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一百九十七章 灾星
    雨势逐渐减弱,天色也暗了下来。马车上的灯笼,列队行进番子手中的?32??把,排着一条长龙在玉蒙这座隶属苏1州管辖的小县里匆匆穿行,浩浩荡荡的脚步踏过积水和泥泞,溅起一片片水花。

    白宁的马车与随行五百多人的番子、锦衣卫从关闭的破旧城门直接挥使权利打开进入,尚逗留街上的行人或者江湖客见到这样的队伍进城,一个个警惕或者胆怯的让开道路,白宁也没见着曾经在电视剧当中敢挡路不让的桥段出现。

    这些人与曹少卿冷漠的视线对上一眼,便是很快偏转开,不敢多看。离县城不远的东郊山上,便是金燕门的驻地,上门讨教的江湖人自然不少,夜深后停留在城里也不算稀奇,白宁的声音这时从车帘里传出,隐隐有股压抑的怒火在冰冷的语言中:“林冲他们几人在哪里遇见的?此刻又在哪里?”

    “回禀督主,在前面的长平客栈,也不知林教头几人现在还在否。”曹少卿骑马扫视周围可能靠近过来的江湖人,手一直没有离开过剑柄。

    白宁嗯了一声,“过去打听。”

    一行队伍跨着小跑来到写有长平客栈四字的白底蓝幡下,简陋的客栈外两根门柱早已生了不少白蚁蛀虫,有些坑坑洼洼。此时外面天色已晚,大门内,几盏油灯还亮着,里面喧闹一片,四五桌携带武器的江湖人、普通人或来往客商在这里歇脚打尖,吆喝划拳,弥漫一股酸臭的汗味夹在劣酒的味道混杂在一起,初闻颇有些难受。见到从马背上下来的曹少卿以及身后跟上的数十名锦衣卫,眼里多多少少要么有些惧意,要么闪闪烁烁带着冰冷的歹意。

    金九与高断年留守船上,现下跟来的只有曹少卿一人,于是他举步上前,冰冷的扫视了一眼后,视线停留在客栈掌柜身上:“咱家问你,今日可有人与金燕门的人在这里发生冲突,后来又去了哪里?”

    “嘿….居然是个阉人…”

    “….老子这辈子还第一次看见有太监出宫呢。”

    大堂内,左边那桌衣衫参差脏乱的江湖人提着兵器,醉醺醺的望过来,肆无忌惮的说着话,吓得客栈掌柜连忙上前劝说了几句,才来到曹少卿面前,拱了拱手:“各位官爷就不要与一群醉鬼一般见识了,喝了一点黄汤便是爹娘都记不得。”

    “好,咱家不追究….”见掌柜的有眼色,曹少卿点点头。

    在之前那桌,头发蓬松脏乱的壮汉转过脸来看了看,似乎听到了掌柜说的话,便是将手里的碗猛的往桌上一磕,嘴唇裂开:“店家….老子艹你祖宗。”说着,就将一直放在脚边的刀提起就要拔出。

    曹少卿余光扫过去,跟着拔剑,白练一挥,那壮汉拔刀的手腕忽然划出一道红痕,血从红线中浸出,啪的一声,手腕齐断,手掌掉在了地上,刚刚拔出一截的钢刀又落了回去。

    那江湖人顿时杀猪般捏着断开的手腕在地上打滚,他同桌的江湖人吓得脸色发白,酒也被吓醒,刚刚对方出的一剑,他们没有一人看清楚。

    “现在可以告诉咱家,今日与金燕门的人发生冲突的几个汉子去哪儿了吗?”白龙剑插回剑鞘,曹少卿的声音便是问道。

    那掌柜视线一直盯着地上那只断掌,哆嗦了一下赶紧回答:“金燕门的几个年轻人打不过对方,朝东郊的金燕门驻地过去了,应该有一个时辰,如果脚程快应该还是能追上的。”

    知道事情经过,曹少卿走到马车车帘下,将问到的信息转述给白宁。

    之后,队伍再次前行,在前面路口转道直接出了东城门。路上,白宁闭目养着神,对于这次去捉拿方如意,其实是整个剿灭明教方腊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但对于私仇来讲,却是让人火大的。

    “…….金燕门立足这个小县也有数十年光景,算不得什么大派,但也比当初那重剑门要有一些底蕴,做事情上多以行侠仗义为主,主要收入来源除了眼下这座县城,在别的小县内也有产业。”

    随着马车晃荡,白宁敲击着桌面,随后他招过一名番子:“通知当地衙门,将金燕门的产业全部封了。想在武朝这片天地吃饭活下去,他们应该知道怎么做的,若是都是一群死脑筋,那就活该了。”

    陡然间,山道上响起一阵阵兵器舞动挥起的破风声,然后便是兵器猛的砸在了什么东西上,又听到树杆咔嚓一声,断裂,隐隐约约的视线中,有树的轮廓在黑暗里轰然栽倒。

    白宁掀开车帘时,曹少卿已经带人了数十人奔马过去,紧接着,十几米外便是听到他暴喝一声,白龙剑出鞘,与人叮叮叮——打了起来,金属碰撞交鸣。繁密的树枝不时被气劲或者兵刃直接爆开,当白宁的队伍过去时,有人“啊——”的一声惨叫,血光和断臂掉在曹少卿脚下,还有数具尸体摆在那里。

    黑暗中有人在狂奔离开,只看见大概的轮廓。

    “属下见过提督大人——”这时,林冲、栾廷玉、杨志、顾觅以及屠百岁五人上前见礼,身上俱都带有血迹,看来刚刚确实与人拼杀了一阵。

    白宁下了马车,踩着松软的泥土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垂下了眼帘,声音冰冷刺人:“金燕门的人?方如意等人呢?”

    林冲抱拳道:“回禀督主,我等五人追过来时,恰巧遇到金燕门巡视的弟子以及当值的金燕门两名高手,被拦了一下,便是对方给跑回派里去了。”

    白宁看看山上,举步朝前走,云淡风轻的说:“无妨,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不过,这些人武功怎么样?”

    随即,五百多人沿着山路石阶蜿蜒而上,边走,林冲便是说了一下:“交手只是片刻,普通弟子一般,比普通人强上许多,那几名领头的人,剑法上倒是厉害一点,尤其对方在结阵的情况下,有点棘手。”

    此时,走完最后一介石梯,脚下是一处方形的练武场,遥望悬崖峭壁,若是白天风景应该是不错的。在对面,金燕门的牌楼门匾便是立在练武场尽头,几盏灯笼下,人影幢幢,目测有两三百人左右举着兵器敌视过来。

    “…..本督乃是朝廷东缉事厂提督白宁,奉命剿灭方腊路过此地,不巧麾下之人今日在城中见到方腊余孽,方如意与你派中人搅合在一起,若是贵派交出方腊之女方如意,与他人无忧,若是不交….”

    白宁负着手走过去,视线盯着对方人群中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本督就推平你们金燕门。”

    老者淡淡的点头,拱手道:“东厂之事,老朽略有耳闻,今日能见提督大人当面也是三生有幸,只是我派当中确实没有此人,如何交于提督大人。”

    那边,金燕门徒众当中一个女弟子脸色一变,忽然挤出来:“你把我爹怎么了…..”

    白宁脸上浮起冷笑。

    随后,抬了抬手,向前一挥:“杀了他们。”

    PS:第二更,今天想了许久怎么开卷第一章,好在顺利写出来。明天早上,我先一章补上,晚上再继续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