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初恋死在血花中
    人的一生当中,有许许多多的事物是不可预见的。

    就如金燕门掌32门徐银松活到七旬古稀之年,也算是看透人间百样景,对方没有上来硬逼也算是谨慎许多,话里话外他也有周旋的余地,对方仅仅说了句剿灭方腊,自己匿藏的女子便是沉不住气站了出来。

    硬是将他之前说的话,变成了喂1屎般难受。

    ……

    “杀了他们——”

    白宁抬了抬手,便是向前一挥。

    一百名番子忽然上前抬臂,——夸夸夸的机弩绷弦声音在昏暗的灯火下,张开、瞄准,一瞬间,弩矢嗖嗖嗖的****离弦,百余支黑影唰的一下照着对面的人群射进去,接连噗噗的响声,叮叮当当的金属格挡声,昏暗的人群中不少痛苦的带着‘啊呀’‘哇!’的惨叫倒地。

    “阉贼,尔敢!”

    金燕门毕竟只是江湖门派,派里的弟子人数终究是有限的,每一名都很珍贵,一轮箭雨过后当即就有数十人倒地,虽然部分并未被射杀,但身为一派之尊,心里若是不怒也不可能的。

    随后,三百名锦衣卫从持弩番子身后冲出,喊杀声如潮汐涌过去,绣春刀拔出,狂奔,身后则是栾廷玉、顾觅、屠百岁、曹少卿四人。

    “兄弟们,杀光他们。”

    三百锦衣卫便是嘶吼着:“啊——”的冲上前,在刹那间高高举起的刀,轰的一下撞了上去,到了这个时候,最靠前的杀戮锋线很快出现了血肉乱飚的情形。

    一路冲杀过去的屠百岁,他也不知道道遇到了金燕门的谁,混乱中就看见对方挥着一把双刀过来,他锯齿刀挥砸下去与对方绞杀而来的双刀在半空中磕在一起,连火花都溅在了半空中,转眼间,双刀偏转,双刃转动如蛟龙,锯齿刀猛扑虎,接连轰鸣数声。

    一个人影冲过来,跃起在半空中,高高挥起八菱混铜棍。

    那使双刀的年轻人,身形几乎是条件反射般想要就地一滚,对拼的屠百岁便是朝他倒向的地方便是一脚踹过去封住了对方躲避的方向。那铜棍呯的一声砸在对方双刀上,威力之大,直接将对方双臂打的曲折,身躯向后暴突砸进人堆里。

    屠百岁竖起拇指朝那人比过去。

    “他速度不错,你会吃亏。”栾廷玉挥舞棍子,向侧一扫,直接拦腰打在一个冲过来的金燕门弟子腰上,对方口中喷着血花向地上摔倒。

    而在同一时间,侧面的两道身影、剑光,也已经对上了对方。

    踩着地上的血光和残肢,混乱中,曹少卿身上早已是血迹斑斑,这当中基本都是金燕门弟子的,看到对方分开人群朝自己冲来,他高傲冷漠的勾起不屑的笑,威目下闪动嗜血的情绪,白龙便是一扬迎上对方。

    对方可能是掌门以下的某位长老,武功不低,两人一照面就开打,两把剑混在一起,剑影交织着,随即巨大的碰撞、暴喝声,两个身影在昏暗灯火与交错间已经交手十数下,曹少卿表情丝毫未有变动,鼻腔中忽然冷哼一声,手臂猛的一抖,较宽的白龙剑嗡鸣一声,挽出一朵剑花。

    瞬间将对方的剑身包裹在花心当中,朝着对方握剑柄的手过去。

    接连几声破皮、绞断骨头的声音响起,那名长者凄厉惨叫连连后退,手中的剑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以及数根染血的断指。

    森寒的白龙剑低吟,便是一横,刹那挥出。

    噗——

    那染着血迹的黑色宫袍翻飞挥洒,金燕门长老的人头嘭的一下从肩上飞了起来,鲜血如同决堤般喷出半尺高,曹少卿威目半垂,轻轻捻起脸上一滴鲜血在手指上,含入口中品尝,满足的表情无以复加。

    在牌楼门匾下的打斗未有半点停歇,刀光剑影之中,顾觅并没有任何兵器,靠在铁手套直接人群破开一道口子,不断的朝后方金燕门的山门,以及方如意等人过去。相对于其他人的厮杀,他的目标更加明确一些,毕竟他是捕头出身。

    有持剑向他扑来的金燕门弟子,试图将他逼退出去,然而下一刻,顾觅直接给予对方一个撩阴腿,打的对方表情瞬间痛苦,手里的剑也挥不出来,随后那名金燕门弟子膝盖处传来咔嚓两声脆响,两边膝盖直接被顾觅踢的朝左右扭曲,膝盖骨都翘了起来,那巨大的痛楚遍布神经的那一刻,铁掌直接在对方脑侧上一扇,眼睛珠子顿时崩出了眼眶,直接倒地气绝。

    “你是‘狂拳’陈万里的徒弟?”不远处,见到顾觅出手的手法和招式,金燕门掌门徐银松当即叫出了来历。

    顾觅原本就是长了一副凶戾相貌,此刻与对方视线对上,咧嘴狞笑:“你知道我师父,那么你一定知道我师父怎么死的了啊。”

    说着身影暴突,手臂像是铁鞭一样发出震动空气的响声,便是握拳,直挺挺的打过去。有挡路的人影被擦着,直接被波及撞倒。

    呯——

    徐银松的剑尖与之铁拳头对撞,剑身陡然弯曲,他身形便是紧跟着向后练腿几步将对方劲力消退在地砖上,踩的蛛网蔓延。

    “告诉我,我师父是被谁杀的?当中有没有你啊——”

    对方一退,顾觅暴喝着奋不顾身的冲过去,那双铁手根本不惧刀剑的锋刃,拳、掌并用,疾风骤雨般在对方剑影当中又砸又锤,已经打红了眼。

    徐银松在剑光挥舞如车轮,退到楼牌石柱下,忽然一只脚蹬在了石墩上,身子猛的一轻,整个人飞燕上檐,剑身在半空抖开,朝着对方头顶刺去。

    ——金燕回梦,一连九响。

    剑身节奏般响动,剑尖微颤,速度极快。顾觅仰身挥臂,铁拳同时舞动硬接对方,兵乓兵乓兵乓的无数火花在半空溅起,徐银松的身影仿佛在空中滞停,每一次与对方碰上,便是借了力道让他多停留了少许,一连八响让他在半空停留了八息。

    最后一响,剑光升起来。

    正中,身形倒悬,旋转而下直冲对方天灵盖。

    轰——

    就在旋转的剑尖穿过顾觅双臂的缝隙时,徐银松忽然浑身寒毛倒竖,余光中,一道身影越过下方众人的头顶,拖着残影轰然过来,那速度快的几乎看不清,不断的在他瞳孔中放大、放大、放大。

    便是一把极为普通的长剑划出一道血线从他身旁穿过去。

    白发银丝轻轻飘了飘,垂肩。

    脚步落地。

    鲜血顺着剑锋滚滚而下,在剑尖聚成一滴。

    噗——

    半空中,倒垂持剑的老者,腰身撕拉一声衣服裂开,皮肉张出一道豁口,鲜血喷出弥漫满天,落地时,整副身躯断成了两截,脏器散落一地。

    这一刻,金燕门的人都傻了,其中还有人的兵器掉在了地上,掌门死了,这样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你们太慢了,剩下的人都杀掉。”

    冷澈如冰的声音,就在白宁抬起视线定格在山门那边的人身上时从他口中响了起来。

    “快走,带着幼晴走。”

    这时的方如意早已明白是自己连累了金燕门,当下着急的挥着鞭子推搡李文书三人朝石阶上方过去。

    “只有我死了,他们才会善罢甘休的。”她说着的时候,身体其实也在颤抖,没人不怕死亡。

    李文书也不管她说什么,强硬的拉着方如意拔腿就往门派那边过去,他们身后,白宁的身影非常的快,甚至已经不出二十步了。

    这时,方如意不知哪儿来的勇气挣开了拉着自己的那只温暖的手,黑鞭在她手里一挥,转身朝石阶下方过冲去。

    “如意——”

    李文书手里一空,回头大叫,眼里全是悲伤。他也要冲去,身侧的秦勉和苏婉玲急忙将他拦下,奋力往后拖拽,跨上几步,而在下面。

    短短片刻之间,女子的衣裙上就已经满是斑斑血迹,密密麻麻的短小的血痕在她周身上下布满。

    “…..你为什么那么蠢?”

    白宁抓着她头发,将她脸抬起来,狠狠的盯着她。

    “原本就该属于本督的东西,你为什么那么手痒要去碰?”

    “本督已经和你们讲信用了,为什么你们不讲信用还要烧掉那药方……原本你和那小子可以活的很好啊…..可你们为什么那么贱啊!”

    方如意此时咬着嘴唇近距离的盯着对方,然后吐出一口口水,被对方挥袖扫开,随后剑锋压在了她细嫩的颈上,白宁勾起残忍的笑,看向还在往这边看过来的李文书,“当中一定有你喜欢的,或者暗地里喜欢你的人吧。”

    随即,一剑刺穿方如意的肩膀钉在地上,女子凄厉的惨叫在这道石阶上拔高,那边几乎快要走完石阶的李文书泪流满面的跪倒在地上,大叫着,想要爬下去,被秦勉俩人死死拉住。

    剑抽出,带起血花。

    随后第二剑插下去,穿透另一边肩膀,剑尖钉在石阶上发出呯的声响,之后又是抽出,穿刺钉穿手臂,飙溅的血花糊满了方如意的衣裙,溅满了白宁的银发。

    噗噗——

    又是两剑下去,裙下修长的大腿被挨个钉满了剑眼,一直延伸到小腿。凄厉的惨叫久久徘徊在石阶上,痛苦又死不了的女子如同扭动的蛆虫在挣扎蠕动,想要起身,可手脚筋都被割断。

    啊啊啊——

    “杀了我!阉狗,杀了我!”

    噗——

    剑尖搅动,直接伸进方如意的口腔,带出一片猩红血腥的肉片,被弃在地上。白宁抬起视线,石阶之上,已经没有了那三人的身影,不过,白宁并不在意,而是将方如意拖起来,反手一剑没入胸腔,剑柄到底。

    被刺穿的女子被力道撞飞,呯的一下,长剑穿透牌楼的背后,将尸身钉在了上面挂着,摇摇摆摆。

    永别,文书......残存的最后意识,随即而没。

    ........

    下方,厮杀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没有。

    还剩四百余人的锦衣卫和番子蜂拥着冲上了石阶,涌入金燕门里,将武功、丹药等东西搬出来后。

    便是一把火烧点燃。

    “我们回京——”

    或许,心里那股怒火发泄出来,白宁从悬挂在牌楼上的尸身下面穿行而过,身后通天大火便是将整个山顶烧的如同白昼。

    ******************************************

    六月二十,汴梁码头。

    三艘东厂的楼船历经九天终于回到了京师,靠岸后,下午夜幕黄昏交叉间,白宁的马车直接去了皇城,那里有件对他不好的事已经发生,昏暗的天日里,白宁闭上眼,旋即又睁开。

    “跳的真欢......”

    PS:第一更,三千五百字。等会儿还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