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两百章 交织在一起的事
    啪——

    耳光响起。

    “白宁!你敢打咱家?”

    挨打?33??人,发髻有些凌乱,五道清晰的指印红红的在脸上被他捂着,之前还说着话,陡然一下便是被打懵,惊愕、狂怒的声音卡在喉咙与口中,嘶哑的咆哮出来。

    这一瞬间的冲击,令得站在殿门前的魏进忠绷紧了身子,他站在那里,牙关死死咬着,看着对方袍袖慢慢缩回去,便是紧盯着白宁。

    原本听到这里异响,值岗的御器值班过来,张嘴应该是想要叫嚷:“你们干什么。”但看清楚情况后,微微张了张嘴,干涸的发出了一串咳嗽,便是转身就离开。

    殿前俩人如此对望了两息,白宁神情冷淡的启口,脚下朝对方迈上一步,修长的身材比魏进忠足足高了一个脑袋,俯视着,冷淡的看着对方的眼睛。

    “咱家就是打你了,如何?今天你只要敢拔下剑,你会死,信不信?”说着,忽然再次抬起胳膊,往魏进忠的脸上伸出手,轻拍了几下。“大内且是随便斗殴的地方,别冲动。”

    话音落下,转身往台阶下去,懒得看他。

    在石阶下方,之前白宁所过来的方向,马车后面的上百名番子、档头已经上好弩矢,目光盯死了这里。

    魏进忠盯着白宁在夜风中扬起的宫袍,嘴唇微微抖了抖,最终,俯下身段,紧咬牙齿,从牙缝内崩出干涩的话来:“奴婢恭送大总管。”

    “乖…..”

    离开的身影停顿了一下,声音不缓不快的传过来,听的魏进忠满脸通红,视线却又将对方一言一行,丝毫不落的看在眼里,也仿佛是记在心里,那大概就是一种叫贪婪的东西。

    “白宁——”

    “给咱家等着,总有一天,我也会站在比你高的高度,看着现如今好比我的你。”

    “等着……”

    ………….

    “……等着吧,陛下。”

    白宁掀开车帘,视线随着马车缓缓移动着,“若是这次压不住对方,要不了多久,该是你吃点苦头了。”

    ******************************************************

    夜深过去,大红灯笼在白府高高挂着,此时除了巡夜的番子,其余人大抵是在这种环境下熟睡了过去,在侧院的一边厢房内,却是有两夫妻尚未睡着,在榻上辗转难眠。

    榻上,人影翻起身披上单衣下床将走向桌前,蒙蒙发亮的灯火在屋内发亮,橘黄的光中,陈氏坐到木凳上,看着床头抱着头瞪着眼睛没有一点睡意的白胜。

    “你就给老娘一个劲儿的装!弟媳妇先行回来了,说明叔叔就紧跟着就会回家,上次给你说的事,你不干,现在叔叔回来了,你肚子想的什么,老娘会不清楚?明儿天一亮,你就过去讨个官儿来当当,别成天没事调戏府里的丫鬟。”

    “催催,就知道催。”白胜蒙着耳朵不胜其烦的转向床内侧,“俺家兄弟是俺家兄弟,上次你让俺去找魏四,以前他可是俺屁股后面跟着转的,现在俺去求他要官,俺这大老爷们儿的脸往哪儿搁?哼!妇人之见。”

    说完,屁股上便是挨了一脚,一个咕噜的坐起来,瞪过去:“再踹,信不信俺抽你。”

    “抽啊——”

    陈氏撒泼的往地上一坐,两条腿不断在地上蹭着,哭叫道:“当年你穷的时候,老娘也没嫌弃你,牺牲贞洁赚钱也为你这没良心的拿去还赌债,现在你兄弟出息了,你就嫌弃老娘了是吧,老娘就是想也能当当官家夫人,将来老了回到郓城娘家,也能风光一回啊。”

    白胜不耐烦的扰扰头发,然后起身下床:“行了行了,明天俺就去兄弟哪儿问问,以前俺没开口,现在或许还不晚,怎么说在梁山的时候,俺也是立下汗马功劳的,关胜那伙儿人都风光了,俺也不可能落下才对,去睡吧,俺出去溜达溜达。”

    “大半夜的你溜达哪儿去?”陈氏见他答应下来,立马就止住了哭喊,从地上爬起缩到床上,探出脑袋问道。

    “换个地方睡。”说着,就往外面走。

    木枕头嘭的一下砸到门上,陈氏怒气哼哼一把将被子盖在身上,裹的严严实实,灯也不灭,就睡了。

    ***************************************************

    马车在白府门口停下,白宁回到北院的厢房,还未进去,他嘱咐身边的小晨子:“明日一早,将金毒异、郑彪两人秘密带进府里来。”

    说罢,他停顿了下又说道:“跟本督这么长时间,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一句简简单单的话,让小晨子心窝里还是莫名的暖和,便是连连答应了一声,折身返回自己的厢房。

    “夫人已经睡了吗?”

    睡着门口的春梅,忽然一阵惊醒,见到是白宁轻轻推门进来,连忙起身就要去打水,一边走一边说:“回禀督主,夫人和大小姐已经睡着了,奴婢这就是服侍督主洗漱。”

    “这倒不用,你也去睡吧。”

    白宁简单的打发她出去,刚进寝屋,惜福已经披着衣服俏生生的站在那里等着他,还有些朦胧睡意的俏脸上,揉搓着眼睛。

    “相公….回来…了啊…..惜福给你打水洗漱。”

    这次,白宁没有阻止安静的坐到床榻边,里面小玲珑盖着被子睡的香甜,没过多久,惜福端着一木盆晃晃荡荡的过来,亲手将白宁的靴子脱下来放进水里,轻轻揉捏、搓洗,不时她抬起头,“相公….其实很辛苦的吧……今天爷爷也这样说……他说相公担着很多人担不下的东西……外面很威风…..其实是最苦的那个。”

    “不过….惜福…不懂…爷爷说的什么啊…..就想多做点事….为相公好了。”

    白宁垂下视线,看着埋头断断续续说着许多话的傻姑娘,心里却是堵得发慌,忽然,他开了口:“惜福…..”

    “嗯?”

    傻女子抬了抬头,脸上微笑着。

    “若是将来惜福变聪明了,知道了许多东西,会不会比现在更开心?”白宁最终还是这样问出口。

    “惜福….”傻女子眨了眨下眼睛,纯真的笑了起来:“….惜福….本就很聪明啊…..玲珑也是这样夸我的啊。”

    白宁嗯了一声,嘴角也勾起了笑容,伸手在她头顶摩挲。但随即,笑容隐隐变得狰狞,视线看向穹顶,喃喃着。

    “只要有一个她在身边,本就破烂的心,再烂一点也无所谓了。”

    下边,惜福好奇的靠近过来,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水,“相公….在说什么…”

    “相公在说….”白宁光着脚踩在冰冷的地面起身,将女子整个人揉进怀里。

    “相公在说,惜福确实很聪明的。”

    PS:昨晚加班弄的遭不住了。今天看情况能不能再写吧,这一章估计明天状态好的话,修改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