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二百零一章 计划
    这个夜里,皇宫发生那段看似简单的一件冲突,即便是回到家中白宁拥?33??惜福也难以入眠,因为牵扯到的事情不是一桩桩一件件那么简单的事情了,牵扯到的是一个很笼统、很模糊的形容:“未来,东厂的路。”

    直到第二天迷迷糊糊的醒来,天还未亮,惜福睡在中间,身体却像一只八爪鱼将白宁的身体缠住,柔软的身段,越发白嫩水灵的肌肤,让他忍不住抚摸一阵,痒的昏昏欲睡的傻姑娘在梦中发着浅浅的笑声,或者脑袋使劲往白宁的怀里靠过去,口中呢喃着‘相公’等字眼。

    清晨黎明的空气最为凉爽清新,白宁行走在青冥的天色下,悦心湖旁的树叶被拂过水面的风吹动,些许脱落下来飘着,打着旋转。

    昨晚自己心里所说的那句‘再烂一点也无所谓’并非仅仅只是感慨而已,从来他都是所想便是要做的人,即便是暗地里资助关胜等人的银钱也是咬着牙一枚枚省下来的。

    待得天渐渐亮了起来,府邸里几个院落的人开始陆陆续续走出了屋子,忙碌起来,当阳光升起来时,湖面上一片金黄。

    柳树,长袍白发,映成了一道心醉的风景。

    “兄弟….”

    远远一声喊叫,从白宁身后传来,白胜气喘吁吁的跑来,一身员外服乱糟糟的在身上穿着,帽子也戴偏了。

    “兄弟好雅致啊….哥哥…哥哥我可是到处找你,没成想一大早,兄弟就在湖边看风景了。”白胜还是那副大大咧咧的模样,见到白宁也没有多少像其他人那样局促不安。不过这次他倒是在说话上有些扭捏。

    “大哥这是缺钱了?”

    “是….不是..”白胜连忙摆手,“就是俺….俺来京城这么久了,也该寻点事情做做了,兄弟….你说对吧?”

    此时,白宁的目光从他脸上移开,看向远处,金毒异、郑彪俩人风风火火的正走过来,他便轻轻拍了下白胜的肩膀,语气清淡:“兄长有话,待晚上再说,弟弟今日有事要办,可否先暂时避开。”

    白胜脸上笑容一僵,便是点头:“那行,兄弟公事重要,哥哥那就先离开,别处耍耍去。”

    说完,转身离开,与郑彪俩人插肩而过,便是有些埋怨的想去瞪这俩搅事的人,反而对方转过脸看过来,一个面相凶恶,眉上一对阴阳鱼甚是恐怖,另一个两颊消瘦,一副阴霾的表情让人看了一阵不舒服。

    顿时,反把白胜吓得赶紧从俩人肩膀下面逃也似得离开。

    “属下郑彪(金毒异)见过督主!”俩人过来见礼道。

    “今日叫你们过来,确实有些事需要你们去办。”白宁看着金光闪闪的水面,远处的鸭棚,大大小小的数十上百只鸭子齐齐开始下湖。低声道:“你二人初来乍到,认识你们不多,或者没有,更加方便行事。”

    那边,金毒异与郑彪对视一眼。

    拱手道:“单凭督主吩咐。”

    白宁转过头,看着几步之遥的二人:“数日后,京城会出发一支队伍,这只队伍会一直往东北到山1东蓬莱登船,本督要你们在山东境内将这支队伍当中的一名宦官杀掉,此人手里有把宽剑,甚是好认。”

    他语气顿了顿,又道:“不过此人武功恐怕会有高强,你二人便领百名锦衣卫便衣过去,若是杀不了,就杀了领队的人。”

    “是,属下定当完成督主所托。”

    “嗯,下去准备,咱家会让人安排人员出城与你们相会,今日旁晚便出发。”

    白宁吩咐了几句,将二人打发出去,对于这俩人,他到底不是很了解,这次劫杀魏进忠,有两个方面,第一个考验郑彪与金毒异,以及二人武功到底如何。第二个,便是真的杀了魏进忠,或者杀了马政,让连金的计划落空,满朝文武的责难,就算皇帝赵吉想要保魏进忠,但其中一些干系也是难以抹清的。

    不死也会脱一层皮,西厂成立便会胎死腹中。

    但到底如何,他现下只是计划在了这里,之后,白宁深深出了一口气,招过小晨子,蹙着眉,手指抬起晃了晃,又放下,声音沉了下去:“派人将武朝派遣信使连金抗辽的信息散布到辽国境内,将会从蓬莱出海的地点、经过哪里,混淆一下,大概的说出去。”

    小晨子点了点头,却是没走。

    小声道:“督主,这样咱们是不是算通敌卖国了?”

    白宁盯着他,深深出了一口气,对这个小跟班,他还发不出火来,只是揉揉对方的头发:“不会的….本督怎么会做外族的走狗,此事算起来,本督只是想要一个人死而已,信使没了,重新派一个就是,辽国那么大,金国一时半会儿还打不完的。”

    “好了,给你说这些,你也不懂,去吧把这事儿办了,放你数天休息,让高沐恩过来听调遣。”

    释疑后,小晨子这才高兴起来,至于杀谁杀多少,反正觉得督主不会无缘无故的滥杀好人。人走后,第二道保险也下了,这次就不是脱层皮那么简单,或许要打断骨头了。

    白宁重新望向湖面,这一刻,已经没有任何犹豫的余地了,更没有人停下来。

    停下来,就意味着死。

    不久之后的几天,他便是接到了意料之中,又是意料之外的事:小瓶儿、摩云教、明教余孽........

    ******************************************************************

    白胜恹恹的回到屋内。

    吃过早点的陈氏坐在那里,拿着眼睛瞪着看他。随后,骂了一句:“没用的东西,连句话都说不直。”

    嘭——

    白胜猛的一掌拍在桌上,今日本就有些尴尬,回到屋内又被浑家洗涮一顿,心里便是窝起火来,可刚一站起身,想要说些什么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重新坐到椅上。

    “叔叔也真是的,自家兄弟都舍不得帮忙,却是将一个个官儿往外面封,什么指挥使啊、什么千户、百户啊,手下管着几百号人呢,却是自家人一个也没捞着。亏你这个死心眼的当初不让叔叔许个承诺。”

    陈氏在屋里看着丈夫窝囊的模样,也是骂骂咧咧着。

    “俺去找魏四。”白胜站起身,勺了一碗稀粥,也不管烫不烫一口气喝完。

    抹抹嘴,摔门出去。

    PS:第二更。好了,撑不住了,先睡觉。明天休息好了继续(未完待续。)