的雏鸟伸长雀嘴唧唧长鸣。

    ?32?午后灿烂的阳光慢慢阴了下来,入夏的第一场暴雨突然而至。连天雨珠顺着宫檐滴落,慈明宫寝殿内,绣衣彩带飘飘,靡靡声乐绕梁。

    玉石屏风下,一张软塌,横卧着一名妇人。

    九凤金丝长裙,青丝盘髻,金步摇在髻上横插着,随着她的身体动作慢慢轻晃,轻垂的眼帘微微抖着,偶有青涩的呻1吟从浓朱丹唇里畅快发出,说明妇人并未熟睡。

    一双比女人还要细嫩的手轻轻下滑,拂过光洁嫩滑的劲肩,轻轻揉捏着。有过来的侍女端着茶盏过来,都被侧坐在软塌上的柔美宦官挥退,那妇人此时睁开眼帘,双眸看向对方。

    “此次,大总管倒是机灵的很,把方腊的功劳全让给了童贯,以及童贯手下的将领,到了他这个份上,再多的功劳反而是不好的,你呀,要多学着点,该让的时候,多让一下,不要总想着与别人争显聪明,这宫里有能耐的宦官多着呢,要是哪天把你伤着了,多不好。”

    “太后之言,化恬知晓。”

    拿捏的顺着下去,划过妇人的臀部时,对方便是颤了颤,尚虞没好气的白他一眼,伸手打了一下,便又让雨化恬继续拿捏到了脚。

    “那最近在陛下眼前窜起的魏进忠,你可不要和他走的过于太近了,老身在宫里待了二十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这人心肠狠、野心也不小、又善于趋炎附势,当初那个如妃就是例子,你啊,到时候夹在中间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老身知道,你武功很厉害,可经常藏拙可不好。”

    雨化恬轻轻为她拿捏着脚趾,嘴角勾起柔和的微笑:“夹在谁和谁的中间?”

    “自然是白宁和魏进忠的中间。”尚虞缩回脚,慢慢坐起挥退乐师和舞姬,赤着脚在毛毯上拖着长摆走了两步,容色间慢慢换上了庄重,“莫要小看了白宁,从他帮助官家拨乱反正后,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新来的魏进忠虽然得宠,但也未见得不在白宁的监视下,你在东厂这么长的日子,大抵也是清楚一些情报传递的。”

    太后尚虞坐到雨化恬对面,义正言辞的盯着他:“若是现在你与那魏进忠走的过近,说不得将来被清算波及,白宁除了对他家里的傻夫人善良外,本宫还从未见他对别人心慈手软过,化恬记着,别做傻事。”

    软塌上,倾城之貌的宦官垂着眼帘,良久,勾起似有似无的笑,便是点点头。

    外面,瓢泼大雨一刻也未停息,电闪雷鸣。

    ***********************************************************

    哗——

    一只脚猛的往后踏去,捡起泥水,燕青在雨水中连步后退,一柄钢刀斩开了雨帘,从他鼻尖擦着过去,随即,右脚错开,身子一斜,第二柄刀从小腹划过,身形狼狈而退,抵在一根廊下的木柱上。

    随后,双刀绞来。

    燕青双臂一勾,身形逆上攀延,下面呯的一声,刀刃切在柱上。倒挂柱上,燕青笑着向下看着手持双刀的披发头陀:“哥哥,今日打到这里如何,你看鲁大师一个人躲在那里喝酒吃肉比我俩淋雨强上许多呢。”

    “行,今日不打就是。”

    武松收起双刀,浑身早已湿透,抹了下脸上的雨水,嚷嚷几句:“这贼老天,晌午还好好的天,雨说来就来。”

    俩人走回廊下,朝不远的房间进去,跨进门槛一个大和尚坐在小炉旁,朝炉子的进风口扇着蒲扇,炉口放一口小锅,煮熟烂的狗肉散发着阵阵香味,旁边更是立着两坛好酒。

    进去后,燕青和武松便是把衣服脱掉重新换了一身,坐到炉旁。鲁智深摇着扇子,看看他二人,“今日可分出胜负?”

    “其实,小乙早就已经输了。”燕青眉开眼笑道:“若是以命相搏,小乙十条命也去了九条。”一边说着,便是将锅里的肉分出来盛到俩人碗里。

    那边武松也将酒倒满,抬头说:“莫不要说了,还是鲁大师有佛家的智慧,我与小乙打的不可开交,他倒是在这里吃肉喝酒。”

    三人随即轰然大笑一阵。

    酒碗放下,鲁智深看向燕青,便是道:“近几日,洒家与二郎来你宅院做客,吃你许多酒肉,但至始至终还是想要劝劝小乙,朝廷寡恩,倒不如咱们三个游走江湖,如果累了,寻一处地方好生歇息,也好过在这里过的委屈。”

    一碗酒饮尽,放下。燕青擦了擦嘴角,撕着肉小口吃着,听到鲁智深的话,便是停下咀嚼,摇摇头:“哥哥莫要再劝小乙,有些事你与武松哥哥看不明白的,世人皆说东厂如恶狼,杀人无数、逼迫商贾四下敛财。可提督大人所做的事,小乙是亲眼看在眼里,听在耳里。”

    他放下手里的肉块,擦了擦,继续说道:“那些商贾,两位哥哥怕是不知道,他们所做的龌龊事,提督大人之所以不拿下他们,是因为他们的罪名还够不到杀头,于是从他们手里取了一些银子。”

    “还不是敛财?我和鲁大师来东京的时候,专程去看过白府,简直富丽堂皇,还不是从百姓手中夺过来的。”武松脾气上来,一把将筷子丢在桌上。

    “哥哥莫急听小乙说完。”

    燕青解释道:“若要说提督大人中饱私囊,那就大大的冤枉了,据小乙知道的,提督大人所穿的也就是宫里缝制的含品级的宫袍,其余有衣服也就只有两件,督主夫人衣服首饰甚至不如豪门大院那些豪绅的夫人小妾,督主的兄弟姐姐也都是按月发例钱,从不多给。你们可知这钱去了哪里?”

    “哪里?”鲁智深和武松齐齐将视线盯了过去。

    燕青指了指北边和西边,他竖起数根指头:“关胜哥哥那里有一笔,秦明哥哥、索超哥哥以及呼延灼那里都有一笔银钱开销,每年朝廷拨下的银钱实际上到了军队里并不多,提督大人便是想到这法子,将开销暗地转移到那些商贾上,就为了将来北伐西征,希望关胜哥哥他们能训练出新军来。”

    “一介阉人…..”

    武松沉默半天只磨出半句话来。倒是鲁智深一巴掌拍在桌上,瞪眼道:“小乙若说的是真的,洒家倒是佩服的紧,也罢,既然小乙要留下就留下吧,洒家与二郎暂时去白马庙挂个单,若是有用的着的地方,但说无妨,不过时常要备好酒肉才成。”

    有些话说开了,以鲁智深和武松直肠子的性格倒也接受的了,三人随后又谈起了当初梁山谁还未死,去了何处谋生之类的事。

    而在此时,东北那片寒冷的地方,发生了一件让整个武朝震惊的事。

    **************************************************************

    兴和五年,六月初,冰河解冻,一条关于北方的消息由北而南过来,护步答冈,两万女真血染北方大地,一举击溃七十万辽国军队。

    此时,完颜阿骨打的名字正式上了武朝皇帝的奏折里,让他感受到了一丝担忧和急迫,联金抗辽取回燕云,这是最好的时机。

    ……

    “斡离不……兀术在哪里?”血染的刀身在尸体上擦过,身材魁梧的老者呼出一口白气,“武朝的使者到底在哪里…….仗都快打完了。”

    斡离不是女真族的名字,而被叫住的人骑在马上偏转视线,他更希望别人叫他,完颜宗望。

    “父亲,不要管武朝的人。”

    他刀挥舞着,看向南边,“这是.....我们的天下了。”

    方腊卷结束,新的大时代开启。

    PS:第二更。加班去了哈,解释的,我也解释过了,说实话,方腊原来是想让主角杀的,但后来我改变了,他本能杀,后面你们就知道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